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药师的宠妃之路

第01章醒来

药师的宠妃之路 花羽容 2917 2020-04-13 11:17:08

  昭德四十五年六月五日夕阳西斜,京城皇宫在一片巍峨的宫墙内,位于东宫西北角方位李良娣的漪澜殿。

  因太子妃还没入门,与李良娣同一份位的还有一个于良娣,于李二人家世相当,一文一武,乃是皇后定下的。

  良娣乃正三品,是除太子妃外,妾室里最高的份位了,良娣的名额只有两位,如今已经有了李良娣和于良娣,名额已满。

  而李良娣寝殿最西边的角落里,还有一间狭小的屋子,里面还住了主仆二人,主人乃是丁慧兰。

  丁慧兰家世比较低,也是选秀时被皇太后看中了,说她那双眼睛长得好,清澈动人,不妖媚看上去是个老实的,就给了个正五品良媛的封号赐给了太子李承泽。

  宫女红玲端着一个小食盒来到西屋,站在院子里左右看了看,嫌弃的撇嘴,张口就喊。

  “人呢,死哪去了?死没死啊,没死出来拿饭。”

  宫女丁香是才人的陪嫁丫鬟,而红玲也是李良娣从娘家带来的,地位自然也不一样。

  “红玲姐姐,您小点声吵着我家主子休息了。”

  丁香出来一看是她,顿时就不太高兴了,却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忍气吞声啰嗦一句罢了。

  红玲单手叉腰不屑的轻笑一声,朝里面瞥了一眼,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一个病秧子住在我们漪澜院,可千万别把病气过给我们良娣了,那才是大大的不敬呢。给你。”

  一点也不客气的将食盒塞给她。

  丁香打开一看,顿时忍不住了,里面只有一个饼子和几块不知道谁不吃剩下的点心,都有点干巴了。

  她当即拽着红玲的袖子质问,“我家主子好歹也是正五品良媛,难道连饭菜都没有么?”

  红玲望着她好笑的开口,“想吃饭,可以啊,拿钱来,有钱我就给你拿饭,呵呵呵!”

  丁香气的浑身发抖,用手指着她怒斥,“我家小姐的钱都被你骗去了,难道良娣要活活饿死我们么?到时候你们如何跟太子交代?”

  红玲仰头大笑,笑的花枝乱颤,笑够了才一把甩开她的手,反手就给丁香一个大耳刮子,打的是又脆又响。

  她不屑地冷嗤一声,“先让你家主子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吧,还跟太子交代,别逗了,你们死了也没人问一声。

  我家主子的娘家可是李家,国公府,你惹得起么,滚开,别耽误我做事,要死死快点,看着都晦气!”

  毫不犹豫推开丁香,讥嘲的冷笑一声,得意洋洋的走了。

  丁香捂着脸无助的站在院子里哭泣,主子一旦有个万一,不知道自己明天是什么样的命运。

  屋里躺着的丁良媛,丁慧兰听到了外头的吵嚷声和哭泣声,忍不住皱着眉头,渐渐醒了过来。

  嗓子里却难受的剧烈咳嗽着,听到声音丁香惊喜的扭身就往屋里跑。

  几步小跑到床榻前,“主子,你醒了,可有好些?”

  丁慧兰醒了过来,看到眼前是一个梳着宫女双丫髻的女孩,圆圆的脸眉清目秀的摸样,眼里带着惊喜和关切。

  一开口嗓子沙哑难听。

  “丁香,给我口水。”

  “小姐,你等等,我给你倒杯水。”

  丁香急忙去窗户边下面的暖桶里倒了一杯早已凉透的白水,小心的将她扶起来,喂她喝下。

  冰凉的水倒让她多了几分清醒,这才看清了眼前的人,是个眉眼清秀大方的姑娘,圆圆的脸,眼里带着明显的关切和惊喜。

  丁慧兰捂着头,脑子里似乎装满了浆糊,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不断地涌进脑海里,好半天才弄清楚自己的处境。

  “丁香,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了?”

  丁慧兰知道了眼前的女孩是这具原主带进来的陪嫁丫鬟,打小就伺候她,一向稳重聪慧,处处妥当人也忠心才被选中带进宫。

  “酉时已经过了一会了。小姐喝杯水吧。”

  丁香又倒了一杯水。

  丁慧兰知道原主是因为得了风寒不得救治才死的,恰巧被自己穿越而来,捡了个便宜。

  小姑娘身体有点弱,加上同寝殿的李良娣嫉妒她被太后赞过一句老实,李良娣仗着自己份位高就故意瞒报不给请太医,生把不严重的病拖成了大病结果一命呜呼了。

  “我饿了,有吃的么丁香。太医来过了么”

  丁慧兰不确定李良娣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胆子,生把人给熬死了。

  “小姐,得亏你醒了,还有一些点心和饼子,您凑合吃了吧。

  李良娣不给您请太医,还说睡一觉就没事了,到现在已经三四天了饭都没几口,哪来的药啊。”

  丁香委屈的掉了眼泪,她去求李良娣给请个太医看看,但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还说什么太子不在她也做不了主,让不要大惊小怪云云。

  她只是一个宫女没有准许根本出不了东宫,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姐越来越严重,最后几乎人事不省。

  “小姐你慢点吃,喝点水别噎着了。”

  丁香见到丁慧兰吃的狼吞虎咽的,顿时心疼的哭了起来。

  “别哭,为什么没有吃的呀?她是不是打你了?”

  丁慧兰一看这点心都干了,噎人的厉害,饼子也邦邦硬,打人都疼呢,怎么咽下去啊。

  可她没有体力了,实在虚的很,不吃怕是要饿死了。

  “小姐,自打你病了一直没醒过来,李良娣说害怕过了病气又不能把我们挪出去,所以每日就送一顿饭,连炭火都没有,幸好天气热,不然可怎么熬呀。”

  丁香气的直掉眼泪。

  “不怕,我醒了就没大事了,只是还有点虚。太子来看过她么?”

  “太子今日没来,但前两日来看过李良娣。”

  丁香如实回答。

  “太子大概多久来一次,多数都什么时候来?”

  丁慧兰急需要解决的是眼前的困境,没火没吃的,身体虚弱眼冒金星。

  好不容易再世为人,哪怕是个病秧子也很高兴,不想死她想活下来。

  “明日说不得会来,每次来大约都在下午晚饭前来,小姐您要做什么呀。”

  “当然是摆脱李良娣啊,难不成等着咱俩被饿死么。这样你过来听我安排。”

  丁慧兰沉思了一下朝丫鬟丁香招招手,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小姐能行么?”

  丁香有些害怕。

  “没事,她是故意瞒报的,我好歹也是选秀进来的,若是无缘无故死了于太子脸上也不好看。咱们还有钱么?”

  丁慧兰不知道钱放哪里,但知道原主父亲是四品官,家世普通,家境也一般,并非大富大贵之家,进来时只带了一千两银票,几乎是家里所有的闲钱了。

  “还剩下最后一点了,二十两的银票。”丁香将银票从床头柜的小抽屉里取了出来。

  “太少了,这样你把这个金镯子也拿去,等着送饭的太监来了,塞给他,让他带个话给太子身边的公公就行。”

  丁慧兰这样交代丫鬟,她们住在李良娣的寝殿,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管,也是怕她出去告状的意思。

  但送饭的太监不是李良娣的人,是东宫御厨房的人,按照良媛正五品的份例也不会只有一个饼子几块点心这么寒酸,这些是被李良娣特意授意了底下人故意磨搓她的。

  “能行么?”

  丁香不敢肯定,神色很犹豫。

  “你只告诉他,丁良媛要是死了,御厨房要承担连坐之责,尤其是他也跑不掉要搭上一条命。

  子东宫的良媛因病被饿死了,传出去是多大的笑话和羞辱,你确定太子不会问罪?”

  丁慧兰来自修真星球,灵根很差进阶困难,但炼药很厉害,也能养活自己。

  修行人士习惯了争斗中求生存,自然明白只有把自己的利益和别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你才会得到帮助,否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奴婢明白了。”

  “把水给我端过来,养足精神,明儿你就去,相信我很快就会来人接我们出去的,以后也不必再受李良娣的气了。”

  丁慧兰很肯定的笑了笑。

  “好。”

  丁香把暖水桶给她挪了过来,慧兰喝了以后才觉得胸口没那么堵得慌了。

  丁香扶着她躺下了,慧兰握着她的手,“你也去睡一会,我没事了,明儿我们还要打场硬仗呢。”

  “是,奴婢一定给您办好。”

  丁香咬咬牙,态度坚定不移。

  慧兰闭上眼睛还需要理顺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还有明日若是能见到太子该怎么说,才能彻底离开李良娣的管辖。

  这个李良娣品阶比她高,为正三品,为人心黑手狠,没少欺负这个小良媛。

  偏慧兰年纪小,家世清白干净,家里也没有龌龊,养的性子娇憨天真。

  原也是进来走个过场,没想到太后一句话,她进了太子的东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