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09.离你近 去F洲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34 2020-08-22 23:30:57

  盖文跟施楚筠并排面走,裴抑听盖文施楚筠关心,所,盖文施楚筠破例H洲。

  道施楚筠钟人,所,盖文就季人?无论盖文踏入H洲,施楚筠情感,少让裴抑怀疑盖文身份。

  “等儿啊。”办公室之,盖文突郑重其施楚筠句话。因察觉施楚筠跟话状态,无论,施楚筠“嗯”一,就意避题。

  施楚筠顿一,跟,裴抑跟盖文谈,坐外间沙搅咖啡走神。

  施楚筠感觉离京又一步,因盖文F洲,一区。虽亲耳听盖文明身份,施楚筠心底答案。

  钟、裴、季,加颜,四齐,京风云又变。

  “呢?”盖文用手指敲敲桌面,喊施楚筠第二句,就见盯咖啡走神。

  “。”施楚筠神,松勺子,站。

  “走吧。”盖文之跟施楚筠谈谈,。

  “方住吗?”施楚筠跟盖文办公室。

  “?嗯?”盖文训斥小妹妹严厉哥哥,施楚筠做错一。

  “用。”施楚筠低,,真做错,“裴住。”

  “裴?”盖文,扭一裴抑。道裴。“嗯。”裴放心。

  “住云锦?或者——”

  “就云锦吧,离裴近。”盖文等施楚筠完,便决定住处。

  施楚筠本住黄粱梦,离一区近一。

  盖文离施楚筠住近一。

  让人疑惑,盖文H洲,云瀛,怎道云锦离裴近?

  吃饭,盖文施楚筠,走,叮嘱裴抑照顾施楚筠,一人云锦,,走之,施楚筠车钥匙一并盖文。

  车云锦车库,暂用,云锦一区,一城东,一城西,就先让盖文代步。

  裴。

  徐婕客厅等人,左右仔细打量施楚筠一遍,见,转身就楼房。

  唉,放心施楚筠,裴抑放心。

  嗯,挺放心。

  “早儿休息啊,楚筠。”徐婕快,又退楼梯口叮嘱一句,让施楚筠,完就走。

  裴抑弄明白,徐婕变。心思管,而鼓勇气,施楚筠:“跟盖文,认识?”

  施楚筠本打算楼,闻言,,口:“半路认识。”原就认识。

  施楚筠楼背影,裴抑皱眉疑惑:半路怎认识?

  早晨饭桌。

  夏走,吃饭安静许,徐子昂一人敢闹腾。

  裴抑心斗争久,终口:“F洲转转?”

  徐婕夹菜手一顿,哎呀,窍。

  裴玖神色变,悄悄裴抑,又施楚筠。

  徐子昂喝汤呢,疑惑抬,道裴抑跟谁,敢。

  施楚筠抬眸,裴抑期待神,跟啊。

  饭桌依旧安静,施楚筠,继续用饭,徐婕虽停内心却焦急。

  “嗯,吧。”直施楚筠,徐婕悬一颗心终放,扶一额,余惊。

  “行。”徐子昂突大叫一,徐婕筷子吓掉桌子。

  “,行?赶紧吃。”徐婕冷喝一,徐子昂添乱。

  “,,反。”徐子昂脖子往一缩,壮胆子反抗。

  “反?”裴抑沉道。

  徐子昂埋碗里,咬筷子,言语清:“快机,让嫂子演——”

  儿,裴抑桌子踢徐子昂一脚,导致徐子昂被筷子磕牙齿,一阵吃痛,却又敢叫。

  真苦啊,怜啊。被自己亲姑姑责骂,被亲堂哥拳打脚踢。

  定泽。

  F洲之,施楚筠一趟程。

  陈数程荐铭,公司。

  虽施楚筠抱怨,陈数裴抑顺。

  “夏??”施楚筠跟程F 洲,走夏跟跟走。

  “呃——”才刚,就走吗?程叔叔刚跟咪,让程叔叔努力白费。,夏当即决定,再住一段间。“先,?”夏试探性。

  “嗯,。”怕咪亲自抓就行。

  施楚筠抬程晋深,程晋深道,立即口保证:“照顾,就放心吧。”

  当晚,裴抑跟施楚筠人就飞F洲。

  徐子昂自己一人客厅沙抱靠枕生闷气。

  “怎走就走?”

  “就商量吗?”

  “哎呀——”徐子昂往面一摊,揉搓,烦躁。

  “神呢?”徐婕朝徐子昂扔一靠枕,:“该班?”始撵人。

  “班啊?”人走,找谁拍啊?

  “跟爸打电话啊?”徐婕威胁道。

  “别别别,姑姑,话。”徐子昂立马坐,哀求道。

  “就,听爸话,该工工,该结婚结婚,——”大。

  “啊——姑姑,道,道——”徐子昂直接沙翻,跑二楼,逃跑,逃避。

  “哎,跑啊?完呢?”徐婕转身朝见徐子昂人影空楼梯喊道。“唉,孩子。一省心。”裴抑让省心,徐子昂让省心。

  一晚,徐子昂辗转反侧,手女角就飞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