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03.醒过来 夺她酒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77 2020-08-16 23:23:33

  施楚筠本蜷缩身子,放松,仍旧侧躺。

  听夏音,伤心哭喊,渐渐,施楚筠清醒,逃脱梦魇。

  夏哭越越近,就身。施楚筠恍惚手,碰夏膝盖,接凉凉东西——夏泪。

  施楚筠自己编造一狱噩梦,无疑痛苦,渐渐狱梦魇抽身,身疼痛少许,嗓子处痛感却越越强烈,种疼痛炽热,如烈火炙烤,顿感觉嗓子里面火燃烧。

  夏音萦绕耳畔,唤夏,。

  ,施楚筠放松额又重新皱,握皱巴巴双手,忍喉咙炙痛,嘶哑音,终叫:“——夏。”

  除嘶哑,无力。

  夏仍抽泣,听施楚筠音,立刻,直接跪,趴施楚筠枕,等施楚筠醒。道楚筠阿姨一定醒。

  施楚筠沙哑音小,房间里人清清楚楚听,听施楚筠吐“夏”字。

  深陷梦魇施楚筠,听徐婕呼唤,却唯独最痛苦被夏拉。

  无论徐婕、封媛,裴抑,夏施楚筠底意味。

  夏曾拉深渊、让活信念,唯一信念。

  人道,当施楚筠双手抱刚生夏,心底受怎撞击,第一次感受血温度,温暖,希望。

  施楚筠渐渐睁双,第一就夏白白嫩嫩小脸,挂泪水,抽泣。

  干灼喉咙火辣辣疼,施楚筠皱皱眉,伸手擦夏脸颊泪,抬半空才手掌缠纱布,用指尖蹭蹭夏脸泪珠。

  夏觉施楚筠指尖滑滑,凉凉,温柔。

  “楚筠,感觉怎啊?”徐婕神满担忧,慌忙走夏旁,施楚筠情况。

  施楚筠实话,每咽一口剌嗓子疼,做久梦,脑子涨懵疼,种痛感自己道。

  徐婕施楚筠扶,:“吃?喝粥?嗯?”

  徐婕话刚完,就见施楚筠光脚冲卫生间,突,徐婕反应。

  裴抑施楚筠栽,立刻冲,伸手扶。

  施楚筠先一步卫生间,趴洗手池干呕,无力滑。

  裴抑施楚筠抱,施楚筠就任由抱,双无神满关心人儿,才道一人焦,人关心,照顾。

  或许应该改变,哪儿容易。

  施楚筠受徐婕神,证明,逃避,施楚筠床拉夏。

  徐婕高兴一拍巴掌,煲汤。

  ,施楚筠楼第一件就扔夏冰箱找一罐啤酒。

  结果一转身就碰厨房,身徐婕,施楚筠心虚别处,手啤酒被徐婕。

  “听话啊,楚筠。”徐婕啤酒收走,忘安慰:“煲汤,稍微等一。”

  被抢啤酒施楚筠话,坐沙,佣人端茶水,用茶水润喉。

  谁用酒润喉呢?

  施楚筠吧。

  裴抑亲见施楚筠被徐婕夺走啤酒,垂眸喝茶。

  “哎,。”裴抑小朝夏勾勾手。

  夏撅小嘴,怎喜欢裴抑。

  院子里,裴抑夏拉一处墙角,:“交一任务。”

  “任务?”夏冷。

  “楚筠阿姨,让喝酒。”

  “?肯定照顾楚筠阿姨,才让楚筠阿姨生病。”夏责怪道。

  裴抑答,夏,照顾施楚筠,

  “敢?”

  “嗯?”裴抑沉,敢。

  “敢楚筠阿姨手里酒拿。”夏一脸意裴抑,怂,牛。

  裴抑挑眉,黑脸。

  夏才一直跟耗间,自己话完就溜,坐施楚筠身。就故意气裴抑。

  客厅里施楚筠夏人安静喝茶水,封媛徐婕人藏厨房悄谈续项。

  “忌辣忌酒忌烟。”封媛。

  徐婕悄应:“,道。”

  “听嗓子舒服——”封媛话完,就被徐婕抢。

  “用汤养。”徐婕认真。施楚筠情,敢马虎。

  “行。”封媛佩服,简直当亲女儿养。“哦,,情况倒试,急求。”

  “道——”

  “最带散散心。”

  徐婕,意封媛提议,“嗯。”

  “夏——”封媛倒奇夏关系,夏施楚筠关系,刚刚夏够唤醒施楚筠,就明夏施楚筠意一般,所,夏一突破口。

  “楚筠朋友孩子。”徐婕道,而且施楚筠朋友或者夏,徐婕夏口道,更见。

  “嗯。”封媛,话,朋友应该意朋友,,徐婕:“让夏帮。”

  “夏——”徐婕低念,脑海显示刚刚画面,施楚筠够快醒夏功劳。“。”徐婕认。

  “走,再联系。”先吧,让徐婕做饭煲汤,,徐婕心思全施楚筠身。

  “让裴抑送。”徐婕。

  “行。”封媛,裴抑送行,嘱咐裴抑一。跟施楚筠,跟智徐婕,跟裴抑。

  徐婕倒挺智,就碰施楚筠儿就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