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76.顾净华 十年约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30 2020-07-20 21:49:04

  陆知廷看着眼前的一幕,无奈地摇头叹气,伸直腿往后一摊。

  裴成抑瞥了一眼,陆知廷立马坐了端正,不敢直视裴成抑。

  施楚筠侧躺着,或许是在想答案吧。

  那她接下来去哪儿呢?

  F洲?

  她感觉季先生就是她要找的人,可是真到了真相面前,她怎么想退缩了呢?

  或许,无家便没有羁绊。

  可是只有她知道没有羁绊是好还是不好。

  裴成抑在窗前的沙发上坐着,习惯性地掏出一盒烟,刚要往嘴里送,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全丢进了垃圾桶。

  仰躺在沙发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扶手。

  说好的硬着头皮上呢?

  只是怕再次伤害到她吧?!

  她已经伤痕累累了。

  可裴成抑知道的这些也不过是些皮毛。

  凌晨两点半,手机振动声吵醒了施楚筠。

  “啊哈哈,施楚筠,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一道女声从手机里传来,女人疯狂地笑着,是嘲笑,是讥笑。

  施楚筠没有出声,她听出来了那人是顾净华。

  施楚筠只知道谢春和林幼晴的事,顾净华怎么样了她没有去关注。

  顾净华继续说:“我知道很多成抑过去的事情,毕竟我才是他的初恋情人,哈哈哈。”这是顾净华得意的地方,她自以为这样就比施楚筠优越,就能刺激到施楚筠。

  施楚筠还是没有回应。

  “你不知道这些也没有关系,我现在就在一区,成抑亲自送我进来的。”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一区你知不知道,他应该没有带你来过吧?”连进了牢底都要炫耀一下。“我就在这儿等你啊,你过来,我都可以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哈。”

  顾净华只是想骗施楚筠过去而已,她还想要当面好好羞辱羞辱施楚筠呢,她要让施楚筠知道裴夫人的位置是她顾净华让给她施楚筠的。

  “喂,你为什么不说话?施楚筠,你不要太得意,他们关不了我多久的,我可是M洲的人,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没有得到施楚筠的回应,顾净华一下子变得焦急起来。她的目的一定要达到,她必须要当面好好的嘲笑施楚筠一番。

  “老实点,再敢乱动,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顾净华的话被一个粗厚的男人声音打断了。

  然后就听见顾净华的反抗声:“你们关不了我多久的。”还有她不想放弃的目的,大喊:“施楚筠,施楚筠,我等你,哈哈,我可等不了你多久。”

  在顾净华的叫喊声中通话被切断了。

  一区昏暗的地下监狱里,顾净华被一个强壮的身穿军装的男人甩开,并被训斥了一声:“老实点。”

  男人啪地一声用力关上了铁门,训斥外面一个耷拉着脑袋的瘦瘦的军装年轻人,训斥道:“连个女人都看不好,还能在一区干什么?”

  瘦瘦的军装年轻人也知道自己这下闯了大祸,弱弱地说:“熊,熊队。”两只手扣着裤缝,掩饰不住的惊慌。

  “等少帅的处罚吧,我是队长,自然承担主要责任。”熊队,一区地下监狱队长熊士杰稍冷静后说。然后把手机扔给了军装年轻人,走了,也只是在附近巡逻而已,可不能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事情是这样的,半夜的时候顾净华拍门叫喊,说肚子疼,怕理由不够充分,又说自己有病史,一定是复发了,然后假装晕了过去。

  那个瘦瘦的军装年轻人叫单吉,正是今夜值班看守顾净华的,没有想到,他进去查看顾净华时,被装晕的顾净华拿垫床腿的砖头给砸晕了。

  但是顾净华并没有逃走,因为她知道一区戒备森严,地下监狱也有不少人看守,自己一定逃不出去。

  而且,顾净华知道裴成抑关不了她多久的。

  因为国际刑法规定,国际罪犯只能由国际重型监狱收押,各洲关押时限为三十天。

  顾净华在她当年离开H洲去M洲时,就已经脱离H洲户籍变成M洲的人了。

  反正再过几天,她就能看到裴成抑一点儿也不能拿她怎么样的表情了。

  哼,国际刑警可是一群自视高高在上的人,顾净华肯定裴成抑是联系不上国际重型监狱的。

  所以,她马上就能出去重获自由了。

  不过,在走之前,她一定要好好的羞辱施楚筠一番,她要让施楚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高贵。

  所以顾净华才闹了这么一出,目的是拿到一部手机,通知施楚筠,让施楚筠过来。

  熊士杰提起十二分精神巡逻去了。

  单吉慌乱之中接住了熊士杰扔还给他的手机,手足无措地回到牢门口站起了军姿,看守顾净华。

  被顾净华这么一吵,施楚筠睡不着了。

  施楚筠拿出了那个雕花木盒,坐在窗前仔细观察着。

  那木盒很精致,小叶紫檀雕花锦盒,深紫发黑,有淡淡地芳香。三指厚,盒正面簪花铜,只有一个锁扣,没有上锁。

  木盒里面放着一个玉镯,墨绿色,绿色过深,让人觉得暗沉。

  最重要的是,施楚筠在盒子底部右下角发现一个米粒大小的字。

  季。

  又是季。

  这大概是施楚筠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姓氏了。

  这紫檀木盒是季先生给她的,是季家的东西,所以上面刻了一个“季”字。

  可是为什么要给她呢?

  难道她真的跟季家有关系?

  先是季老,后是季先生。

  一个陪她长大,一个半路接洽?

  所以,她必须要去F洲。

  施楚筠合上锦盒,小心翼翼地收好。

  不对,还有件事儿。

  刚刚顾净华好像说她是M洲的,一区关不了她几天了。

  顾净华的确在H洲待不了多久。国际刑法的规定施楚筠还是知道一些的。

  那要先处理这件事儿吗?

  施楚筠立马给夏至打了过去,没有打通,可能夏至深入某个团体内部了。

  算了,还是她亲自去一趟吧。

  一区,是裴成抑管辖的,他在找盖文。

  京都军区也在邀请盖文。

  施楚筠开始烧水泡茶,思索起来。

  京都再次动荡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季老当年提醒她的,让施楚筠十年内不得踏入京都。

  为什么只是十年?

  因为季老知道他已经陪不了施楚筠一辈子了,时间只是一个数字,十年施楚筠会听,再多几年就不能保证施楚筠会履行他的话了。

  京都动荡是早晚的事,季老也知道。

  所以,他要在自己走后,再保护施楚筠十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