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14.敢还手 搞不清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82 2020-08-28 20:36:44

  薛敏见索萨一溜烟儿逃走,手,见施楚筠整整齐齐,疑惑信。

  “怎?一定。”薛敏自言自语道。

  夏至刚车,又一辆车停。

  见车人,薛敏立马跑。

  “庄,”薛敏带哭腔娇柔喊一,极委屈:“索萨守信用,本拦,——”薛敏伸手臂让裴抑胳膊淤青伤口,让裴抑心疼,“道施小姐怎?索萨单独车长间。”薛敏假意关切道,甚至施楚筠求情。

  裴抑薛敏旁走,一,直奔施楚筠而。

  “诶?怎儿?”夏至朝施楚筠走,走。

  裴抑路,就见面辆车往儿,一车牌,际重型监狱车,西部警,结果见夏至一人车。

  ,听夏至话,裴抑才明白,原夏至道施楚筠F洲。

  ,施楚筠心情,情绪,最严重避夏至目光。

  夏至察觉异常,脸色立刻沉,神情严肃,扭,冰冷走旁裴抑。

  反夏至里,自件之,施楚筠高兴,一定裴抑错,错错。

  裴抑脚步顿顿,继续往走,夏至往旁迈一大步,挡裴抑面,急匆匆走施楚筠面。

  薛敏本见裴抑直接找施楚筠,生气,见夏至拦住裴抑一脸严肃直冲施楚筠而,瞬间变戏表情。

  夏至谁啊?际刑警。际刑警敢拦裴抑处施楚筠案件,就明索萨手,至少裴抑心底留芥蒂。

  错,报警。目就让裴抑离施楚筠,最离,嘲讽一番施楚筠。

  “怎??”夏至急皱眉,偏偏施楚筠就。

  施楚筠关车门,一句用话,“。”

  “?就刚见儿,啊?死活。”夏至急脱口而,真训斥一顿,口。

  裴抑就身远处听,夏至刚见施楚筠,吗?

  夏至话,让施楚筠更加烦躁,逃离。

  ,夏至才容易罢休,依饶原因。

  既,手。

  夏至一胳膊抡,施楚筠接住胸拳,夏至拽踉跄。

  诶?真手啊?夏至干脆施楚筠打,反道施楚筠心情喜欢手,就奉陪底吧。原因,总释放一吧。

  裴巽丈二尚摸脑,怎人打,老大一旁管,帮帮施小姐。

  薛敏抱臂靠车门,尽兴呢。

  跟际刑警交手,施楚筠,次留案底啊,而且自找。

  “楚筠,。”夏至抓住施楚筠手腕,打,饿呢,,道:“一块儿吃饭。”

  施楚筠抽手,夏至紧紧握打算放手,施楚筠之任由抓。

  “牛里脊行吧。”夏至无奈道,妥协行。

  “行吧。”施楚筠,将就意。

  夏至施楚筠使色,又朝自己半身一,施楚筠,抬腿朝夏至腹部踢一脚。

  做做子,施楚筠抬脚,夏至身体往一缩,跌车里面,施楚筠一脚夏至踢。

  夏至倒一瞬间,伸手一抓住施楚筠衣襟,施楚筠拉。

  “完美。”夏至大赞一,配合默契。

  副驾驶夏至朝施楚筠一:“车。。”

  夏至辆,横停施楚筠辆车车尾近处。

  薛敏解,虽施楚筠车吧,际刑警车,某方面,算施楚筠被际刑警抓走吧。

  “老大。”裴巽走裴抑身,口人离方裴抑:“薛,薛组长撒谎。”虽薛敏裴巽心里特殊,裴抑面,裴巽包庇,特殊。

  薛敏道裴巽实情告诉裴抑,而且,道裴巽感情一般,所认定裴巽。

  “庄,就嘛,施小姐——”东西。

  薛敏完,裴抑决转身走。

  “哎——”薛敏急直跺脚,“裴巽。”

  裴巽小跑跟裴抑步子,当做听见薛敏话。

  “车。”裴抑裴巽拉车门,沉口。

  裴巽才,车跟施楚筠一块儿,敢裴抑脸色,立马跑辆车。

  被丢薛敏安慰自己:施小姐完,肯定完。

  永盛。

  裴离见裴抑阴沉脸大步楼,悄悄离远远,面裴巽:“阿巽,闯祸?”裴离内心忐忑安,别真啊。

  “,道?”裴巽摸脑勺,实搞清怎。

  “脸怎?跟人打架?”裴离。

  “嗯。”裴巽垂,挨训,“索萨施小姐,就手,结果就。”

  “哎呀,真笨死。”裴离抬手指裴巽脑袋,恨铁钢。重见施楚筠啊,裴巽:“施小姐呢?怎跟老大一?”施小姐,所老大才黑一张脸。施小姐吧?接跟遭殃。

  “施小姐?”裴巽才儿,“施小姐走。”

  “走?”裴离震惊,“走哪儿??”裴离慌乱。心:施小姐,老大气撒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