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04.闹乌龙 霍老板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270 2020-08-17 21:36:51

  施楚筠裴重照顾象,徐婕快住厨房,夏跟施楚筠屁股,寸步离,裴抑则保证施楚筠视线范围内就。

  第二早,徐婕就见施楚筠客厅里面转悠,找东西。

  “楚筠,怎早?”刚亮,徐婕打算煲汤。

  找施楚筠疑惑,徐婕关切目光,又迅速避,目光烫一般。

  “找一东西。”施楚筠小,明显听见嗓子舒服。

  “哦,实验笔记?”徐婕反应,笑温柔:“屋里呢,走,拿。”徐婕搀施楚筠胳膊,一往楼走。

  “,儿呢。”徐婕施楚筠拉书桌,书桌整整齐齐放小摞。

  “里面一份用。”施楚筠小,自言自语。

  “道,放心吧,。嗯?”徐婕施楚筠大早关心疫情治疗儿。

  “嗯。”施楚筠轻轻一。

  “走吧,,煲汤喝。”徐婕揽施楚筠就转身往外走。

  施楚筠任由徐婕拉,笔记,久久才,跟身子方。

  徐婕施楚筠放客厅沙,自己厨房忙活,施楚筠干脆坐茶桌,始泡茶,久泡茶。

  “楚筠阿姨,楚筠阿姨——”一阵刺耳尖叫打破清晨宁静,惊醒睡梦人儿。

  施楚筠凝眉,抬望见夏光脚丫子,手里拎抱枕站楼梯口,竖横凌乱堪,欲哭未哭伤心儿。

  施楚筠见,或者又儿。夏晚施楚筠旁谁,结果迷迷糊糊找施楚筠,哭喊就。

  裴抑听见穿睡衣冲,差儿撞楼梯口夏。

  人一一站,见施楚筠安安静静坐楼,一手端茶杯望,任何题,夏裴抑人松一口气。

  徐子昂睡惺忪面走,人怎,结果挨人一顿白,整人瞬间清醒。

  施楚筠被夏一惊一乍叫耳朵疼,端茶水手顿顿,送嘴。

  徐子昂被瞪,才施楚筠就坐楼,刚刚往。啊?子,就被嫂子见。徐子昂一自己邋遢儿,慌忙跑自己房间。哎呀,形象啊。丢人。

  夏朝徐子昂背影努努嘴,心:谁啊?

  徐婕道施楚筠,所手里活儿忙完才,走夏:“夏醒啊,收拾收拾吃饭。”至旁裴抑,忽略。

  “道,徐奶奶。”夏抱抱枕,蹦蹦跳跳换衣服洗漱。

  裴抑施楚筠身慢慢收视线,收拾。

  一直封城解除当,一段间里面,施楚筠安安静静待裴,其人终究口。

  面,施楚筠身体转,徐婕返医院。

  夏带徐子昂星,虽升一级,倒少被夏笨。

  唉,第一次被一小孩笨。

  云瀛城外,一座旧庄园里。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人庄园门外低谈论,最终应该统一意见,壮胆子走门口。

  “欸,离远儿。”门口彪形大汉气势汹汹挡住人,禁止靠近。

  “哎,位小兄弟,找老板。”纪大女人口。

  “老板随便见?赶快走。”人一女人推,站大门间,似一堵墙。

  “麻烦通报一,就姓付,霍老板道,一定见。”女人依饶。

  位保镖互相一,其一门里面,用墙挂电话打一号码,嘴巴,应该接指示,,放听筒,站原位。

  “小兄弟,怎?”女人刚刚位保镖,保镖任何应。

  轻男人女人往拉拉,低悄悄,女子摇摇,里面忍怒意。

  人门口焦躁安,往里面探探,见人。

  庄园里面,霍州站二楼大厅窗户,用望远镜一幕。

  “付人。”霍州口。

  “。”霍州身远远站一人,极其恭敬。

  “付林意,女人?”霍州嘴角勾一抹玩味笑,提女人,角却流露寒意。

  “——属。”面人低,答。

  “————哼。”霍州哼笑,道怎吗。

  “属真。”人更低,音倔强,似乎霍州较劲。

  “哈,花铮,底怎?”霍州桀一笑,质叫花铮属。

  花铮,就幽冥之霍州里告千赦一状二十几岁轻男子,十五岁就跟霍州身,至今快十间。

  “副盟,属并非意与千赦。”花铮紧握垂身侧双手,咬牙道。

  霍州大呼一口气,放望远镜:“就电话女人吧。”意思让女人接电话。

  “。”花铮走旁,拿桌电话拨。

  庄园门口电话铃响,保镖听一,随听筒女人。

  “霍老板,哦,花老板。”女人刚始霍州亲自打,被花铮呵斥一,恭恭敬敬叫一花老板。

  花铮按照霍州吩咐让女人付林裴找千赦,并且告诉千赦裴少夫人,特强调裴大户,缺钱。

  女人名叫付娟,付林母亲。

  付娟拿听筒,皱纹笑顶,又敢笑,因怕霍州花铮。

  霍州默认,付娟付林人兴奋离,脚步变轻盈。

  霍州望远镜里面人,嘴角笑越越深。

  次,花铮霍州做法解,感觉霍州千赦维护,霍州怎允许付娟付林人骚扰勒索,仅允许,霍州指示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