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06.是骗局 吐真相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38 2020-08-19 22:49:38

  “吧。”施楚筠沉口,冷冷。

  霍州裴抑身收目光,柔许,施楚筠,:“道?”

  道付林付娟根本关系?道霍州骗?

  “一始。”

  一始,施楚筠就道霍州找假父母,目拴霍州身,控制住。因霍州R洲千赦并之千赦,虽千赦办力强,却受控。

  霍州甘心,让施楚筠听话,办,一人办。

  千赦变又如何,重霍州喜欢千赦,甚至道施楚筠,所道施楚筠小被收养,安排假庭冒充施楚筠人。

  施楚筠消息,真,霍州一切安排妥当,纰漏,假又如何真?

  付娟一贪财,霍州足钱,被施楚筠轻而易举识破。

  施楚筠随手路小摊买一长锁交付娟,:“一直带身长锁。”

  付娟一金,放光,立马接,:“,错,错,当带身,走投无路,,希望长百岁。”付娟双手紧紧握长锁,打算,更打算放手。

  施楚筠抬眸,冷冷付娟,付娟仅毫愧疚,反而拿长锁沾沾自喜。

  一刻,施楚筠就道霍州骗,女人骗。

  揭穿,揭穿一骗局,骗局。霍州既相,就吧,左右跟关系。

  施楚筠当道霍州做目,霍州一次如意。

  听施楚筠话,霍州禁自嘲一笑,原早就道。

  本控制施楚筠,结果反被施楚筠耍。

  霍州施楚筠至少一段间之才道,原一始就道啊,傻傻用付娟付林威胁施楚筠。

  “哈。。倒错。就帮解决。”既付娟人用,就解决,省再生变故。

  钱东西果控制。

  见付娟付林人被绑,押车空,嘴被毛巾塞,呜呜朝霍州哭喊,见施楚筠就见救星一,施楚筠连抬抬。

  砰砰,就解决。

  “怎?结束。”霍州让施楚筠满意。

  施楚筠满意应,反而收施楚筠扔手链。

  专属千赦手链,金属链条,泛寒光,挂一“赦”字。

  真千赦走之施楚筠。

  属千赦东西,就再千赦,才真结束。

  施楚筠手链扔霍州,走。

  “永盛老板?”施楚筠车,霍州盯裴抑背影低念道,勾嘴角笑笑。

  裴。

  云瀛解除疫病防控,徐婕今早医院,补一觉,醒余管告诉,施楚筠裴抑一。

  徐婕担心半,裴抑跟更担心。

  “哎,啊。”徐婕见施楚筠外面,忙迎。

  “爷爷呢?”施楚筠道。

  “楼呢。”

  “哦。”施楚筠犹豫。

  徐婕见施楚筠话,又欲言又止子,小心:“嗯,怎。”

  “,”施楚筠神流转,徐婕,而垂眸,艰难口道:“,。”

  其实,道该怎。涉及季老,就逃避,必须弄清楚。道二十六裴,季,应该。

  所,施楚筠逼自己面,接受。

  京。

  与季老十之约,所至少活第十,京再变,或者,一己之力搅京。

  “。”徐婕似乎大决心才一字,道施楚筠大决心勇气才肯口。

  施楚筠盈光,走一步,一步本预料之,就连裴意料之外。

  怜。

  裴玖,施楚筠。

  “等等吧,让。”徐婕裴玖裴抑。此,偌大客厅里人,气氛凝重,等待一场审判。

  施楚筠盘坐沙一角,盯板愣神,心里矛盾,就连间焦急。

  一刻,太捉摸定。

  突,施楚筠抬望花板,闭睛,倒流未落泪,再睁,满目坚定。拿桌信封,房门。

  紧攥信楼,心脏怦怦直跳,奔赴刑场。

  徐婕施楚筠拉坐,就挨徐婕。

  “季爷爷,孙女。”客厅里安静,人话,等口。施楚筠做心建设,真,差儿哽咽。

  “一直道。”却告诉。

  施楚筠道原因,季老牵连。

  “姓季。”查季老,用查,敢查。

  “除裴、常,颜、钟、季。”曾京五大族,施楚筠道。

  “姓钟?!”施楚筠早就猜,肯定,又无法面季老死手实。

  裴玖本打算拿照片让施楚筠认人,钟骥字迹,,原施楚筠明白。

  道。

  独自承受一切。

  “颜一直找,楚筠,钟孙女,裴孙女,呢,啊?”徐婕忍泪,施楚筠搂怀里安慰。

  施楚筠虚望墙角,墙角背光,暗暗,就七一夜黑暗。

  泪一道接一道滑落,受控制,止住,似流尽所泪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