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50.打黑拳 幸运儿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64 2020-07-07 09:39:31

  那条通道很黑,是个下坡路,越往里走越宽。很长,按照高度算,应该是地下五层了。

  渐渐有了亮光,人声也越来越嘈杂。到头了,左转,入眼一片人,随意的坐着站着,有人欢呼叫好,有人唉声叹气。

  这个地方很大,很开阔,所有人围成一个大半圈看向一个擂台,有人在上面比赛,擂台后面的墙上放着很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着实时战况,大到无论你站在哪个角落,都可以看清屏幕上面的结果。

  程晋深觉得这不是什么正当地方,施楚筠怎么会知道这种地方?

  “走。”施楚筠叫上程晋深,从人群后面往里面绕过去。

  最里面有个下注的桌台,被人群挡住了,在外面没有看到。

  程晋深想,施楚筠对这里这么熟悉。

  “下点白。”施楚筠让程晋深下注黑方,且全胜。

  桌台是按照八卦设计的,有黑白两方,对战双方分别穿黑白两色战服,赌的是下一场比赛的输赢,每场比赛分三局,按照三局两胜的获胜规则判定结果。

  外圈的黑色,即片黑,代表黑方获胜,且仅表示三局两胜;外圈的白色,即片白,代表白方获胜,且仅表示三局两胜。黑色中的白色,即点白,代表黑方三局全胜,或一局即胜;白色中的黑色,即点黑,代表白方三局全胜,或一局即胜。

  一局即胜的意思是,强大的对手会将对方打趴,不给他参加下两局的机会。

  当然,前两局获胜的一方可以选择是否继续第三局。下注点黑或点白的人自然是支持第三局的。但第三局的结果也有可能出乎他们的意料。

  程晋深迟疑地掏出一张卡,一把被施楚筠夺过去,扔在了黑卦上的点白中。

  “坐那边,等着。”施楚筠扔给程晋深一罐啤酒,手里还有一罐,抬下巴示意程晋深坐过去。这是她刚刚从旁边酒架上取的。

  等她出场。

  程晋深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啪地一声把啤酒拍到了赌桌上,拉着施楚筠的胳膊就往外走,卡也不要了。

  “走,回去。”程晋深沉了脸,硬拉着施楚筠回去。

  她这下午才刚出院,晚上就过来打架,打得还是黑拳。

  施楚筠抽回了自己的胳膊,程晋深肯定是捉不住她的。

  然后,命令般地说:“看不起人?让你等着就等着。”

  施楚筠丢下程晋深,走了,去后台准备上场。

  没办法,程晋深只能挤到了最前面,万一有什么不测,他直接冲上去,把人给救下来。

  “比赛结束,白方三局两胜,片白。”一个穿着正装的年轻男子上台宣布结果,后面四个人抬着两个担架把刚刚比赛的两个人抬了下去。

  这里的比赛很残酷,有人下不了台,有人终身残废。这里没有人情,只有输赢,从上台的那一刻起,要么坚持到最后,要么早早收场。

  结果宣布结束,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就是赌。

  有人赌钱。有人赌命。

  在欢喜忧愁中,下一场比赛开始了。

  刚刚上台的主持人宣布:“华历853年,第1111场。黑方,Ly,”底下瞬间安静,然后有了交头接耳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沸腾,齐喊:“Ly,Ly,Ly……”主持人看到这两个字母时,也是很不可思议,几乎是颤抖着读出来的。

  程晋深站在最前面,不明白这种状况,一声声的Ly进入他的耳朵里。

  难道Ly是……?他不敢想下去。

  终于,台下的声音小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安静地可以听到旁边人的呼吸声。

  “白方,毒娘子。”主持人宣布完毕。

  台下仍旧没有人说话,都屏气凝神地等待着Ly的出场。

  后台与擂台的通道口被一个黑色的帘子挡着,所有人都感觉快要将帘子瞪穿了。

  万众瞩目,一只带着黑色拳套的手拨开了帘子,赛袍过膝,膝盖处的红色吸引了台下众人的目光。没错,这就是他们期盼的Ly。

  一个穿着黑色赛袍的人走了出来,赛袍连帽被她扣在头上,遮住了大半张脸,从台下只能看到她的下巴。

  她的气场很强,初级选手是不敢直视的。

  但程晋深知道,这个人是她。她的气场一直都很强。

  施楚筠走到擂台中间,程晋深才看清,衣角那里的红色绘的是一朵花,血红色的花,如欲滴的鲜血。

  这花就是Ly。

  台下人都知道那是Ly的标志,那个一路血杀各级地下拳场的Ly用血绘的标志。

  施楚筠站在擂台中间,台下再次响起整齐的呼喊声:Ly,Ly……

  喊声中,毒娘子甩了一把帘子,忍着气出来了。这是气他们只识Ly,不识他毒娘子。哼,那就让你们看看我毒娘子今天是怎么把她打趴下的。

  毒娘子出来后,呼喊声一下子变成了一阵一阵的嘲笑声。

  笑什么?

  笑他明明是个五磅三粗的汉子,偏偏取个娘里娘气的毒娘子名号。

  施楚筠身高168CM,体重50KG左右,披着宽松的赛袍,显得很是“娇小”。

  毒娘子站在施楚筠旁边,更显得魁梧了。

  还笑他,要是这么大个个子,连矮你快两个头的人都打不过,那你就真的“名声在外”了。

  程晋深知道施楚筠身手不错,但他没有见过施楚筠真正的实力,看到施楚筠的对手是个莽汉,顿时替她捏了一把汗,已经做好了随时冲上去的准备。不过,已经不是把她救下来了,而是,冲过去替她挨一拳。

  比赛开始了,所有人都闭了嘴,定定的看着台上的比赛,准确的说,他们都是在看Ly。

  对于他们混迹地下拳场的人来说,看Ly的拳赛比抢叶上的演唱会门票还要难。

  叶上是H洲娱乐圈当红男歌手,他的演唱会门票几乎在开售的一秒内就被抢光。而且抢到抢不到,完全靠运气和网速。有钱?没用。曾有个富二代一掷五百万在网上求一张叶上的演唱会门票,没有一个人换。

  可地下拳场的人认为,叶上的演唱会门票好歹是知道什么时候卖的。而Ly的拳赛,没时间,没地点,没有一点儿消息。叶上的照片在网上随便一搜,铺天盖地的都是,帅气的,阳光的,硬核的……各种风格的都要。而Ly的照片,别说照片了,他们连Ly的侧脸都没有见过,更别提正脸了。

  Ly这两个字母只存在于地下拳场,刻在每个拳手和赌拳人的心中。

  如果说,看叶上的演唱会靠的是运气和网速的话,那么,看Ly的拳赛只能凭运气,彗星落地的运气。

  今晚,在场的都是幸运儿。

  除了,不一般的……毒娘子。

  

暖欲眠

回过去看了两章,觉得自己写得好黑暗,好压抑啊,呜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