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02.住下来 痛如割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80 2020-08-15 19:42:01

  徐子昂乱糟糟情况,一无手,,道该谁。

  徐婕裴抑敢,裴玖更别,佣人又情,容易一敢话夏吧,偏偏施楚筠屋里,施楚筠房间啊,定裴抑里面呢,敢往枪口撞。

  怜门口扒“噗滋噗滋”半,等夏朝一,收裴抑一冷。

  唉,怜。

  “封阿姨。”徐子昂走廊口见里面封媛。

  “子昂?儿串亲戚啊?”封媛,道徐子昂徐婕侄子,裴常见徐子昂。

  “啊。”徐子昂挠挠,串亲戚,就嘛。“,嫂子——生病?”

  封媛,“嗯,算吧。心病。”更确切心病。

  “啊?”乎徐子昂意料,怎冷傲施楚筠竟心病。里施楚筠清冷,孤傲,遗世而独立。

  “严,严严重?”道自己,题大话,女角——

  呸呸呸——

  ,脑子。

  ,徐子昂立即制止法。

  “——靠自己。”封媛免惋惜。

  “诶,,,嫂子?”封媛奇,徐婕竟金屋藏娇。

  “,道。”徐子昂觉挺突,道就嫂子。

  “算。”徐婕。

  徐婕道施楚筠始,心病一般因某一件放而引,所谓心病须心药医,就找患心病因。

  倒人管,封媛干脆坐客厅思考施楚筠脉象,除佣人添茶,真人。

  堂堂医世名满全州医圣手,哪一次被人拥捧啊,就徐婕敢冷落。

  “房间收拾,安心住吧。”徐婕楼,走。

  “真当外人啊。”

  “当,住久就住久。”本打趣话,此徐婕嘴里倒满满伤感。

  而且,必须留封媛裴,至少等施楚筠醒。

  “。”封媛拉长音:“赶走,就走。”封媛自道徐婕深意。

  徐婕坐封媛旁沙,往日谈笑风生变此刻沉默语。

  “总跟吧。”封媛打破之间沉默。

  “唉。”徐婕叹气,:“话长。”

  “。”封媛语气强硬,一件小,关乎人小姑娘性。

  “楚筠叫。”徐婕,感慨一:“道错。”

  “瞧故小姑娘。”封媛表达自己法。

  “嗯。”徐婕自,第一就觉施楚筠需保护,需关爱,忍住保护。

  徐婕快一里情详详略略封媛一遍。

  “应该之。”封媛觉导致施楚筠郁结心。“小受打击?”应该心里阴影,一直克服,又被激。

  徐婕沉默,施楚筠小徐婕又怎道。

  “唉。”封媛禁感叹一,提醒道:“,注意儿。”外表越坚强人,其实内心越脆弱。意一句话就一人。

  “嗯。”徐婕当道,怎忍心伤害楚筠呢。

  众人煎熬一夜,施楚筠又何尝呢,之每一分每一秒煎熬。

  施楚筠陷入梦魇之,历一重又一重磨难,底自己加自己,自己肯放自己。

  狱十八层,自己狱里受鞭笞,火炙,冰锥,刀割,炮烙,即使遍体鳞伤,仍及心间十之一痛苦。

  第二午,一一夜。

  “滴水?”封媛。

  徐婕生气杯子扔桌子,生施楚筠气,生闷气。

  封媛站床尾,又试探施楚筠脉搏。

  “——”封媛欲言又止,医生,徐婕应该道。常方式送水,就用其方法,比如,一种伸喉咙漏斗。

  徐婕明白封媛意思,整情绪准备拿。

  夏施楚筠大,连水喝,又见徐婕封媛欲言又止子,真施楚筠醒。

  徐婕刚身,就听夏撕心裂肺哭,一,见夏跪坐施楚筠身,泣,泪大颗大颗往落,哭喊“楚筠阿姨”,求施楚筠走。

  此梦魇施楚筠伤痕累累抱臂行,阿鼻狱,骸骨,鬼火,仍旧面改色走,直一熟悉音耳。

  音唤楚筠,熟悉。

  施楚筠顿红眶,四处寻找音处,找,仿佛四面八方传,将包围,将吞噬。

  明明温柔,熟悉音,施楚筠觉自己痛欲裂,心痛如割。

  自己心道坎儿。

  ,蹲紧紧抱自己,埋胳膊里。

  梦魇外施楚筠翻身侧,自己蜷缩,紧锁眉,似承受巨大痛苦。

  徐婕见施楚筠,又觉反应劲,慌忙奔,唤醒。

  裴抑打算跟裴玖商量关施楚筠口季爷爷,一听夏哭立马飞奔施楚筠房间。

  西医全,此却手足无措。

  裴抑见此,缓步,宁愿自己承受份痛苦。

  梦魇施楚筠觉音变,熟悉,喊“楚筠阿姨”,夏。

  施楚筠听,夏哭喊。

  蜷缩施楚筠渐渐放松,整人痛苦。

  夏泪滴落施楚筠缠纱布右手指尖,手指,碰夏膝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