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39.躲眼神 夜未眠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096 2020-07-01 14:38:41

  您不会还是赛车手吧?

  裴乾很想问问施楚筠,他玩过赛车,自我感觉技术还不错,现在他觉得自己比不上施楚筠。

  偶尔路过一辆车,远远地把他们甩在了后面,留下后面的车对着空气惊叹。

  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到了九云山山下,沿九云盘山公路继续往上走。

  裴乾感觉到车速明显慢了,但是比在城里的速度还是要快的。

  快到半山腰时,前面出现了一辆车,再近些,发现前面还有一辆。

  裴乾认出后面那辆车是裴成抑的,那么前面就是谢春了。

  不过,看情况,裴成抑似乎并不着急。也对,前面是绝路了。

  “前面不是绝路。”施楚筠突然开口,打破了裴乾心里的想法。

  前面不是绝路吗?

  施楚筠在转过一个弯道后,加了油门,超了裴成抑的车。

  又一个转弯,裴乾心提到了嗓子眼,双手紧紧地抓着安全带。

  裴成抑两眼直直地看着,脑子里一瞬空白,两只手狂敲方向盘,试图通过鸣笛提醒施楚筠。

  谢春逃命途中已经很慌乱了,尤其是上来九云山后,车开得一直左右摇晃的,还要忍受着车上林幼晴的呼喊尖叫。转弯时瞥到后视镜中车,顿时更加慌乱了,打方向盘的手都在打颤。

  提心吊胆后,施楚筠熟练地回到了车道上。

  裴乾两眼眯开一条缝,确认没有甩出去,大松一口气。

  施楚筠借着惯性,猛打一圈方向盘,车急转两圈向前,刹车,稳稳地停在了路中间。

  谢春本就开得不稳,被施楚筠甩车时的风势撞到,一下就冲到了一旁的山体上,车被撞得四分五裂,冒着黑烟。

  裴成抑在后面就停了车,来不及停稳,就推门下来,大迈了两步,掠过冒着黑烟的车,目不转睛地看着正靠着车门的施楚筠,喉结和胸膛无声的起伏着。

  他承认,那一刻他害怕了。

  裴乾一口气没有松完,就被那两圈给转了回去,噎死他了,缓了又缓,自己给自己做了心肺复苏,才从车上下来。

  结果,一转身就看见裴成抑远远望过来的眼神,当然,不是看他的。顺着裴成抑的目光,裴乾的目光也移到了施楚筠身上。

  双手交叉抱于胸前,靠着车门的施楚筠抬眸接触到了裴成抑的目光,一闪而过。她感觉到了他眼神中的炽热,似会被灼烧。如受惊的小鹿,眼神疯狂躲避,向地上找寻降温的冰冰凉凉意。

  这一刻,没有人试图打破。

  裴乾偷偷地蹲了下去,拍着心口,小声说:刚刚老大好像偷瞄了我一眼,还好还好。

  偷瞄是在警告,还好他机灵,立马蹲了下来。

  在裴乾庆幸自己是个有眼力见的人的时候,来了个不长眼的。

  “裴少,人怎么……”样了?

  陆知廷来了。

  陆知廷什么时候嗓门这么大了?

  蹲在车边的裴乾被陆知廷的大嗓门吓得没蹲稳,手扶了下地,朝陆知廷使眼色,眨眼,努嘴,挥手,满目全非,我尽力了。

  陆知廷本来还兴致高昂的大声向裴成抑报告,疑惑地看着全身卖力的裴乾,再看向裴成抑,好像明白了什么,后半句话噎在了嗓子眼里,然后开始在地上找东西了,要不我也蹲下吧。

  施楚筠开始疑惑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松手,转身,开门,上车,关门,启动,掉头,离开。

  这事与她有什么关系?

  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她,尽管车已经消失在转弯处很久很久。

  蹲着的两个人什么时候开始抱头拽着耳朵了,隔空交流啥呢?

  直到裴坤带着一区几个人来了,才解救了担惊受怕的两个人。

  车上的两个人:谢春当场身亡了,林幼晴还有呼吸。

  林幼晴本来是去找顾净华,结果顾净华不在,正好遇上了谢春,不成想,谢春早就被裴成抑的人盯上了。

  施楚筠回了云锦,一进门就被程晋深给逮了个正着。

  “怎么了?”程晋深看着刚进门,站在玄关发呆的施楚筠。

  施楚筠抬头笑地艰难,回他:“没事。”左手揉着后颈,活动了两下脖子,“有些累了。”

  “先去休息,做好饭了叫你。”程晋深看着施楚筠疲惫的样子,心疼不已。

  可是,除了疲惫还有其他情绪吧?!他看得出来的。

  楚楚,你还是喜欢有什么事一个人抗。

  “楚筠阿姨没事吧?”夏天从卧室门缝里探出头来悄声问程晋深。

  程晋深摇头回应,然后转身进去了厨房。

  日落星移,明月初生。

  施楚筠还没有起来,程晋深没有去叫她。

  第二天,早起的施楚筠开门便看见了睡在沙发上的程晋深。

  就怕她半夜饿了,起来找吃的找不到。

  景华二楼书房,灯亮了一夜,整个书房都弥漫着烟雾,烟灰缸已经满满当当了。隐约有一人靠着椅背,双眼空洞地盯着前方,思绪不知道已经飘去了什么地方。

  大早上,鸡都没有起。徐婕气势汹汹地来到了景华。

  昨天下午徐婕接到虹嫂的电话,顿时火冒三丈,还是姚焕按着她,才没造成什么损失。要不是因为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她当时就已经冲过去了。还得调整着情绪,做两场手术。姚焕担心她带着情绪影响手术过程,就陪了手术全程。

  好在,一切都很顺利。

  结果,一下手术台,立马换了个人。

  姚焕只能感慨她职业素养很好。

  “夫人。”

  “楚筠呢?哪些小兔崽子不想活了,敢招惹到姑奶奶我头上。”徐婕气冲冲地就上了二楼。

  卧室,没人。

  连人躺过的痕迹都没有。

  “裴成抑呢?”把她的楚筠弄哪儿去了?“裴成抑去哪儿了?”不会又去哪儿浪了吧?气死她了。今天得好好跟他算算账,一直都是什么态度?

  徐婕一把推开书房门,一股股烟气扑面而来。

  “咳咳咳!”徐婕退了一步,捂嘴直咳,太呛嗓子了。

  这是自焚呢?

  “死了没?”徐婕可没有那么容易消气,憋着气,咬牙进去看看怎么回事。

  呀!还真的吓了她一跳。

  “一夜就沧桑成这样儿了?”徐婕语气有些冲,但心着实揪了一下。

  “楚筠呢?”

  “没事。”裴成抑声音沙哑了,仿佛一夜老了十岁。

  徐婕表示,他是烟抽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