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47.砍劈揍 回家了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17 2020-07-05 10:27:53

  施楚筠告诉了程晋深自己的位置,程晋深恨不得马上飞过去。

  程晋深开车去云瀛中心医院,每近一步,他对裴成抑的恨就更深一分。

  虹嫂和徐婕进来的时候,施楚筠已经换好衣服,正坐在沙发上。

  衣服是虹嫂从施楚筠房间里拿的干净的。

  “楚筠,感觉怎么样了?”徐婕温柔地问。

  “没事。”施楚筠没有什么表情,依旧冷冷淡淡的。

  徐婕内心还是一揪一揪的痛,忍着不被看出来,说:“妈,妈妈对不起你。”还是忍不住落泪,哭了。

  对不起,一是因为裴成抑,二是因为她还没有找到医治方法。

  虹嫂不明情况,安慰道:“夫人,没事了,少夫人已经没事了,少夫人后福还多着呢?”明明是安慰徐婕,结果虹嫂说着说着也哭了。

  施楚筠目光放在地板上,不想管这些事。

  程晋深到了医院,下车开后备箱,拎出了那把斧头。一路拎着从大厅进电梯,出电梯进楼道。

  程晋深黑着一张脸拎着斧头的样子,吓到了许多人,他们都以为是来找事的,前台的护士慌忙给保安打电话,不放心又打了110,说是来了个恐怖分子,拎着把斧头,坐电梯上去了。

  程晋深一眼就认出了坐在外面的裴成抑,拎着斧头就砍了过去。

  裴乾没想到这么一出,冲上去抓程晋深的胳膊,一斧歪了,没有劈到。

  “王八蛋,裴成抑,老子今天跺了你。”程晋深一天一夜没合眼,也没怎么吃东西,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就把裴乾甩了出去,要再去砍裴成抑。

  裴成抑没有动,没有反抗。

  听到情况的医生护士都过来了,有几个男医生壮着胆子上前拦住了程晋深,裴乾趁机夺走了斧头。

  虹嫂听到外面乱哄哄的就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看到一个人抡着斧头被好几个医生拦着,怒气铮铮地要砍裴成抑。

  施楚筠知道是程晋深来了。

  程晋深斧头被夺走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急红了脸,裴成抑他是一定要揍的。

  五个男医生没有拦住他,程晋深冲过去,一拳砸在裴成抑脸上,揪住裴成抑的衣领,把他抵在墙上。

  裴成抑任由他揪着,眼神迷离无神,嘴角有血迹流出。

  “你虐待她。你知不知道她是我们放在手心宠的宝。你不配。”程晋深恶狠狠地瞪着裴成抑,咬牙切齿地说。

  “哐”,又给了裴成抑一拳,众人拉开了程晋深,程晋深扔下一句话,说:“你永远不配。”

  裴成抑用大拇指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呵”,咧嘴一笑,他是不配。

  裴乾在人群外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看着不可一世、睥睨一切的裴成抑被揍得毫不还手。

  虹嫂心里干着急,插不了手,折回去,对徐婕说:“夫人,少爷被打了,您快过去看看,他是什么人啊?”

  徐婕不着急,仍旧静静地坐着,冷着脸说:“他自找的。”活该被揍。

  程晋深心里惦记着施楚筠,揍过裴成抑后,他就去找施楚筠了,剩下的他以后要慢慢打回来。

  在进去之前,程晋深在门口顿了一下,他想不到施楚筠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从来没有见过施楚筠受伤的模样。

  缓缓推开门,脚步极其坚定地往里面走,因为他要带施楚筠回去。他是来带施楚筠回去的。

  施楚筠抬头,看到了程晋深。程晋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正坐着等他的施楚筠,无声息地上下打量了一遍。

  程晋深笑着对施楚筠说:“回家了。”这一刻,他眼里只有施楚筠,还有对她的心疼与温柔。

  施楚筠嘴角微动,望着程晋深说:“嗯。”

  徐婕从程晋深推门进来目光就一直在他身上,她看出了这个人对施楚筠的爱护和温暖。说实话,他比裴成抑好。她承认,她都能感受得到。

  听到施楚筠答应要走后,徐婕知道自己不好挽留,可是还有可冷因呢,她不能拿施楚筠的命冒险。

  再三犹豫后,徐婕开口:“楚筠,可不可以,先留在云瀛。”她不知道程晋深是谁?也不知道程晋深要把施楚筠带到哪里去?可是,万一可冷因发作了怎么办?她不知道那东西什么时候发作,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果。但她要能够及时救助施楚筠。

  留在云瀛?她还没有想过要去哪儿。

  “不用了。我自己家的人,我自会照顾。”程晋深冷冰冰地说,自己家三个字咬得极重。

  施楚筠没有回应,站起来打算走。

  程晋深不同意也在徐婕的意料之中,可她心里真的着急。

  “那楚筠,再留一份血样,我看看你恢复得怎么样?”徐婕拉住了施楚筠的胳膊,看着她说,眼里满是期待,期待施楚筠肯定回答。

  其他各项检查都已经做过了,没有任何异常。可是,血液里有可冷因的事只有她和姚焕知道,她需要再取些样本,看看退烧后是怎样的?还要找到医治方法。

  施楚筠默认了,留下一份血样,走了。

  裴成抑靠在墙边,垂丧着头,眼睛扫过地上施楚筠走过的地方,然后踩着施楚筠走过的地方有气无力地走了,看不出一点儿气势。

  裴乾在裴成抑身后十步的位置跟着,看着一向威风凛凛的裴成抑仅仅在一天一夜后变成了如行尸走肉一般。

  他不知道裴成抑和施楚筠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看出了裴成抑对施楚筠的担心和愧疚。对于施楚筠,他是佩服的,对于现在的裴成抑,裴乾是难过的。可裴成抑的事,他无法插手,也不敢插手。

  夏天醒来后,发现车已经停了,趴到车窗上向外看了看,现在是在医院楼下,程晋深不知道去哪儿了。

  夏天怕自己走远了,程晋深突然回来找不到他,就自己在车周围转了转,没有发现程晋深的身影,他知道程晋深一定是去找施楚筠了。

  “不会是楚筠阿姨受伤了吧?”夏天蹲在车一侧的地上,小手托着腮,嘟囔了一句。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行色匆匆地从他眼前经过。小脸上满是悲伤。

  一道阴影晃到了夏天头上,夏天阴郁地抬起头,立马开心了,大喊:“楚筠阿姨。”

  是施楚筠走到了正蹲着想事情的夏天面前。

  夏天跳着过去,抱住了施楚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