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65.季老头 七年前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77 2020-07-14 14:54:33

  四位大聊,顾陆廷裴抑,一股脑儿聊尽兴。

  陆廷干脆蹲听八卦。

  “赌鬼,大半夜听口子面吵架。,听骂小贱妮子,用贱丫,,早道就该买,再,就卖村,记。”白大。

  裴抑听小贱妮子,眸寒光顿,攥紧拳,怒火烧。

  大投入,完全忽略裴抑存,陆廷感受裴抑身寒气怒意。

  “常虐待,?”陆廷道怎口。

  “亲见,,见小丫常鼻青脸肿,胳膊腿淤青断。”蔡大。

  “仅呢,丫,闺女一,大月,长瘦瘦柴柴,黄巴巴,感觉一碰就碎,真道伤伤骨,落病根?等纪,坐轮椅,或者直接瘫床?”张大。

  陆廷觉自己入冰窖,打冷颤。

  施小姐原惨吗?怪见笑。

  “,一怪老,真被打坏。”蔡大。

  “怪,老?”陆廷疑,怎又怪老?

  “就拐弯栋楼,小医馆。老怪人。”王大往指指。

  “怎奇怪?”陆廷奇。

  “心气高,行,,处挑刺。,医术真。”白大。

  医术?裴抑抬眸。

  “一次儿子摔断腿,医院接骨手术,结果,季老一,就治,结果膏药一星期就差,省少钱呢。”蔡大接话。

  姓季?老姓季?

  怎姓季呢?

  “姓季?”裴抑似自言自语。

  陆廷捕捉信息,:“姓季吗?”

  “啊,姓季。私底叫怪老。”王大。

  “施女儿呢?”刚刚季老认识施楚筠吗?

  “挺冷淡,倒小丫错,见偷偷塞小丫糖呢。”张大。

  ?

  “季老大纪?”

  “差纪,二十几。”白大。

  “,季老哪儿?”或许季老里道更东西。

  “,六七吧。道怎,就突见。”蔡大。

  “见?”陆廷疑惑。

  “啊,里,见门灰蜘蛛网吗?”白大。

  ,太注意。

  “六七,突见?”陆廷再次确认。

  “应该六,快七,差。”蔡大细算一。

  扯远,赶快。

  “口子呢?”重施儿。

  “死,死几。”白大觉晦气,又畅快。

  “施男人先死,欠赌债被捅死。结果,女人气全撒小丫身。”王大实怜十岁小丫。

  “,女人生病,见穿病号服几次,一次几纹身男人敲门,交人,拿。当敢。”王大继续。

  裴抑道,施楚筠卖。

  “呢?”陆廷。

  “?就见,几就住里面人搬。”王大就住门,情稍留意一,敢。

  “哦,。女儿叫施楚筠?”虽道一定施楚筠,必须才真安心。

  “楚,筠。”张大嘴里念叨遍,“叫楚筠。怪老呢。粗人,桃啊,花啊,哎,老施闺女楚筠,真听,让闺女一听名字,结果荷花,莲花,梅花挺吗?真!”

  名字,医生?

  怎姓季呢?

  “见吗?”陆廷继续。

  “送儿子小,常见小姑娘背黑色大书包低往校走,初就怎见,道?”蔡大。

  “,就女儿隔壁班,女儿跟几次,常逃旷课,校脸身伤,校叫长,通报批评除。闺女心,叫长,让顶替。几次,静。”王大。就住门,闺女小叫施楚筠吃饭,半道儿被施女人揪,闺女就敢。

  “几见啊,每见就站街口,,话,小医馆。穿黑色儿衣服。站一,站一午,反黑才离。”白大用手膝盖处比划一。

  “一,,一次楼顶收衣服,见一穿黑色长大褂闺女,就坐房檐,外,小医馆方。呢,吓赶紧话,话。吃完晚饭,再,走。”张大。

  “几?”陆廷。

  “几?次见楼顶,应该六吧?就小医馆关门第二。”张大。

  “真奇怪。施,莫名其妙搬几男。怪老道怎,就突消失。每小丫。”白大,越越觉恐怖,鸡皮疙瘩。

  细思极恐。

  “每大概?间一吗?”陆廷。

  “楼顶次十月左右。”

  “见十月,。”

  十月。

  因十月生让难忘怀?

  六,就七十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