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05.做了结 绑起来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73 2020-08-18 22:35:07

  裴。

  “少爷,自称少夫人人门外,见少夫人。”余管外面客厅,裴抑。

  余管比裴玖小十岁,一直裴管,京变跟裴玖云瀛。

  裴抑查裴离文件,关施楚筠位季老,内容少,简洁,因裴离查。

  听余管话,抬眸,又望门外,底幽黑。

  施楚筠人?

  哪儿所谓人?

  “叫?”裴抑眉蹙,沉道。

  “姓付。”余管裴,算裴抑长大,道心里压抑怒意,又因解,至裴抑面失分寸而惧意。

  裴抑话,余管识趣。

  分钟,余管再次外面,裴抑:“男叫付林,女叫付娟,少夫人弟弟母亲。”余管话。

  “赶走。”付林付娟,跟施楚筠关系?母亲,脸跟施楚筠半分关系。

  虽裴抑施楚筠解,就算如此,跟姓付牵扯关系。

  “。”余管慢慢。

  楼,施楚筠房间。

  “千赦,就往外吗?”霍州音手机里传。

  霍州并派人跟付林,道无论裴抑,徐婕,裴玖,关,肯定让施楚筠见付林,至施楚筠,更见。

  所,霍州觉间差,就施楚筠打。

  施楚筠此站窗,望大门外被余管赶走人,脸挂任何神情,内心毫无波澜。无关乎,恨意,当做陌生人而,犯。

  施楚筠应,霍州继续:“。就道真相?”

  付林付娟人真相。

  霍州自唯一威胁施楚筠。

  自罢,施楚筠又怎道真相呢?

  施楚筠口,就连呼吸曾任何伏。

  “就算做结。”霍州真拿施楚筠办法。

  而此望窗外,余管步履蹒跚往走施楚筠沉口,:“。”

  该做结。

  施楚筠本做完千赦就再千赦,忘千赦本就属幽盟,霍州手办,而单方面退终究无效。

  几裴,施楚筠感受裴人,石,心,让自己牵连裴人,就算一承认千赦身份。

  因裴护跟霍州,因付林找裴门口,道裴关系,就算次暂走,一定再,施楚筠冒险赌一许,付林再,许付林再,做留余患,除非遗憾。

  谁又道呢?

  就结束,呢?

  裴抑压怒意,收手机,转身往走,见施楚筠停楼梯台阶一半处,人视一。

  施楚筠抬眸,望远处,继续楼,径直往外走。

  裴抑道施楚筠,应该因人刚刚找门,被道。

  施楚筠暂,而外面藤架坐。

  裴抑怕又一人,就车门口,坐车里等。

  旧庄园里外一处废旧土,霍州车外等人。

  “霍老板,千赦见。”付娟低,敢霍州,即使人隔米距离。

  “见?”霍州嗤笑。

  “霍老板,当初——”付娟猛抬,急口,却被霍州抢话。

  “当初收钱。”霍州才话放里,构威胁。

  果,听霍州话,付娟又虚心低。

  “霍老板,道,云瀛生严重疫病,受害者,做混口饭吃。”付林怯懦口,磕磕绊绊话完。

  “治病又用花钱。”云瀛政府仅管医药费管一餐顿呢。“真住院?”霍州眯,神里面满危险意味。

  明显霍州道实情。

  付林心受惊吓,退步。

  确骗霍州,骗施楚筠,,利图,愿意冒险,即使道霍州手杀。

  “吧,?”霍州笑诡异。

  付娟捏衣角,定决心,决定最再赌一,孤注一掷,壮胆子道:“霍老板,您就再帮一次,最一次,您口一就行,千赦。”

  怎?难道钱?

  “最一次?”霍州,怎相信呢。

  “一,就听话。”霍州生气,语气子明明比生气怕。

  如果笑杀人,身十八层狱。

  “,听话,真最一次,最一次。”付娟慌忙摆手,试图让霍州相信,整人完全慌乱,因霍州被骗,霍州吃一套,霍州真怕。

  “绑。”霍州突放音,身黑色加长版汽车里面四黑衣保镖分别付林付娟绑。

  任凭付林付娟人怎哭叫,霍州仍旧嘴角带邪笑,用食指随意掏掏耳朵,手插裤兜一步一顿往走。

  等千赦。

  千赦啊千赦,霍州唯一等人,霍州唯一愿意忍耐心等待人。

  让失望啊。

  半小,一辆黑色汽车停远处路,里面人,一一,面人施楚筠。

  霍州就站空,望施楚筠笑,越越深,直施楚筠走,才:“啊?”终一次让白等。

  裴抑就站施楚筠身一步距离,霍州忽略忽略,既排斥又屑瞥一裴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