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85.最漂亮 想死了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48 2020-07-24 23:42:12

  一阵沉默,夏至心想楚筠应该没有生气吧。

  施楚筠松下去肩膀,靠着沙发背,无奈地看着夏至,没有生气,答应了,说:“嗯。”

  夏至大松一口气,太好了,命保住了。

  “我特地选的暗红色。”夏至喜欢红色,几乎所有裙子都是红色的,不过她不敢给施楚筠选大红色。

  施楚筠喜欢暗色的,所以她特地选了一件比较暗的酒红色。

  夏至把裙子放在一边接着跟施楚筠聊天,还有关于今晚行动的事儿。

  “还是直接动手吧。”哪用得着这么麻烦?

  “我刚刚白说了啊?”解释了半天,怎么还想着直接动手?

  “为什么不能?”要不然,她自己动手擒了那条“泥鳅”。

  “呃——那不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吗?”辛辛苦苦策划的总不能派不上用场吧?

  施楚筠妥协,没有再反驳。

  这个过场还是要走的,毕竟耗费了夏至不少脑细胞的。

  “对面就是御皇酒店了。”夏至拉开窗帘,望着对面的高楼说。

  施楚筠站在沙发后面,抱臂靠着沙发背,向外看去,然后和转身回头的夏至对视了一眼。

  “今晚一定抓了他。”有施楚筠在,夏至信心百倍。

  “哦,对了,一会儿赫森还要来。”夏至走了过去,靠在施楚筠旁边说。

  “你故意的吧?”施楚筠转头看向夏至。

  “绝对没有,我发誓。”夏至举起右手斩钉截铁地说。然后又把他们的计划说了一遍。

  “参加今晚酒会的有一个叫卢建新的人,卢建新有一个漂亮老婆和一枚戒指,老婆当然是年轻漂亮了,戒指是一颗名叫金屋藏娇的钻戒,仅此一枚,价值连城。那卢建新虽然快五十了,倒也对老婆不错,毕竟年轻漂亮嘛,还把那颗金屋藏娇送给了他老婆。”人家应该是真爱,跨越年龄的爱情,恩爱夫妻被人称赞的。

  “他要偷戒指。”施楚筠猜的很准确。

  “对了。”夏至说。不愧是她的好闺蜜,既漂亮又聪明。“我已经派人过去通知了,戒指他们今晚会带出来,所以,我们守株待兔就好了。”他们的人已经乔装进了御皇酒店。

  夏至说得轻松,跟真事一样。

  “好吧,还有件事儿,我刚刚只是粗略说了一下。”夏至的心思还是瞒不过施楚筠,于是她开始详细地介绍。

  “其实,我们通知卢建新的是,让他们不用亲自过来了,但是他和他老婆带金屋藏娇参加酒会的消息一定要先散播出去,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卢建新是混血,就要赫森来扮演了。楚筠这么漂亮,就来演一下卢建新的老婆吧。”夏至特地夸赞一下施楚筠,这是怕她反悔吗?

  “哼!”施楚筠轻哼一声,她才不会接受夏至的马屁。

  “哎呀,这样也是因为那个阿明认识我了。”今晚要抓捕的神偷好像是叫什么明来着,夏至记不住他的名字,于是那神偷在夏至这里就叫阿明了。

  六点,夜幕降临,霓虹灯闪烁。

  赫森来了。

  “小楚筠,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你了。”赫森越过给他开门的夏至,直接朝施楚筠走去。

  夏至赶紧拦住了他,说:“好了好了,能不能正经点儿?”可别把她的楚筠给吓走了。

  “我就拥抱一下。”赫森伸出一根手指头比了个一。

  “你就看一眼就行了。”夏至把赫森按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一眼?”赫森疑问,还只能看一眼了。

  “那你看吧。”夏至妥协,你待会儿别后悔就行。

  赫森真的看了过去,结果被对面的施楚筠瞥了一眼,顿时觉得有些紧张。

  “我,我就是想找你帮个忙,你看你都来帮夏至了。”赫森忐忑地说,施楚筠那一眼让他心里一颤。

  他容易吗他,追着求着施楚筠十来年了,都没有成功,施楚筠还一直躲着他。

  夏至可是一个电话,一句话,就把施楚筠给叫过来了。

  他跟夏至到底差在哪儿?

  “你,不行。”夏至嘲笑赫森。

  “再说我可就走了。”赫森威胁说,现在他也是来给夏至帮忙的。

  “好好好,不说了。”夏至抑制不住地笑说。

  “给你个机会,把握住了,啊?”夏至用手背拍了一下赫森的胳膊,今晚施楚筠暂时不会躲着他了。但是施楚筠会不会同意帮赫森的忙,她就管不了了。

  七点半,施楚筠回里卧换礼服,拿起礼服准备换,那礼服的样式让施楚筠对夏至又多了一分无奈。

  前面的确不漏,那这后面的布料呢?

  敢情你是把后面的布料挪到前面了?

  还是把深V改到后面去了?

  没错,这件礼服前面是不漏肉的,但是后面有一个V型缺口,开到了腰部,这是非得露出点儿地方啊。

  外间,夏至接了个电话,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去找施楚筠去了。

  “楚筠。”夏至轻轻地推开门,先探了探头,问:“换好了吗?”

  施楚筠把衣服扔到了床上,转头看向夏至。

  见夏至一脸刚刚在客厅时的表情,施楚筠知道肯定又有什么事了?

  所以,礼服露背的事儿就先不跟你计较了。

  “嗯?”施楚筠看着夏至的笑脸问。

  “那个,楚筠,就是,她怀孕了。”她是指卢建新的老婆。“我之前就知道这事儿的,只是吧,她怀的是双胞胎,所以三个月的肚子就已经”夏至用手在肚子前面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肚子已经很大了,可以看到了。

  刚查的时候,夏至就知道卢建新的老婆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她也是生过孩子的人,三个月,肚子还看不出来,所以,夏至没有跟施楚筠说。

  可是,她刚刚在外面接到了那个去给卢建新送通知的手下的电话,才知道原来他老婆怀的是双胞胎,肚子已经很明显了,三个月的肚子就已经像一胎孕妇五个月的肚子了。

  所以,夏至又来找施楚筠了。

  “楚筠,这个我们也得伪装一下。”肚子也得伪装,“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细节破坏了整个计划,对不对?”

  无奈啊无奈!

  “然后呢?”施楚筠轻哼出声。

  “呵呵,用这个吧。”夏至从身后拿出个小抱枕,还准备了一根带子。

  唉,施楚筠沉默无语。

  夏至尴尬地把抱枕和带子放在了床尾的长条凳上,小心翼翼地往施楚筠那边推了推,其实,她只是不敢过去而已。

  赫森看见夏至蹑手蹑脚地从里卧出来,问:“怎么了?”

  “嘘!”夏至食指竖在嘴边,“没事,没事。”更多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做什么亏心事了?”赫森坏笑。

  “没有。”夏至否认。“你,你准备好了?”

  赫森才不会相信夏至的话,舌头都捋不直了,明明就是在撒谎,不过,他不会戳破。

  “需要准备吗?”赫森张开双臂,展示自己完美无缺的形象。

  夏至才意识到自己错了,说错了话,她不该问。

  “什么意思?不完美吗?”赫森看着夏至嫌弃的表情。

  “没,没。很完美。”夏至敷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