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74.不能炸 两极端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19 2020-07-19 21:17:32

  裴成抑合上窗户,靠着窗台,双手插着裤兜,目光虚看着地板,脑海里尽是刚刚到一幕,然后向右转头,看着右面的墙,似要把墙看穿。

  因为他知道施楚筠就站在那儿。

  朱莉以为裴成抑是在考虑她的问题,便扭动着腰肢想要过去,问:“裴先生想好了吗?”

  裴成抑撇嘴冷笑。

  哼!

  “不用了。”裴成抑看都没有看朱莉,迈着大步向门口走去。

  “哎,裴先生……”朱莉有些慌急,可能是她说得太直接了。

  裴成抑没有停留,走回了客厅,陆知廷立马站起来走过去。

  “裴少。”陆知廷看出来了他们的合作并不愉快。

  裴成抑直接走了,陆知廷看了一眼后面出来的朱莉,利落干脆地离开了。

  朱莉只能瞪眼干看着两个决绝的背影。

  “小姐。”门口的保镖上前听命。

  “跟着。”朱莉吩咐,她好不容易认定的人可不会轻易放手的。

  陆知廷驾车打算离开。

  裴成抑无声在后座坐着,就这么离开了吗?

  车行驶到庄园路口,裴成抑沉声开口:“绕到后面。”态度却异常坚决。

  陆知廷绕到了庄园后面的空地上。

  “有人跟着。”陆知廷停下车后,看着反光镜对后面的裴成抑说。

  “走。”那就先去解决了。

  只是看着彪悍,也没有什么实力,根本不是陆知廷的对手。

  其实,岱乐庄园的保镖又怎会是纸老虎呢?只是陆知廷的身手高了些。

  陆知廷把被打晕的庄园保镖拖到了墙边,走过去和裴成抑汇合,随后,两人翻墙进去了岱乐庄园。

  本来施楚筠对雷深说的东西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只是没想到,裴成抑也想要那东西。

  “走吧。”施楚筠对一动不动的雷深说。

  裴成抑不是都走了吗,你站在那儿回味什么呢?

  “哦!”雷深赶紧跟了上去,见施楚筠没有往外走,暗自高兴。

  岱乐庄园研发试验基地。

  “就这儿了。”雷深看着门口左侧挂着的牌子上写的字,激动地说。

  不过怎么进去?

  基地四周连个窗户都没有,只有一个门,还是指纹识别的,简直是密不透风啊。

  雷深摸着下巴思考进去的方法,自言自语说道:“这样……,不行。那样……,不太行。”好像都不太行。突然声音变大了些,说:“炸了吧!不行不行,动静太大。”

  其实,雷深就是故意说出来让施楚筠听见的。

  他奶奶的作风他还是了解的,实在不行就炸,心情不好就炸,看不顺眼就炸。

  如果施楚筠说出这句话,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反驳。

  所以,他必须自己说出来,把这个可能给否定掉,让可能变成不可能,打消了他奶奶这个念头。

  果然,雷深说完后,施楚筠的眼神往上飘一点飘。

  她还真就是这样想的。

  雷深戳破了施楚筠心里的想法,不过,她也就是那样想想,炸基地动静那么大,她今晚还是不会去干的。

  那就想其他办法吧。

  本来她也没有打算做主力的,连电脑都没有提出来,这下好了,连密码系统都破解不了了。

  施楚筠慢悠悠地在庄园里晃着。

  雷深替她着急,奶奶啊,这好歹是人家的地盘,您这么悠闲地在别人家散步不太好吧?万一被发现了,我就得狼狈出逃了。

  但是,雷深不敢催,只能自己干着急。

  哎呀,怎么到这种地方了?

  完了完了,看来今晚走不了了。

  这是一间收藏室,收藏酒的。

  雷深仔细看了一眼,还好,大部分都是红酒。

  果不其然,施楚筠开了一罐啤酒,坐在人家的椅子上,开始享受生活了。

  雷深着急,于是灌了自己两杯红酒,嗯,味道还不错,比那天在波塞宫喝的好。

  要是雷深知道,朱莉发现自己珍藏的最喜爱的红酒被偷喝了之后的疯狂神情,他一定不会只评价“不错”两个字的,可能是“好喝”,或者“真不错”。

  施楚筠终于动了,雷深立马飞奔过去,施楚筠看了他一眼,慢悠悠地站了起来。

  猴急什么?

  她自己能站起来。

  出收藏室时,施楚筠顺手从门后的墙上取下了挂着的攀岩绳。

  她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干啊。

  雷深提着的心终于放下去了,他总以为施楚筠要放弃。

  唉,这年头,不拿点儿东西,都不能让雷深放心了。

  两个人又回到了研发基地,不过,这次来到的是基地的后面。

  施楚筠在前,雷深在后,两人先后借着攀岩绳爬到了基地的楼顶。

  这个基地地上只有两层,主要空间是在地下。楼顶是有通风口的,所以施楚筠选择从上面进去。

  裴成抑和陆知廷找到研发基地时,施楚筠和雷深已经进去了,两个人看到了施楚筠留下的攀岩绳。

  裴成抑拉了拉绳子,猜测这可能就是施楚筠留下的,确认固定好后,借力上去了。

  雷深一路跟着施楚筠飞走,心想他奶奶怎么一会儿慢的像蜗牛,一会儿又快得像要起飞呢?唉,真是两个极端。

  施楚筠在走的时候,也在不断地查看,判断那个东西会在哪个位置。

  雷深眼花缭乱的,实在跟不上施楚筠的判断,看来这种动脑的事情只能交给他奶奶了。

  哼,动手的事情也没见你干过啊。

  雷深一路小跑紧跟着施楚筠,突然施楚筠在一扇玻璃门前停了下来。

  现在是在地下三层,通过电梯按钮推断这个基地地下应该有七层。

  雷深不知道施楚筠是怎么判断的,但他知道施楚筠并不是像她之前表现的那样什么都没有准备就过来的。

  电子密码锁自然是难不倒施楚筠的。

  嘀一声,门开了。

  是个实验室,有实验台,实验工具,检测仪器等。

  表面上看上去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不会是找错了吧?

  施楚筠发现柜子下半部分其实是个保险箱。

  “看看,是不是?”施楚筠从保险箱里拿出来一份实验报告。

  “是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雷深就差跳起来了。

  施楚筠倒是有些疑惑,这么重要的东西朱莉就这么放心地把它放在了外面。

  外面是指身外。

  朱莉不是还要用它来换人吗?

  反正是雷深要的,糊弄过他就行了。

  施楚筠看了一眼雷深,怎么像在看一个傻子呢?

  现在的雷深的确已经乐成傻子了,至少像个傻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