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64.离远点 抱来的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306 2020-07-14 13:56:04

  波塞宫晚宴筠臣施楚筠设,雷深一定让。

  雷曼机场雷神,筠臣早就道,虽掌握整S洲情况,曼德里轻而易举。所,雷深入曼德里范围,筠臣就道,立刻始准备晚宴。

  晚宴除施楚筠雷深,筠臣一群狐朋狗友,及带女伴。

  与矫情撒娇女子比,施楚筠就高傲女王。所,场男士纷纷施楚筠投“欣赏”目光,碍筠臣坐施楚筠旁,敢靠太近。

  除此之外,一原因,就施楚筠高冷,人难接近感觉。

  ,与无术纨绔子弟比,雷深就一谙世俗纯洁小白兔,见惯名利场所女子所喜爱一款。所,雷深一人喝闷酒,妖媚女人搭讪。

  “位先生,怎一人喝闷酒啊?伤心,如跟,解语花,一定帮解决。”一穿红色吊带礼服女人胳膊搭雷深肩膀,靠雷深坐椅子,身体往雷深身蹭,魅惑语气,吸阳气妖精。

  雷深觉浑身自,皮麻,鸡皮疙瘩,便放酒杯,身离远儿。

  红衣女手雷深肩膀搭,察觉雷深离,手掌一用力,半雷深按,妖娆:“哎,先生急离嘛。”

  “,。,添杯酒。”雷深磕磕绊绊,实因一女人离近,施楚筠特例,亲奶奶。

  “添酒啊,跟就行。”服务员端托盘桌,红衣女打响指,服务员走,红衣女手指捏一杯红酒送雷深面,:“呐,酒。”忘夸耀一番,“就解语花嘛,,酒,题解决,就再皱眉。”红衣女就用修长手指抚摸雷深皱额。

  就女人手指快触碰雷深额,红衣女手腕突被一大手狠狠抓住,,狠狠甩。

  红衣女穿细高跟,站稳,踉跄步,愤怒,手,刚刚抓手竟威廉。

  “威廉王子,原啊。”红衣女忐忑。

  “离远儿。”筠臣带怒意,咬牙。

  “,。姐妹叫,先啊。”红衣女忐忑找借口,立马逃。

  雷深,手抱一酒杯。

  生气呢?

  “。”筠臣用神示意一施楚筠位置。

  “。”雷深委屈巴巴。叫,就啊!面子。

  “带楚筠花园逛逛。”筠臣立马换一副调戏嘴脸。

  闻此,雷深连滚带爬跑施楚筠旁,坐。依旧朝一。

  倒雷深逃似静,让施楚筠朝筠臣一,又一低玩手指雷深。

  筠臣一瞬低落,立刻换纨绔子弟儿,随手拉位美人舞池央跳舞。

  夜色,雷深跟施楚筠坐车。

  第二。云瀛。

  “裴少。”陆廷刚飞机,就赶景华。

  “嗯。”

  “陆少吃早饭吗?”虹嫂刚收拾完碗筷。

  陆廷一面无表情裴抑,咽一口口水,虹嫂:“用。”

  裴抑急叫一定重。

  “壁镇。”裴抑坐车车陆廷。

  车气氛严肃,陆廷面小心翼翼车,穿裴抑心情坏。

  “,走?”裴抑突口,音低沉,略带伤感。

  陆廷大脑飞速旋转,接受消化裴抑信息。

  ,应该指施楚筠。

  走?往哪里走?

  道啊。

  “啊?啊!嗯!”陆廷一该怎答。心里怦怦直跳,握方盘手心满冷汗。

  ,就,挺突。

  关键道答案。

  一捉摸透,一行踪定,夹间真受。

  昨小区楼,几老人一块儿坐聊,几小孩儿一玩闹。

  见陌生人走,小孩子道害怕,玩闹跑陆廷跟,围打转。

  陆廷蹲,变戏法似掏几颗糖果,逗几小孩子玩。

  聊老人,赶紧自孙子孙女叫。几老人间就一位昨跟裴抑话妇人,见其一人昨,往。

  陆廷笑嘻嘻走,:“大,坏人,亲戚住里,打听一,恶意。”

  妇人见陆廷算善,似位凌厉,昨位就凶神恶煞,而且,陆廷表明意,就放戒备。

  其几位老人本就位妇人戒备,所,就十分热情:“打听?儿住半辈子,道告诉。”

  “,就谢各位大。”陆廷笑答谢。

  裴抑走近步,站缘侧耳朵打算认真听讲。

  陆廷歪一裴抑,继续带笑,:“打听楼301住户。”

  “301?王嫂,面户吗?”一位穿深红色外衣姓张老人。

  “唉,就几混混。”王嫂,显太待见户人。

  “住户楼,半夜睡,叮叮当当闹腾,敢敲门。”一位银白色白姓老人抱怨。

  “嘘,小儿,小心听见。”另一蔡姓老人。

  裴抑昨道。陆廷,裴抑使色。

  陆廷赶紧换一题:“户人呢?一女儿吗?”

  “户姓施,女儿外抱,人偷,反亲生。”张大。

  “道哪儿抱吗?”

  “咱就道,人。而且口子相处人,话。”白大。

  “脾气?”

  “一般。男人烟鬼,一次买菜,门关严,就朝里望一,哟,跟仙境似,清。”王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