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83.三个月 提前了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71 2020-07-23 23:43:52

  新的一天开始了,对颜忱和萧政言来说,他们的正常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

  他们之前都是在跟着施楚筠做课题,做研究,抽空去上个课,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在大学教室正常上课了,只是未来三个月可能就要住在教室了。

  萧政言大概算了算,他们三个月要修完六十六门课程,还要完成一篇毕业论文。

  “六十六门啊!颜忱。”萧政言一脸不可思议,这要是完成了,他们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吧?

  “走吧。”颜忱起身,往外面走去。

  他们要去教务处申请剩余的课程,有一些课不是这学期可以选的,所以他们必须去教务处添加。

  过程很顺利,教务老师也很好,尽显待客之道。

  其实,校长早就通知过教务处这边了。

  一学期上六十六门课,就意味着好几门课的时间是重合的,所以颜忱和萧政言又花了一天的时间去与任课老师沟通,忙到了晚上十二点。

  因为颜忱和萧政言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再加上校长院长主任对各个老师的提前通知,所以,除了九门必须到课的课程外,有十个课程只需在期末提交一份课程论文或报告,剩余的四十七门直接去参加期末考试就行了。

  你们一定想不到,萧政言和颜忱两个人是在大办公室里同时拿着四十七门课的卷子开考的,从早上七点到第二天凌晨一点,闭关了十八个小时,中间都是院长亲自进来送饭的。

  要是按照正常的一科一百分钟进行考试,他们两个可能要连着考十几天。

  闭关十八个小时的结果就是萧政言回去后倒头就睡,睡了三天两夜。

  当然还要再加上前三个月的凿壁偷光式的奋战。

  颜忱倒是只用了一天一夜就缓过来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回到萧政言和颜忱去教务处申请课程的那一天。

  下午。一区。

  地下监狱里,顾净华朝外嘶喊:“施楚筠,喂,有没有一个叫施楚筠的进来,她是不是不敢进来?没事,她虽然长得丑了点儿,但我不会说她的。”

  “你不用叫了,施小姐不会再过来了。”卜星听不下去了,声音太尖了,太刺耳了。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过来?”顾净华本来想怼卜星的,然后意识到卜星刚刚说的话,急红了眼,问:“你什么意思?施楚筠是不是已经来过了?她为什么不来见我?啊?”

  顾净华不想去相信卜星说的话,施楚筠过来一定是想听她说裴成抑的过去的,这些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不会的,她还没有见我呢?我还没有说呢?她是故意的对不对?对对对,她一定是想看我现在着急的样儿。”顾净华在努力说服自己,她不想让她的努力白费,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老实在里面待着吧,没几天了。”卜星看不惯顾净华这种心机女。

  “啊?对啊,哈哈哈,没有几天了,唉,我马上就能出去了,那就看在你照顾过成抑的份上,我勉强去找你吧?”顾净华得意地说,双手缓缓地抱在胸前,不可一世的样子。

  “切!”卜星真的很想唾顾净华一口,心想这也太不要脸了。

  “你什么意思?”顾净华变得严肃起来,厉声问道。她还看不惯卜星那副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表情呢?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可能没有这个机会了。”卜星现在才是真的幸灾乐祸的。

  “是吗?”顾净华高傲的疑问,她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国际重型监狱的人明天就能到了。”卜星得意的笑说。

  “不可能,你们联系不上的,裴成抑也不行,哼!”顾净华还是不相信,她可不是好骗的。

  “信不信由你。”卜星轻叹一声,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这就是无知与大智的区别。

  顾净华是无知,自以为是,目空一切。

  施楚筠有大智,深藏不露,讳莫如深。

  外面一辆黑色面包警车停在了一区大门口,车门上有个“重”字,从里面下来五个男人。

  为首的男子穿着黑色西装,其余四人都是穿得深蓝色警服。

  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五官深邃,留着胡子,却与邋遢毫不相关,反而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看起来比其他四位在年龄上大很多。

  猜测的话,大概差个十岁吧。穿深蓝色警服的四个人都是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二十岁刚出头,那么,那个成熟的男子应该有个三十三四五六岁吧?

  领头的成熟男子走到门卫面前,拿出一个证件,说:“国际重型监狱”。

  他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他们是国际重型监狱的人,来这儿当然是办事的。

  裴成抑叮嘱过他们,说三天后会有国际重型监狱那边的人过来,到时候直接带他们过去就行。只是没想到他们今天来了,提前了一天。

  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胆大到冒充那些人吧?

  “国,国际……”震惊道。军卫打量了他们一番,真的是国际重型监狱的人。

  “里面请。”军卫向他们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带他们进去里面,不过,在转身之后走之前朝另一个军卫使了一个眼色。

  快去通知少帅,国际重型监狱的人来了。

  那名军卫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在他们六个人转过一个路口后,快步跑向了主楼。

  “报告!”洪亮的声音进去屋内。

  “进。”裴成抑沉声开口。

  “少帅,人来了。”那名军卫报告说。

  “嗯?”裴成抑疑问。

  “国际重型监狱的人。”军卫补充道。

  裴成抑不禁蹙眉思索,他们怎么今天就来了?施楚筠不是说会在三天后来吗?

  “人呢?”裴成抑问。

  “已经过去了。”军卫报告说。

  裴成抑立刻起身出了办公室,朝地下监狱走去。

  只要不是来劫狱的就行,不过,来了他也不怕。

  劫狱不是应该在晚上吗?

  所以,国际重型监狱的人真的提前来了。

  “老大。”裴乾在去地下监狱的路口等裴成抑。

  “怎么样了?”裴成抑问的是交接工作的情况。

  “正在录入系统。”裴乾出来时,国际重型监狱的人刚开始往他们的系统里录入顾净华的情况。

  正在录入系统的是那四个身穿深蓝色警服的人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技术人员。

  其他三个人站在他们技术人员的身后,像一个屏障。

  他们的头儿则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似乎是在想什么事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