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02章求生路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180 2020-04-14 11:51:48

  慧兰一直等到丁香去隔壁屋躺下了,才长长的松口气。

  她们这个屋子不大,是一个小套间,隔壁还有一件更小的屋子,只够一个人住,一般是大宫女住,方便伺候主子。

  慧兰等了一会没了动静,这才一翻手手心里多了一粒丸药,和一杯清水。

  她想了一下将药丸用指甲切开两半,吃了一半,剩下一半收了回去,喝掉了那杯清水。

  这是她自己的炼药空间,是她家族传承下来的宝贝,家里只剩下她一个独苗了,靠着这个空间学会了炼药,生活还算过得去。

  可惜她灵根驳杂无法走得太远,被坏人盯上想要囚禁她炼药最后无奈同归于尽,本以为自己会消散,没想到会穿越到东宫小良媛的身上。

  重获新生还是很高兴地,既来之则安之,不能修行就少了一份血腥和厮杀,生活可以平稳一些,也未尝不是好事。

  炼药空间里种植了各种各样的中低阶药材,个别高阶药材是从种子开始种起的,这是她能买得起的全部了。

  空间里有祖先留下的灵泉泉眼,对身体有滋养的作用,就是对凡人也是极好的养生效果。

  刚才吃下去的一半药丸是培元丸,给孩子吃的,强健身体稳固培元的作用。

  这个小丫头身体确实有点弱,底子不太好,不过她不担心这个,后续好好调养一下,保证身强力壮。

  目前要解决的是离开李良娣的漪澜殿,能分出去自己单独过,哪怕是角落也不要紧。

  肚子还是很饿,但她空间里没有吃的,只有药。

  这会进空间也没什么意义,容易被人发现,以后也得小心尽量不进空间为好。

  忍着肚子饿闭上眼迷上一会,也许是身体太累了还没痊愈,不一会她就睡着了。

  半夜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慧兰警惕的醒了过来,很快反应过来是丁香起来摸了她的额头,确定她没有再发烧,才松口气又去睡了。

  这倒让慧兰对这个丁香多了一份认同,如果未来她不背叛自己,那她也会一直保护她的。

  第二天一大早丁香就起来了,在窗口明亮的地方做鞋子。

  慧兰睡了一觉加上昨晚吃了半粒药,感觉身上有了些力气,精神头也好了很多。

  “主子,你醒了,别起来躺着。”

  “没事,我想起来走走活动一下,身子骨都躺僵硬了,还有水么,我洗把脸。”

  “好,小姐你先坐着,我给你打好水了,不过只有凉水。”

  “没事。”

  慧兰就着干净水把自己洗漱干净,又让丁香重新给自己梳了个头看着利索些。

  “主子,我去看看有没有饭。”

  “去吧,按我说的做。”

  慧兰朝她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是。”

  丁香出去端饭了,刻意略迟了一步,等到李良娣的宫女端走了食盒她才上前一步。

  对送饭的小太监行礼,“于公公,我家良媛病又重了些,求您帮个忙吧,给太子跟前的公公,不拘哪位给带个话。

  我家小姐好歹也是四品官的女儿,正经选秀进来,还被皇太后赞过一句,若是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太子也会被人诟病苛待后宫之人的。

  一旦查下来,于公公您是跑不掉责罚的,求您给太子跟前的公公带句话吧。求您了。”

  这会子日头有点高了,外头晒得很,没人在外头逗留,都躲屋里凉快去了。

  丁香二话不说噗通就跪了下来,上手去拉扯他的袖子,悄悄在他手里塞了一个金镯子。

  于公公颠了颠镯子,左右看了看确实没人,拉着丁香起身来到墙角大树的树荫下,借着树荫的遮挡,小声辩解,“我给你们多带了包子,你们的份例被红玲拿去做人情了。

  可不是我不给你,小祖宗你可不能坑我呀,我可没害过你家主子啊。”

  “于公公,我知道你是好人,你还给了我一个饼子呢,求您给带个话吧。不然真的要出事了。”

  丁香哭着哀求他,泪眼朦胧的可怜样。

  于公公低头琢磨了一下,也没听说太子讨厌这位良媛,主要是这位丁良媛不满十五,才十四岁。

  李家王朝是十三岁选秀,丁良媛在标准之内,实际上还没及笄呢。

  若是真死了,万一闹出事来可不得了,倒霉的还是他们底下人。

  “行,杂家一定给你把话带到,至于能不能诉委屈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多谢公公了,不能让你白花钱,这是我们全部的银钱了,都给你吧。”

  丁香按照慧兰的嘱咐,最后又塞了二十两银票过去。

  于公公把装饭菜的食盒放在地上,从最底下一层拿出两个大包子递给她。

  “给,我特意藏的,可别说我不厚道凉薄啊,我也不敢得罪李良娣啊。”

  于公公警惕的左右看着周围,这才说了实话。

  “多谢公公,我知道您也为难。”

  丁香将两个大包子藏在袖子里,低头陪着小心。

  “你先回去,我中午送饭给你回音。”

  于公公藏好了金镯子和银票,这才拎着食盒晃悠的走了。

  丁香回到屋里,压抑着兴奋的声音,“小姐,他收下了,答应了午饭时给回音,还给了我两个大包子,好像是素馅的。”

  慧兰也笑了一下,“收了就好,等消息吧,来坐下。”

  丁香也坐了下来,把两个包子都给了她。

  慧兰推给她一个,“我身体刚好些吃不了这么多容易积食,你也吃,下午我们还要打一场硬仗呢。”

  “谢谢小姐。”

  丁香想了想才同意了吃掉这个大包子。

  包子像馒头一样蓬松渲软,这样东西基本都是下人吃的了,里面是豆腐木耳等素菜做得,但滋味还是挺不错的。

  慧兰狼吞虎咽的吃着,看丁香还在迟疑,还把包子掰了一半,皱眉,“快吃,不许剩下,晚上不一定有饭吃了,都吃了。”

  丁香这才小心翼翼的点头,大口吃了起来。

  一人一个包子下肚,勉强垫垫肚子,慧兰又喝了好几杯灵泉水,刚才趁丁香不在倒了一些在茶壶里。

  慧兰身体还是很虚弱,吃饱了东西有些犯困了,又爬回床榻,“丁香看着点,我睡一会。”

  “好。”

  丁香给她盖上薄被,坐在窗户口上做鞋子,好盯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倒是于公公得了丁香的银钱和警告,也担心会出事,万一死了就闹大了。

  赶紧去书房,在门口探头探脑,想找太子跟前贴身伺候的常吉常公公。

  “那是谁啊,出来说话。”

  常吉书房里出来了,看到拐角处的于公公了。

花羽容

新书求收藏点击啊,拜谢大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