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66.季二爷 季三爷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223 2020-07-15 10:41:10

  走之前,裴成抑特地停在那个小医馆门前打量了一番。

  门是用铁链锁起来的,链条都生锈了,应该很久都没有打开过。红漆木门上落满了灰尘,左上角有一大片蜘蛛网。

  链条是松的,推了一下,一股膏药味从门缝里扑面而来。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出什么情况。

  裴成抑盯着门缝,许久,重新关好,插兜离开了。

  陆知廷赶紧跟了过去。

  一路上,裴成抑都在沉默思索着。

  她小时候过得很不好。

  七年前发生了一件大事,她应该还没有走出来。

  七年前,程晋深说他第一次见施楚筠就是在七年前,那时候应该是刚刚发生了那件事,才让她变成那样的。

  还有那副字,也可能就是那时候写的。

  那字,钱万同好像跟他说过……

  “喂,裴总。”钱万同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那副字是什么时候的?”

  “啊?三,四年前,您拿回来的啊。”今年应该就四年了。

  裴成抑没有回应,他当然知道他什么时候拿回来的。

  “裴,裴总。”怎么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啊。

  “她的原话。”裴成抑语气不带一丝起伏。他想听的是施楚筠说的原话。

  她?谁?哦!

  “少,少夫人说六年了。”钱万同绞尽脑汁地回想当时的场景,怎么就记得这三个字?好像就这三个字啊。

  “喂,裴总……”被挂了。他应该没事吧。

  六年,那今年就是七年了。

  所以,应该是季老出了事,与施楚筠有关,她当时到了崩溃边缘,写了那四个字,只是不知道怎么到了颜老的手里。

  之后,就是程晋深见到的,施楚筠说要抽骨髓不打麻药,恐怕只是为了用痛来麻痹自己吧。

  最后,就是纹身男说的施楚筠被卖了,他们没有要到人,结果被打了一顿。她当时的心思应该不在这些混混身上,要不然,他们现在也不能活蹦乱跳的。

  所以,关键还是七年前季老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来,人应该不在了。

  怎么查起?

  对了,颜老。颜老从哪儿得到的那四个字?

  “先去裴家。”裴成抑对打算转弯的陆知廷说。

  他要先问问裴玖季家的事,说不定季老会是季家人呢?

  陆知廷没有跟裴成抑上楼,在客厅里坐着摆弄裴玖的棋盘。

  书房里。

  “季家二爷会医术?”裴成抑问裴玖。

  “不会。”裴玖很肯定。“茂中的心思在外交上。是在飞往M洲谈判的时候,飞机失事,不幸身亡。”季茂中殉国了,他是个外交天才,可终究没有躲过这一劫。是人为的,他们都心知肚明。

  “而且,是在京都动荡的前一年出事的。”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裴家颠权,京都动荡的前兆。

  那季老就不可能是季家二爷了。

  “季家三爷……”裴成抑开口,可是季家三爷的年纪对不上啊。

  “兆中就是经常跟在我们几个身后的小屁孩,只比你爸大几岁。他倒是对医学很感兴趣,天天缠着老钟带他去医学院,后来,他也学的医学,只不过他没有进医学院,说是要自己开辟一条新路,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裴玖回忆着,不禁露出了笑。

  他还记得季兆中胸有成竹地说这话时,他大姐季慧中在旁边打趣他,说到时候让你姐夫给你打下手。季兆中笑得看不见眼,让他姐说话算话。反正他姐夫也听他姐的。

  那时候多好啊!

  “兆中离开时坐的那趟飞机也出事了。”唉,难道这就是天命?季家两个儿子皆毁于坠机?“只是遇难者名单里没有兆中和季昶。季昶就是季家三爷的儿子,当时也就四五岁。”正因如此,裴玖才会和颜回卿抱着希望,希望季兆中和季昶逃过了那一劫,可是二十几年了,他们始终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季兆中的消息。

  裴成抑想不通,难道他真的想错了?那个季老真的不是季家人?可他对施楚筠的感情不一般啊,难道只是巧合?可能是看顺眼了?

  他刚开始不也看施楚筠不太顺眼。

  他真的看走眼了。

  施家没有人了,可他对施家的恨意没有消除。

  只是施楚筠的真实出生年月也成谜了。

  裴成抑现在认定了施楚筠就是钟家的孩子,就是他说要娶的妹妹。

  “楚筠是钟家的孩子。您也觉得很像,是不是?”裴成抑是问裴玖,可他很肯定。

  很像,尤其是那张合照上的人。

  季慧中的气质,钟骥的眉眼。任谁一眼都能看出来的,施楚筠和年轻时的季慧中和钟骥长得太像了。

  裴玖沉默了,他很想肯定的,他在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他甚至比谁都想。可真到了嘴边,他又说不出口了。

  他愧对老朋友啊,二十几年了,钟家和季家的孩子一直都在,可他就是没有找到,没有尽过一份力。而且,还在自己跟前受了苦。百年后他要如何去地下面对老朋友啊?

  裴玖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出神。

  裴成抑无声地出了书房,下楼来到了客厅。

  陆知廷已经自己跟自己较上劲了,一手执一子,绞尽脑汁。

  “裴少。”反正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干脆把棋子全收了。“裴离刚刚来电话说,查到施小姐昨天晚上到了S洲雷曼机场,应该还在曼德里。”

  “嗯。”裴成抑没有陆知廷想象的那样兴致满满,反而靠在沙发上,把腿放到了桌上,一点儿要动身的迹象都没有。

  不追妻了?

  陆知廷很想问问。

  裴成抑还在想,施楚筠丢给他离婚协议书,离他远远的,就是不想见他吧?那他还要去她面前惹她不高兴吗?

  裴成抑闭着眼,皱起眉头思索。

  她的过去很苦,心理素质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大,所以他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的。

  或许,离婚了才好。这样他们之间的契约婚约才算结束。他可以重新追求她,成为真正的夫妻。

  但前提是,不能让她不高兴,惹她不开心。

  从此,他有了小心翼翼呵护的人儿了。

  楚筠,回来吧!

  这是他的心声。

  你能听到吗?

  大洋彼岸的施楚筠正被雷深拉着诉委屈呢。

  施楚筠面无表情地听完了雷深的哭诉,问:“说完了?”

  “嗯。”委屈巴巴。

  “走。带你去教训他一顿。”施楚筠面无表情地就要往外走,像个带着被欺负的弟弟去报仇的姐姐。

  “昨天为什么不直接教训?”雷深问。

  “你又没说。”施楚筠停下脚步,将胳膊抱在胸前,靠着走廊的墙壁说。

  “我,”我怎么知道?好委屈啊,怎么办?

  “下去接人。”萧政言和颜忱他们两个快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