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82.呆萌萌 毕业证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69 2020-07-23 22:58:51

  施楚筠卧室,罕见穿一套浅蓝色居服,:“……”,又低。

  萧政言呆,女神竟呆萌一面。施楚筠模,萧政言忍住摸冲,摸施楚筠。

  哎呀,罪罪,奇怪法。

  衣施楚筠瞬间褪股人距离感凌厉冷傲气息。

  难见施楚筠,萧政言放光,而颜忱觉,或许施楚筠本应该就。

  岁月静,波澜惊。

  “算,校再吧。”施楚筠应该自言自语。

  本弄,赶门外,而让颜忱萧政言。

  ,之,校内解决完。

  之,施楚筠抬,萧政言,:“饭做?”

  萧政言施楚筠,儿猝及防,瞟一卧室门口颜忱,:“,。”心虚感觉。

  萧政言见颜忱走,突被拽,清才颜忱。

  颜忱拉萧政言往厨房方走,:“马做。”

  厨房里,萧政言悄悄往外查一,施楚筠盘腿坐窗泡茶,管。

  ,压低音颜忱笑:“施老师挺爱。”

  见惯施楚筠苟言笑模,虽刚刚笑。

  午,张院长打电话萧政言,京大人走,。

  萧政言张院长通话,特打免提,手机就拿手里,沙施楚筠颜忱听。

  所,萧政言立刻复,而人,肯定听施楚筠啊。

  “午。”施楚筠。

  “院长,午就。”

  “,,太。”张院长乐呵呵,别提高兴。

  此京大,与云瀛大气氛形鲜明比,一忙焦烂额,结果用。

  “校长,怎办?”负责撤热搜管小心翼翼。

  “怎道?”胡校长气呢,“连儿小儿弄?”平玩挺溜吗?

  “,道怎,就压。”感觉一股力量与,“觉云瀛大人背操纵一切。”跟京大节,就云瀛大吗?

  “人操纵,就人揪啊?号称全H洲顶级吗?怎连一垫底破大干?”校长指管骂,一用东西。

  管见识方本,承认真手,方面竟丝毫招架之力。

  “联系微博官方,让微博热搜停。”管,最一办法,如果一直功话。

  ,人公司听话呢?

  大热人公司轻易放弃吗?

  人公司怎一人人唾弃伤风败俗校与公众呢?

  管太自信,太自。

  京大话令,人唯呢?

  “,找公司。”胡校长更盲目自信,催促司机拉往人公司。

  结果谭宗林一,双双碰一鼻灰。

  谁乎呢?

  自己认罢,偏自己当做或缺,世界毁灭?

  其实,谁关注呢?

  自情罢。

  半午,施楚筠萧政言颜忱人云瀛大。

  古校长张院长及五任书记级别人物议室里面等,翘首盼。

  见人,所人大舒一口气,继而荣誉兴奋。

  举办表彰大,被颜忱萧政言异口拒绝。

  展交流活,被萧政言拒绝,,颜忱又补充线交流讨论。

  施楚筠就坐一,听商量讨论,自己参与,局外人。

  京大人刚走,就搞花里胡哨东西。

  意呢?炫耀?

  萧政言颜忱人沉心淡份荣誉,人始终一刻放。

  ,最被颜忱萧政言人拒绝。

  自敢威逼利诱。

  京大人差距之处,凡一儿京大人心思,心甘情愿屈服生之。

  即使心甘情愿,口,手,吗?

  归根结底,就力称自己野心吗?

  ,顺又何尝讨呢?

  最,恭恭敬敬送。

  萧政言颜忱并觉待遇,甚至反感,感觉一切假。

  施楚筠此任何感觉,表面功夫做再又用呢?

  萧政言颜忱人,校内住宿,所宿舍楼。

  施楚筠紧慢走楼道里,古校长:“办张毕业证,张位证。”

  古校长听懂施楚筠意思,沉默一,:“行,题。,等今毕业季。”届一毕业吧。

  “嗯。”施楚筠沉应,停留,径直往车方走。

  坐驾驶位,施楚筠颜忱萧政言人一份文档——济专业毕业分求。

  施楚筠:修满。

  萧政言拍拍坐宿舍椅子颜忱,:“颜忱,颜忱,期全修满吧?月间。”

  施楚筠:期。

  靠,真猜。

  “施老师其安排。”颜忱猜测,肯定。

  道施楚筠每一步走稳,安排最,最稳妥。

  “加油。”萧政言软弱无力自己颜忱打打气。

  “先睡儿,补儿觉。”补觉,补月觉,预测自己未月悬梁锥刺股习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