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70.又错过 档案馆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47 2020-07-17 22:28:28

  一灰一黑身影,错落。笔直身躯,修长腿,绝美骨相,耀面容。

  错。

  “裴少,施小姐儿住吗?”陆廷指大厅花板。

  里雷曼机场,裴抑特意交代,施楚筠雷曼大楼里暂住吗?如果隐藏行踪话。

  陆廷敢查施楚筠具体位置,确切,自黑狼奋图强,陆廷敢碰施楚筠信息。

  裴抑捏手里卡一一台转,一一敲击桌面。

  “间。”裴抑沉默神,停手,卡递台服务人员。

  管儿住,总儿走。

  施楚筠送走颜忱萧政言人,拿包又打算。

  雷深情愿,:“奶奶,真,凡宫啊?”陪施楚筠凡宫,而怕遇烦人筠臣。

  “钥匙。”施楚筠雷深陪,更强迫。

  大概雷深太依赖施楚筠吧。

  雷深换犹豫儿,立刻坚定站,任何拿钥匙,打算跟施楚筠。

  本就跟施楚筠。

  雷深冲施楚筠嘻嘻一笑,施楚筠扭就走。

  唉,怎真孙子一。

  叮。挨电梯门。

  裴抑陆廷。

  施楚筠雷深。

  又完美错。

  电梯门合一刻,裴抑缝隙里见一抹熟悉身影。

  心里一阵悸,插风衣兜里手随意垂手紧紧握,默默电梯门合,严丝合缝。

  其实,挺。怎面,忍住靠近。

  错便。

  房间里,裴抑站窗,俯视楼,见人身影。

  伦巴。

  伦巴S洲政治心。S洲政治心济心分。

  凡宫S洲皇室世代居住方。

  今S洲皇室哈里王六十五寿辰,生日晚宴凡宫举行。

  施楚筠凡宫自参加哈里王生日晚宴。哈里王认识,自邀请。

  ,施楚筠,一绝机。

  当凡宫政领导注意力放哈里王生日宴,其方就所松懈。

  凡宫面,柏西桥。

  夕阳欲落,晚霞映满。

  桥碧波荡漾柏西河,桥绝世独立美娇娥。

  施楚筠靠白玉桥柱,胳膊搭石柱栏杆,左手捏一罐啤酒,一脚轻踩栏杆底面石墩。白桥缀墨色穿黑衣施楚筠,微仰,桥一端,宛如一幅画。晚霞背景,白桥流水皆陪衬。

  微风吹,拂耳畔丝。温柔!

  “奶奶,始。”青丝掩黑色蓝牙耳机里面传雷深音。

  “嗯。”快始。

  施楚筠一手插风衣兜一手拎啤酒瓶离,路桥一位执笔涂鸦画,画刚刚美景。

  夜幕降临,凡宫面树林里黑。

  施楚筠再次车里,换一身衣服,与之装扮完全相反,白色衬衣,白色风衣,白色牛仔裤,白色运鞋,唯一颜色风衣肩章系黑纹白丝巾,再就。

  月光黑夜树林里,黑车黑衣雷深面,施楚筠亮。

  雷深解,儿扎啊,夜盗种儿该全身黑彻底吗?

  ,习惯施楚筠非黑即白。

  雷深乖乖跟施楚筠翻凡宫。

  终道施楚筠换衣服。

  奶奶果奶奶啊!

  入所建筑清一色,白色。墙角光,挺黑。往里走,哎呀,灯火通明啊,宛如白昼啊。

  ,敢往里走。

  今晚哈里王生日晚宴,所人注意宴厅周围,其方巡视并太严。

  雷深弯腰驼背猫身子掩施楚筠身侧,躲所之处巡查。

  档案馆。

  就施楚筠目。

  档案馆一栋五层大楼,仍旧白色。除一楼值班室亮灯,整栋大楼仿佛沉睡一般。

  施楚筠楼背面跳窗户,雷深亦步亦趋跟。

  栋大楼里面监控被施楚筠改,值班室监控电脑桌面显示安安静静画面,另一栋楼监控画面。

  档案室电子密码锁,施楚筠轻松解。雷深心里比大拇指。

  关住门,今晚,里面便施楚筠。

  一排一排书架,图书馆布局。

  书架面贴标签,M洲、H洲、R洲、F洲、S洲,表示S洲与各洲交流纪,S洲则本州内大记载。

  施楚筠道情,关京,关曾京五大族,关。

  次幽盟技术部蒙尘书架,施楚筠找一张泛黄纸,面关二十六京,施楚筠猜测与京荡关。

  七,季老冒死找施楚筠,临走告诉十内再京。

  记,季老意无意透露,施楚筠道季老情感毫无由。

  道自己非施女儿,仅仅限此,除此之外,一无所。

  ,,施楚筠觉笑,堂堂狱殿CJ,查世任一秘密,却查自己身世。

  就如根浮萍,飘啊飘,何处安?

  施楚筠道,京真秘密,定就关身世秘密呢?

  总觉自己与京千丝万缕清道明关系。

  听季老话,十内踏入京,所其方查。

  与京关系,查。

  兜兜转转七,因季老离,本打算糊涂一世。

  局势,施楚筠道逃掉。幽盟与二十六京荡关,暂舍掉千赦身份单方面舍弃。裴抑暗里针京方面。

  崩溃浑噩,施楚筠,姓施施楚筠。

  承认并真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