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32.乞丐装 马歇尔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78 2020-05-05 12:59:43

  傍晚。洛圣半山别墅。

  一个蓬头垢面的灰发老人进来了,老人身上的衣服垂着几片撕扯下来的布条,拖着一双黑布鞋,鞋边都被磨毛了。

  今年流行乞丐装和乞丐妆吗?

  坐在客厅里聊天的雷深和陆知廷看着门口的老人惊讶地张着嘴,裴成抑倒是平静的很。

  雷深眼神瞥着陆知廷,眼珠子上下左右无规律转动着,好像是在问:喂,陆知廷,什么情况?

  陆知廷以同样的方式回复:不知道啊,要不要过去?

  看来这两人之间是有独特的交流方式的。

  老人透过蓬乱下来的头发看了一眼客厅里坐着的三人。

  嗯,这半山别墅好像很久没有来外人了。

  老人现在的样子实在落魄,于是他绕道往楼梯方向走去。

  先上去换洗换洗。

  “唉唉,这位老伯,你这样……直接……进去,好像不太好吧?”陆知廷赶紧跑到老人面前,挡住了老人的去路。

  “啊,我这样的确不太好,所以我要上去换件衣服,打理一下。”老人没有生气,反而很是和气地向他解释了一遍。

  陆知廷没有听懂老人的意思,心想:你这老头,竟然还想上去拿人家衣服,用人家的房间,还说得这么的理所当然。

  陆知廷一下子来了火气,毫不客气地说:“人家主人还没有同意,你就随便用人家东西,这样与强盗有什么区别,还是个老道的强盗。”

  说得面不红耳不赤的,应该没少干这种事吧?

  一听到陆知廷骂他强盗,老人脾气也上来了。

  “说谁是强盗呢,啊,我来我家还要通知你吗?哼,小兔崽子。”老人仰头训斥了陆知廷,一甩袖子,绕过陆知廷上去了。

  嗯?这是他家?他没有听错吧?

  陆知廷站在原地一脸懵。

  “走了,你没有听错。”雷深过来把陆知廷拉了回去。

  “大门是需要密码的,你忘了?不知道密码,他怎么能进来?”雷深见陆知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给他解释了一下。

  “我靠!”陆知廷终于明白过来,“那你不拦着我。”

  他现在对自己刚刚的愚蠢行为表示非常的后悔。

  果然,人不可貌相。

  “我也没有拦住啊。”

  雷深是想说的,可他一个不留神,陆知廷就已经冲过去了。

  陆知廷当局者迷,裴成抑这个旁观者就比较清了。

  看来,他就是施楚筠要见的人了。

  只是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会是谁呢?

  在陆知廷的忐忑中和裴成抑的腹测中,一道靓丽的身影从楼梯上下来了。

  来人穿着整洁的休闲装,头发全向后梳去,一点儿也不蓬乱,与之前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陆知廷上下打量着老人,心下一惊,这不是刚刚的那个老伯吗?

  既忐忑又心虚,陆知廷站了起来,满含歉意和愧疚地看着老人,说:“老伯,刚刚冒犯了。”

  “哼。”老人傲娇地哼唧一声。

  陆知廷以为老人记恨下了他,心里更急了。

  结果,老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没事,你小子不错,叫什么名字?”

  垂丧着一张脸的陆知廷立马来了精神,赶紧笑嘻嘻地回应:“老伯,我叫陆知廷。”

  “陆知廷。嗯,裴成抑是哪位?”老人重复了一遍陆知廷的名字又转而去问裴成抑是谁了。

  唉,真是个奇葩的老伯,永远都不知道他下一句会问什么。

  “老伯。”裴成抑立刻站起身,向老人伸出了手。

  老人回握,眼神上下打量着裴成抑。

  “嗯。不错。”

  既是说裴成抑不错,也是说施楚筠的眼光不错。

  “楚筠呢?”

  好,又一个猝不及防。

  先是问陆知廷找裴成抑,找到裴成抑后,又问施楚筠在哪儿。

  敢情您老很喜欢遛弯儿啊。

  不过,被忽略的雷深就显得很没有存在感了。

  “施小姐跟洛伊小姐出去了。”陆知廷抢先回答了,毕竟他刚刚冒犯了老伯,而老伯没有和他计较。

  本来想通过回话找些存在感的雷深,在被陆知廷抢了话后,轻叹了一口气。

  唉,奶奶啊,你快回来吧!他们都不把我当人看。

  “出去了。”老人低头想了一下,“那你们先跟我上来吧。”

  老人说完往另一边的楼梯走去,并示意他们跟上。

  雷深恢复了兴致,兴致勃勃地跟了过去,刚刚的尴尬局面终于结束了。

  好吧,他承认,刚刚只有他一个人比较尴尬。

  二楼书房。

  “这是你需要的一些资料。”

  老人从书桌上拿出一叠文件递给了裴成抑。

  裴成抑双手接住,认真翻看着。

  “最近,财政部会有调动,老克里斯的位置有不少人盯着,为了稳住位置,老克里斯默许他儿子,也就是克里斯,利用财政部名义抹黑H洲企业。”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你那个公司太惹眼了,克里斯肯定会拿它开刀。”

  “一些小企业,根基弱的,已经倒闭了。”

  “你那个倒是不错,连元气都没有伤到。”

  老人趁着裴成抑翻看文件的时候,把情况一一说给了他听。

  “那老伯,这些资料你怎么拿到的?”

  陆知廷好奇地问,因为他瞄到一份盖有M洲财政部印章的原文件。

  这些应该不是普通人可以拿到的吧。

  “想拿就拿到了。”

  老人一脸轻松地回答,这对于他堂堂财政部部长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陆知廷:……

  老伯不仅奇葩,还是个傲娇。

  雷深想:算了,豁出去了,该轮到我出马了。

  “老伯怎么称呼?”雷深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

  “哈哈,马歇尔。”

  老人没想到这小子也挺有胆量,不禁仰天大笑两声。

  “米尔顿·马歇尔?”

  陆知廷大惊。

  “财政部部长?”

  那他刚刚惹的不就是M洲财政部部长吗?

  哎呀!真是造孽!

  还好马歇尔部长没有因此怪罪他。

  要不然,裴成抑的事不就被他搞砸了吗?

  “没错。”

  陆知廷汗颜。

  “那我奶奶怎么认识您的?”

  雷深还越问越大胆了。

  “嗯?”

  他奶奶是谁?老人表示不知道。

  “就是您刚刚问的施楚筠。”

  雷深立马补充了一句。

  “哦,楚筠啊。”马歇尔一提到施楚筠,脸上甚是满意。

  “她可是我的得意门生。”

  陆知廷恍然大悟。

  哦,对。施小姐是学经济的,马歇尔除了财政部部长这个身份,更大的名气是国际经济学家啊。

  原来施小姐是马歇尔的学生。

  陆知廷觉得自己已经站在巅峰了。

  他认识施楚筠,施楚筠是马歇尔学生,那间接的,他不就是马歇尔的学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