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63.杂物间 波塞宫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202 2020-07-13 14:36:37

  纹身男神迷离,仿佛又视施楚筠死亡凝眸。

  黑狼握握拳,手指咯吱咯吱响纹身男拉实。

  “人被打伤,钱人,自咽口气,所就女人解决。”纹身男,语气狠少。

  施楚筠走之,几人就女人药管拔,拿枕捂断气。反活几。而且,规医院,手解决当手解决。

  其实就凑自己医药费,施楚筠卖。

  “收钱,人死,房子就算抵。”纹身男觉房子占。

  “完?”黑狼。

  “完,完。”纹身男一子又气势。

  “漏掉?”黑狼继续。

  纹身男认真,真,:“。”

  “里面东西?”裴抑口。道里留施楚筠痕迹。

  “值钱东西。”破屋子里连床破,值钱玩意儿。

  裴抑身四周,一卧室,一厨房,一卫生间,一杂物室。

  施楚筠住哪儿?

  杂物间?

  裴抑死死盯杂乱堪,掉墙皮杂物间,眸底幽黑。

  里找一儿施楚筠生活痕迹。

  ,谁高冷孤傲施楚筠跟一间掉墙皮杂物间联系。

  或许,才最。应该住种方。

  裴抑转身离,站门外,久久平复。

  女人死,否则,裴抑一定让尝遍一区所酷刑,慢慢折磨至死。

  隔壁小孩子哭拉裴抑思绪,裴抑瞟一位妇人门,抬腿楼。

  一路,裴抑停止象猜测。

  程晋深第一次见施楚筠大,难道因件,施楚筠情绪才?

  程晋深七,件应该六,差一间。

  而且,跟女人关系应该,又岂因件而伤心?

  七究竟生?

  明再一趟,跟话位妇人一定道,反应激烈,避而谈。

  S洲。曼德里。

  傍晚,施楚筠S洲。

  S洲雷神机场,就免麻烦。,雷深跟施楚筠,让F洲批机场。大F洲西部,。

  雷曼机场大楼面几层宾馆,所,直接住雷曼大楼里。

  雷深觉处,就自己盘,虽往大威廉方,一定,老爹掌权。“雷”字面挂,就盘,安心。

  ,雷深太乐观。最结果。

  “雷深,楚筠呢,波塞宫设宴,一定啊。”威廉,真,雷深打电话。

  “,,,敢?”急激就一句气势话啊。

  “行,自己跟楚筠。”威廉挂电话。其实,故意打雷深气,楚筠当亲自通。

  “哎,死筠臣,敢挂老子电话。”雷深挂掉通话手机骂道。,无力瘫沙。吧,。人盘,反抗。

  滴一,消息。

  又筠臣嘲笑吧?

  雷深,手受控制够被刚刚扔一手机。

  ,筠臣,施楚筠。

  亲奶奶:走,吃饭。

  雷深一鲤鱼打挺站,刚刚筠臣阴霾立即烟消云散。

  S洲气温,施楚筠换件白色雪纺衫,黑色风衣,衬衫袖子包风衣衣袖挽手肘处。黑色长裤,腰系黑色皮带,衬衫掖腰里。脚踩黑色高跟鞋,戴黑色墨镜。

  雷深小弟一跟施楚筠,一脸期待:“哪儿吃饭?大餐?”

  施楚筠应,径直走一辆加长版黑车,车门车,站保镖,戴墨镜。

  雷深摸摸自己干干净净脸,怎刚刚门就戴墨镜呢?

  ,雷深才反应,谁车?

  靠?筠臣车?

  雷深暗自骂筠臣,车波塞宫。

  真路。

  曼德里S洲济心,筠臣波塞宫位曼德里郊外,周围望尽草坪,就一片广阔大草原。

  “哦,楚筠,等久,欢迎美丽波塞宫。”一鼻梁高挺,窝深邃,穿燕尾服,身高挺拔轻男子十分热情走欢迎施楚筠。

  就波塞宫人,筠臣,S洲皇室皇子威廉。

  雷深施楚筠身一劲朝筠臣翻白,嗤之鼻。

  筠臣带施楚筠入专门准备晚宴,故意慢施楚筠一步,微笑雷深:“深深用客气,自己随便逛,就当自己。”完之,意味深长雷深一,转追施楚筠。

  雷深气咻咻站原,抿唇,瞪筠臣背影,受委屈小媳妇。

  死筠臣,怎收拾?

  今就逛逛。哼!

  雷深面宴桌旁站,直直瞪站施楚筠旁笑筠臣,胡乱抓桌心,塞嘴里,睛仍旧瞪面人,咽,又抓东西塞嘴里,嘴巴塞满满,腮帮子鼓条金鱼,气呼呼表情,又一生气小猫。

  “咳咳!”太干,噎,弯腰全吐,拿桌高脚杯往嘴里灌一口。

  面人见雷深弯腰,竟停顿一,脸笑容一刻僵硬,似遥望面人。

  雷深喝口红酒,顺顺嗓子,干脆坐面情况。

  筠臣见此,继续微笑施楚筠搭话,之自,控制住自己神,往瞟一,见雷深又抬酒杯低喝一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