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36.一挑六 大包袱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70 2020-05-27 23:49:41

  施楚筠一落地就给程晋深打了电话。

  “在哪儿?”

  夏天过年没有跟施楚筠回来,而是留在了程家。程晋深知道施楚筠在M洲,所以还没有把夏天失踪的消息告诉她。

  “云瀛。”程晋深听出了施楚筠声音中的焦急,她应该知道了。

  没有回应,程晋深又补充道:“城南。”

  “等着。”说完便挂了电话。

  雷深在后面小跑追着施楚筠。唉,奶奶走得太快了。

  “先去城南。”施楚筠坐在后座上对刚起步的雷深说。

  “好。”雷深乖乖应声。

  “算了。”雷深刚行驶过一个路口,就听见施楚筠在后面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谁说。

  “停车。”一瞬间她又想了什么。

  呲呲呲。

  雷深刹的太急,整个人扑到了方向盘上。

  “下来。”

  雷深抬头直起身时,施楚筠已经走到了驾驶室外。

  雷深一直对施楚筠是言听计从,所以在听到施楚筠的话时,条件反射地解下安全带下来了。

  等施楚筠走远,雷深才反应过来,施楚筠这是把他丢在半路上了,连个车尾巴都没留给他。

  施楚筠转了一个方向,一路疾驰,向城西驶去。

  雷深原地转圈,不知去哪儿。突然抬头,“对,去城南。”程晋深在城南吧?找个帮手,找个帮手。

  施楚筠停在了一栋烂尾楼前,前面砖石散落一地,挡住了去路。

  “喂,施小姐,到了吗?时间可是不多了。”顾净华讥笑。

  第二排烂尾楼第五层,这是顶层,顾净华站在空窗前,俯视着前排一楼的架空层。

  夏天被两个魁梧男人架着,不时扭动,想要挣脱,左边男人的黑色西装胳膊上一排口水印。

  施楚筠手里捏着一罐啤酒,靠着车门仰头喝了一口,猛地关上车门,朝里走去,如履平地。捏扁的空罐被狠狠地甩在了乱石上。

  砰。

  破旧的木门被踢倒,施楚筠踩着黑色低跟皮鞋掷地有声地从上面走过去,一步一步,仿佛踩在心尖上。

  架空层里的人直直地看着大门的方向,夕阳欲落,晕染了一片红,一道黑影震慑,她仿佛从地狱之火中走来。

  “楚筠阿姨——”夏天大喊,却不见惊慌,一边挣扎,一边朝施楚筠喊。

  前边四个黑衣人见施楚筠越走越近,毫无怯意,四脸轻佻地仰头迎了过去。

  “妹妹求饶一声,”哥哥就轻点儿。一人调戏,拽着痞里痞气的骚样。

  砰砰砰砰!

  好歹等我说完啊!

  动手还会等你说完。

  长得就是大错,还敢说话。

  四个黑衣人蠕动着想从地上爬起来,棍子还没有出手就被打飞了。

  还真是小看她了。

  “楚筠阿姨就是厉害!”夏天得意的扬着小脸,“再不放开我,趴地上的就是你俩。”

  看到这一幕,顾净华还是有点儿惊讶的,之前谢春跟她说施楚筠身手不错,她倒没有觉得她会这般厉害。

  “赶紧上啊,装死呢?”

  黑衣人耳朵里塞着耳机。

  抓着夏天的两个黑衣人把夏天往地上一扔,也加入了屠“筠”大队。

  夏天被扔的生疼,“哎哟”一声,张口就骂,“黑脸怪,有本事你给小爷松开,小爷跟你单挑。告诉你,我可是一挑三都不会输的。臭脸怪,大魔头,屎壳郎,比屎壳郎还臭,给小爷我松开。”夏天被绳子捆着,只能在地上翻滚。

  “走。”施楚筠一手抓着绳子拎着夏天就往外走。

  欸?

  楚筠阿姨,你怎么这么快就打完了?我还没有骂够呢。

  诶诶?

  我怎么飞起来了?楚筠阿姨,换个姿势行不行,我也是要面子的嘛。要不,先给我把绳子解开?

  “施楚筠,小看你了,不过,想走还是没有那么容易。”顾净华嘴角一斜,按下了手中的遥控键。六个人是幌子,现在才刚刚开始。

  架空层顶部安装了管子和喷头,里面放着“稀世奇药”。

  六个人被施楚筠踢飞出去瘫在地上动不了。

  药水喷洒下来,往施楚筠身上浇。

  六人庆幸,还好被施楚筠踢出来了,就他们现在的死样,肯定是爬不出来的。就是那两杆枪好像还在里面没有用上。

  施楚筠觉得不妙,一把把夏天塞进怀里,躬身护着他。

  水从四面八方喷洒过来,模糊了视线。

  施楚筠右手搂着夏天,左臂一甩,黑色大衣从后面绕至身前,左手一缠,将夏天包裹的严严实实。

  程晋深和雷深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施楚筠从里面出来。

  “楚楚。”程晋深看着被淋湿的施楚筠针扎般的心疼,脱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上下打量着施楚筠,确定她没有受伤。

  怀里的小人儿动了动,小心翼翼地出声:“楚筠阿姨?”

  夏天被绑着,为了不给施楚筠添麻烦,任由她惦着抱着裹着,不敢动弹。

  雷深见施楚筠抱着一个黑色包裹,里面的东西动了动,还说话了。

  咦?成精了?

  不对,好像是那小家伙的声音。

  “夏天?”程晋深问。

  “嗯。”施楚筠沉声回答。

  “程叔叔是我。”夏天的声音听着除了有点闷以为,没有什么异常。

  “我来我来。”雷深上前想要接住这个“大包袱”,施楚筠避开雷深伸过来的手,向前迈去。

  “走吧。”

  “那些人?”程晋深朝那六个人摊着的地方微抬下巴。

  “死不了。”

  程晋深:我管他们死不死的?

  “活着也是祸害。”

  “祸害不了了。”除了浪费点空气,就剩一口地的归宿了。

  程晋深揽过施楚筠臂膀,帮她压着外套。

  雷深屁颠屁颠地跑到车旁开了后车门。

  施楚筠把夏天扔进去,从衣袖里抽出右手。右胳膊她都没有来得及脱。

  “别动。”夏天脱离施楚筠后就开始“骚动”。

  被呵斥了,夏天僵硬着不敢再动。

  施楚筠小心翼翼地把缠在夏天身上的大衣剥下来,往后一甩,抛到了砖石堆上。

  漏出脸的夏天提溜着双眼看着施楚筠,看着披着湿发,却湿而不乱的施楚筠。

  施楚筠回瞪了他一眼。

  夏天心虚,低头不敢看施楚筠。

  雷深摸着鼻子,不时瞄一眼施楚筠。

  唉,这局面怎么破?

  “那个,夏天,我给你解开。”雷深从另一边开门给夏天解开了绳子。

  绳子是解开了,可他还是不敢动啊!只能低着头向上偷瞄。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仿佛静止了,连风都停在了半空。

  施楚筠回神,弯腰拉下夏天的鞋子,抬手往后抛了出去。

  夏天鞋子被淋到了,施楚筠刚刚给他脱大衣的时候顺便检查了一遍,除了鞋子上湿了一点儿,头上身上都干干净净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