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16.回哪去 看烟花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1273 2020-08-30 23:57:04

  “快点儿,快点儿,要到点了。”裴震在拉着烟花的货车副驾驶上坐着,不断地催着司机。

  “从后院到前院,你都催了几百次了。”司机也不知道裴震到底在急什么,连庄园门都不用出吗不是?

  “好了,就这儿。”裴震看见裴巽朝他摆了摆手,还好没有看见裴成抑。

  等他们兄弟三个用饭回来时,看见裴成抑站在夜色中,望着大门外,这是在等人啊。

  “哎,你说老大是不是在等施小姐。”裴震小声问。

  裴离给了他一个白眼,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施小姐还回来啊?”裴巽愣愣地问,结果被裴离赏了一个后脑瓜大巴掌。

  盼点好吧,要不然会死的很惨的。

  “可能老大就是想给施小姐一个惊喜——”

  砰——

  裴震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后面的爆炸声给吓愣住了。

  裴离和裴巽也跟着吓了一大跳。

  “怎么回事?什么爆了?”裴离被震懵了。

  “哥,你烟花自己爆了。”裴巽仰头看着天上还没有消失的烟花说。

  裴震疑惑地看上去,怎么自己就爆了?一收回目光,就对上了裴成抑的视线。

  “我马上弄好。”吓得裴震跑去查看烟花出了什么问题。

  裴离和裴巽也跟了过去。

  “没,没事了,老大,就是有一个装成了两份的量,已经爆了,剩下的都没有问题。”裴震硬着头皮上前报告,差点儿结巴了。都是那个重武堂,这个都能装错。

  裴成抑面无表情,没有开口,只是转回身,又望向了门外。

  裴震大松一口气,腿软着走回了他兄弟身边,趴在裴离的肩上喘着气说:“重武堂,我得找他们算账去。”

  “明天再去吧,今晚你还有点烟花的任务呢。”这一堆烟花可都是你自己造的啊。

  “我——行。”总比那玩意儿自己爆了好。

  监狱楼顶。

  砰一声把趴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睡着的施楚筠给惊醒了。

  “没事没事,就是有人放了个烟花。”夏至从天台走进来对正要起身的施楚筠说。

  也不知道是谁放了个威力这么大的烟花,她还以为哪儿被炸了呢。

  施楚筠抬眸看了眼外面,已经很黑了,这么晚了,她这是真睡着了。

  “干啥去啊?”夏至见施楚筠还要起来,便问了一句。

  “回去。”说着便往外走。

  “回哪儿去?”这不就你的专属地盘吗?

  闻言,施楚筠停下了脚步,看着外面的黑暗,陷入自我迷茫。

  是啊,她能回哪儿去?

  本来连自己的姓氏都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却已经没有来源了,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能区别就是,自己断送的,要自己去赎罪吧。

  “哎,楚筠,我送你回去吧。”夏至看着施楚筠跟丢了魂儿似的往外走,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看路,心里一咯噔,真怕她出什么事儿。

  算了,她妥协了,既然施楚筠想回去裴成抑那边,那她就送她过去。

  “不用了。”这条路是她自己亲手造成的,就让她一个人走到头吧。

  施楚筠坚持要自己一个人回去,夏至只好开着车在后面跟着。

  国际重型监狱与永盛只隔着一条街,门与门却隔着几千米,中间还有一段路没有路灯。

  夏至忍不住骂了一句:“裴成抑那么有钱都不给你媳妇按个路灯。”烦死他了,不是他媳妇。

  施楚筠双手插着裤兜,走在路边,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熟人也不能靠近。

  拐进永盛正门的那条街之后,夏至把车停在街口,没有再跟上去,只是在看到施楚筠进去之后叹了口气,然后开车回去了。

  “楚筠。”裴成抑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可能是等太久了,干脆在门外徘徊,等着人回来。

  施楚筠抬头,还没有看清,就被面前的裴成抑抱住了。

  裴离和裴震赶紧转移了眼神,欣赏起今晚的夜色,嗯,真美。

  诶?阿巽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还看。裴离一巴掌呼上去,把裴巽的脸翻到了天上。

  裴巽不明所以,这黑乎乎的天,连颗星星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但是裴离手劲挺大的。

  被抱住的施楚筠瞬间后背一紧,大脑一瞬空白。

  裴成抑下巴贴在施楚筠的头侧,抬手揉了揉她脑后的头发,施楚筠放在兜里的手无措地攥紧,忍着没有拿出来,心跳却突然加快,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总之是没有过的滋味。

  而此刻裴成抑的内心是激动的,是兴奋的,甚至是惊喜的,他没有想到施楚筠在跟夏至走之后会主动回来。

  看着施楚筠离他越来越近,裴成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眼睛渐渐发酸,终于,他迈出了艰难却早就想做的一步。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裴成抑不想放开,施楚筠大脑一片空白,裴离裴震裴巽不敢动。

  “走。”好久,裴成抑才不舍的松开手,带着施楚筠进去。

  裴离很识趣地拉着裴震和裴巽去点燃烟花。

  本来漆黑的夜空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

  庄园里面训练的人,睡觉的人都出来欣赏着漫天烟花。

  正好走到没有路灯那一段路的夏至见是从永盛放出来的烟花,停下车看了一会儿,感慨了一句:“算你还有点儿良心。”但是,心里面却突然空牢牢的,好像突然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薛敏跑了过来,远远地看着裴成抑和施楚筠两人,狠狠地说:“施——”靠,竟然连自己的对手叫什么都不知道,连个狠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恶狠狠地瞪着施楚筠,咬牙切齿地说道:“你等着,我薛敏会让你好看的。走着瞧。”

  裴成抑只是想博佳人一笑,可还是事与愿违了。

  这漫天烟花在施楚筠眼里就像是那晚的战火,烟花被点燃时的响声进入到施楚筠耳朵里却成了那晚的枪声,她看不见烟花,仿佛又回到了京都那晚,一切是那样的历历在目。

  施楚筠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倏然攥住,指甲掐到了肉里,没有任何感觉。回神时蹙眉盯着裴成抑,可是他又做错了什么,卸下紧绷的肩膀,松开拳头,转身朝里走去。

  裴成抑急忙跟了上去,他还是解不开她的心结。

  “哎,施小姐为什么走了?”裴震用胳膊碰了碰站在他旁边正看向施楚筠的裴离,问道。

  三人并排站着张着嘴齐齐看着先后离开的两人,不明所以。

  “不知道。”裴离只是动了动嘴。

  “那还放不放了?”裴震手里还攥着打火机。

  裴离给了他一个白眼,说:“放个屁啊。”人都走了,还放给谁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