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67.老顽童 有好事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203 2020-07-15 10:41:49

  S洲。曼德里。

  “施老师。”萧政言兴奋休息区坐施楚筠打招呼。

  颜忱拉一黑色行李箱萧政言身。

  “分一住?”雷深。

  “一吧。”颜忱觉虽雷深方,太随心所欲。

  “,就间吧,房卡。”雷深示意颜忱,并房卡颜忱。

  萧政言颜忱东西收拾,休息区,施楚筠:“准备?”

  “当准备,放心吧,题。”萧政言信心满满。

  “走吧。”施楚筠准备倒关明IFAA比赛。

  萧政言颜忱虽疑惑施楚筠带哪里,施楚筠决定质疑。

  “走吧。”雷深带跟。

  曼德里西郊,一座小庄园,庄园四周树,种与世隔绝感觉。

  “里环境错,跟世外桃源一。”萧政言评价。

  远远望,庄园门口站一位老人,朝望。

  车停,见老人戴一副镜,一副者模。

  “楚筠。”老人一脸慈祥,仿佛期待久,由心底而生笑,却笑孩子,一种调皮感。

  “老师。”施楚筠宠溺应,真拿当孩子。

  萧政言颜忱听见施楚筠叫老人老师,所,位应该格林斯潘教授。

  萧政言用胳膊肘戳一颜忱,颜忱,表示格林斯潘教授。

  所,应该叫师祖,怎种武侠小感觉。

  “楚筠生吧?错,一表人才。”格林斯潘欣慰,“叫老师就行,老师老师老师。”社计较师公师爷叫法,统称老师就行。

  “老师。”颜忱萧政言恭敬称呼格林斯潘。

  “嗯。吧,件重情办。”格林斯潘笑合拢嘴,意。

  “颜忱萧政言吧?”格林斯潘拿手机,确认一名字。

  “,老师,颜忱,萧政言。”萧政言。

  “。”格林斯潘低微信里联系人,始视频。

  “怎视频?”面人怪里怪气,假装生气,一听就道马歇尔。

  “哎,别急,打嘛。”格林斯潘。

  “表情,奸诈。”马歇尔觉格林斯潘笑十分奸诈。

  格林斯潘收笑,抿嘴,:“吗?”

  “一丑。”马歇尔嘲讽格林斯潘。

  格林斯潘被气,故意镜转施楚筠,:“肯定嫉妒长。”

  马歇尔视频里见施楚筠,:“等等,楚筠儿?”酸溜溜。

  格林斯潘意笑,:“啊。仅楚筠,带徒孙。”,镜又转萧政言颜忱,继续炫耀:“怎?”

  萧政言挥挥手,本马歇尔打招呼,结果就听见格林斯潘:“次比次强啊,人呢。赢。”格林斯潘一脸意。

  萧政言反应,原刚刚叫亦敌亦友炫耀啊。

  争吵半小,施楚筠一句“歇儿吧”结束斗。

  其实老顽童。

  ,格林斯潘收孩子气意,一本:“明比赛用紧张,评委大师叔师伯。”当生,马歇尔,其合研究,陌生人。

  “H洲快二十决赛,次项目备受瞩目,再加楚筠带领指导,拿名次轻而易举。”格林斯潘。

  “施老师当参加?”萧政言一解,施楚筠造诣拿IFAA名次绝话,,H洲几决赛项目,施楚筠参加。

  格林斯潘遗憾,:“。心思儿。”格林斯潘承认施楚筠济领域习研究游刃余,如果心,施楚筠名气比马歇尔高几层,格林斯潘马歇尔,施楚筠心思儿。,放弃济,更抛弃马歇尔人。

  次施楚筠带萧政言颜忱人参加IFAA,格林斯潘高兴,虽施楚筠外援指导。

  施楚筠反应。

  萧政言懂原因,因任性吧,毕竟女神任性资本。

  H洲。云瀛。景华。

  裴抑沉默景华,真拿定意。

  忧郁拿一根烟,火接近烟,突熄灭打火机扔垃圾桶里,手指夹根烟。

  几位大施男人烟鬼,整弄屋里乌烟瘴气,跟仙境似。

  又第一次咖啡馆见施楚筠,施楚筠静静瞪,一儿,,瞪团烟气。当心里一定受吧!?

  裴抑手里烟掰段,随手丢垃圾桶里。

  “订张S洲机票。”裴抑电话通陆廷。

  “。”陆廷道裴抑S洲找施楚筠。

  一区。

  刚接裴抑电话,笑陆廷,裴乾解,:“老大电话笑。”

  “当,。”裴抑决定,陆廷高兴。

  “??陆哥,跟。”一旁裴坤凑。

  “用训练?”怎凑。

  “陆哥,快嘛。听听。”裴坤撒娇。

  “,就裴少S洲。”陆廷轻描淡写。

  “啊?算?”裴坤觉跟儿一,差挺远。

  “唉,懂。”陆廷拍裴坤肩膀。

  “训练方案就,”裴乾一道怎。

  裴坤道意识,补充:“啊,老大该检阅,安排一步计划啊。”

  “裴少,就道怎办?”陆廷责,“裴少调,带带队简单。嗯?”懂吗?陆廷裴乾裴坤人一神,让自行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