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42.没有醒 徐婕怒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08 2020-07-03 14:15:37

  程晋深又一夜未眠。

  虽早就知道自己施楚筠结果,知道施楚筠嫁人,每每,心里少些失落。

  承认,真难做。已经试放。但裴成抑若真欺负,绝对放。

  明明施楚筠当作妹妹待,施楚筠一人,意识认与裴成抑无关施楚筠。

  真放,做一哥哥。按捺住给打电话心。

  程晋深一晚施楚筠真事。

  裴成抑见施楚筠烧厉害,敢耽搁间,就离景华最近一医院,先烧退,再转徐婕边。

  施楚筠病情引整科室关注,所任医师,一直认爆表高烧,人肯定被烧傻,知道已经高烧久。

  裴成抑知道。

  一群医生围施楚筠治疗,裴成抑已经吩咐裴乾云瀛心医院安排。

  裴乾听裴成抑语气,嘶哑声音,感受裴成抑急,却象裴成抑急子。裴乾敢,扔手筷子夺门而,裴坤一脸解问干啥啊,及回答。

  半小,所降温方法用,见施楚筠退烧。

  裴成抑忍怒火,脸色黑吓人,所医生敢大声喘气。

  施楚筠身边,仍旧昏睡醒施楚筠,竟红眼眶,心滴血。

  ,抱施楚筠走。

  裴成抑用医院急救车,因开更快,握自己手里才最靠。

  裴成抑告诉虹嫂哪医院,虹嫂徐婕所医院,拿行李直接打车云瀛心医院。

  医院,虹嫂直接台询问房间。

  “查。”台护士对虹嫂。

  “裴成抑呢?”虹嫂又报裴成抑名字。

  “。”

  “。”怎呢?“啊,谢谢啊。”难道少爷医院。

  虹嫂知道接该怎办,知道究竟发生什事,应该施楚筠事。

  施楚筠事大事啊,一定告诉徐婕。

  虹嫂决定找徐婕。

  “楚筠事?现哪儿?”徐婕听完虹嫂话,又气又急,偏偏裴成抑手机又人接。

  徐婕急匆匆办公室,小跑楼,急救科查,,住院部查,。“啪”一声,拍台柜台。

  虹嫂一路面跟跑,第二次见徐婕生气,第一次三。

  就徐婕打算再其科室,正见拿手续单里面往台走裴乾。

  “裴乾。”徐婕耐烦。

  “夫人。”裴乾竟被徐婕给撞见,一儿实情啊,夫人应该知道吧。

  “楚筠呢?裴成抑带哪儿?病呢?”气死徐婕,裴成抑带生病施楚筠哪儿?

  裴乾徐婕竟知道,“老大应该路,让先办理手续。”

  “路?”徐婕大喘口气,裴成抑路?生病哪耽搁啊,居路。

  徐婕往外走,门口接人,脑子里怎就生一儿子。

  快,就一辆车急刹徐婕面。

  “楚筠怎?”徐婕打开车门,心急如焚。

  裴成抑施楚筠抱,施楚筠穿医院病号服。

  由于刚刚病例已经传云瀛心医院,所医生护士已经准备。

  真,所医生些吃惊。推翻之所假设,重新制定方案。

  “徐任,先别急。”施楚筠治医师见徐婕全程盯,急字刻脸。

  “怎急,再烧,人就烧糊涂。”真敢象,“血液检测结果?”一医生角度分析,徐婕知道高烧简单。

  “再等等。”一护士回答徐婕问题。

  真等。

  徐婕回施楚筠病房,转,自己亲自化验。

  徐婕施楚筠胳膊抽一小针管血,放心,自己亲自化验化验。

  血放回本袋,给施楚筠整理衣袖,徐婕瞥施楚筠左边脖子一块青,被松垮衣领遮盖一大半。

  徐婕扒开衣领,一大块青,用手撑开衣领,右边肩膀面一块。徐婕又撸施楚筠袖子,右臂一小块儿。

  一直站墙边裴成抑随徐婕手动作,施楚筠脖子处一大块青。紧紧攥住拳,给自己。

  徐婕一子就明白怎回事,身其方应该吧。哇,裴成抑,强吧?

  徐婕怒心,抄桌花瓶就朝裴成抑砸。

  裴成抑躲,血额流,滑眉梢,眼角,颧骨,脸颊,鼻骨,嘴角,巴,滴错扣白色衬衫,翻衣领。

  感觉任何疼痛,直嘴里腥味。

  “滚,别让老娘见。”徐婕喘粗气,胸口伏,怒意布满整张脸。

  裴成抑盯昏睡施楚筠一儿,颓废一般,拖无比沉重双腿病房。

  裴乾虹嫂一直外面等,听一声砸东西声音,紧接徐婕斥责声里面传,人一惊,人敢进,站门口,惦脚尖往里瞧瞧,内心十分忐忑。

  一儿,人就见满脸血裴成抑病房里慢悠悠走。

  “老大……”

  “少爷……”

  裴乾虹嫂,徐婕真重手。

  裴成抑,直接坐外面休息椅,低垂,任何情绪,任谁一位令一区唯命,奉神人少帅。

  “找医生。”裴乾一溜烟跑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