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89. 去蹭饭 徐子昂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418 2020-07-26 23:13:17

  峰。

  “楚楚怎?”程晋深裴抑,人坐场一侧椅子,平静,手意思。

  裴抑疑惑,继而心里窃喜,原施楚筠段间联系程晋深。面却严肃,因道答案。

  “道F洲,又S洲参加比赛,之哪儿,道。”施楚筠F洲,裴抑亲见,陆廷裴离嘴里道。S洲,见面,施楚筠走,肯定H洲,一区,赶,之行踪就道。至昨碰见施楚筠巧合,运气,意料之外。

  一阵沉默。

  “楚楚道?”程晋深指施楚筠。

  “道一。”裴抑睛虚方,半眯。壁镇。

  “乎意料?”程晋深苦笑,猜怎悲惨遭遇。

  裴抑苦笑一,:“谢。”谢程晋深施楚筠最无助关怀。

  “谢?楚楚妹妹。”关系弄错吧,关心自己妹妹一句感谢。

  裴抑应,道程晋深施楚筠维护,亲见,此挨程晋深拳。

  “。”错,“解。”实,解施楚筠。

  “哈。”程晋深张嘴苦笑,:“错。”

  “居心纯。”裴抑半眯程晋深一,神里充满危险气息。

  裴抑程晋深施楚筠当做妹妹,至少。

  “哼!”程晋深冷哼一,:“彼此彼此。”

  裴抑吗?

  “机。”哪里,忘施楚筠跟离婚。告诉程晋深。

  程晋深接话,而:“再月。”施楚筠原谅裴抑,就施楚筠带。

  又如何,关系比裴抑近。

  程晋深身,自言自语道:“饭。”楚楚做晚饭。

  裴抑自己办吧,暗示够明显吗?

  让跟蹭饭啊。

  云锦。

  “Summer?”施楚筠醒,见坐旁椅子夏抱一袋薯片吃,晃悠小腿。

  “楚筠阿姨。”夏见施楚筠醒,椅子蹦,趴。

  薯片全甩,,被子。

  夏捏空袋子手僵住,珠子滴溜溜乱转。

  施楚筠无奈,唉,怎一淘气外甥。

  夏赶紧,往退一步,自己酿惨状。太激。

  施楚筠坐,一掀被子,面薯片全甩,故严肃:“收拾啊。”

  卧室,留夏一人望施楚筠背影,蹲始捡饭食,拿扫帚拖清干净。

  施楚筠突返,拖夏,:“一人?”反奇怪,毕竟一跑遍五大洲人。

  拿拖夏听见施楚筠音,身体一僵,停手,僵硬,:“程叔叔,带。”

  施楚筠,走。

  程晋深,提大包小包,菜。

  “睡饱?”程晋深。

  “饿。”饿醒。

  “马做。”程晋深提菜赶紧往厨房走,敢耽误。

  “夏呢?”程晋深音伴随刀厨房里面穿。

  施楚筠往卧室一。

  听施楚筠答,曾程晋深,笑:“怎?夏又闯祸?”程晋深解,种情况,夏一定闯祸,,施楚筠真夏生气,吓唬一而。

  “哈哈。”夏尴尬笑,程晋深身,:“程叔叔,帮吧。”

  “无献殷勤,嗯?”程晋深宠溺一笑。

  “哈哈哈。”办法,程晋深身避一避。

  程晋深透一切,无扬嘴角。

  裴。

  “姑姑,。”未见其人,先闻其。一道轻男院子里传。

  ,:“饿死。”直接冲饭桌。

  “姨,双筷子。”筷子,光吃啊。

  裴抑一冷。

  “,,嫂。”男子怂。

  姨听裴抑抑。

  男子接筷子就夹菜,被徐婕一筷子敲拿筷子手,徐婕斥:“洗手?”

  “马。”一溜烟就见,一阵风似又坐。

  “徐子昂。”裴抑呵斥一。

  “,哥,呵哈。”徐子昂赶紧道歉。态紧急,擦干手,水珠甩旁裴抑身。

  裴抑嫌弃一西装外套水儿,身离。

  徐子昂道惹裴抑,美食,被打就被打吧,先吃饱再,,狂卷餐桌,狼吞虎咽。

  “最一次啊,注意儿形象,就赶。”徐婕吃满嘴油徐子昂,脸写满嫌弃。

  今晚施楚筠吃饭,施楚筠,就直接徐子昂撵。

  “滋造滋造。”徐子昂嘴里塞满满,吐字清。

  吃饱喝足之,徐子昂往沙一摊,摸肚子感叹:“啊,舒服。”

  “逃荒?”徐婕,徐子昂怎贫民窟刚逃。

  “差。”贫民窟,胜似贫民窟。“F洲待月,唉!”

  确实挺辛酸,徐子昂F洲跑月,被流氓欺负,被拿枪黑衣人欺负,每跟逃似,自己弄灰土脸。

  “瞎跑,就做本职工,徐就一根独苗啊。”徐婕教训徐子昂。

  “就本职工。”就更采集素材,做本职工,才亲自F洲。

  “行,自己办吧,别自己弄残。”左右跟裴抑一废儿,管,死就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