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27.抢东西 添一个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087 2020-04-29 20:45:17

  景华。

  无。

  施楚筠收拾,备。躺久,又无心眠。

  ,幽冥交手,门缝身影,,跳,朝身门口一。

  绑幽冥,道人一手。

  施楚筠手,曾承诺一人。占身份久,算赦一交。

  而施楚筠自断幽冥,道赦手染鲜血。

  赦,束。

  一区。监狱。

  幽冥锁一铁椅,周墙,除面墙扇铁门。

  “,H洲竟隐藏高手?”幽冥惊讶。

  “比厉害。”幽冥昨交手人。裴抑人比自己。

  “人?”幽冥错愕,又错。

  “霍州人?”幽冥搞楚,昨试探。

  “霍州系。”,闻,。

  “哼,配比。”一霍州,幽冥就咬牙齿。

  “救?”句裴抑故刺激。

  “老子稀罕。老子就,救。”幽冥咆哮,额青筋暴。

  “。,,商量。”

  “商量?”大突袭,抓牢里商量?

  “火。”

  “手?”

  “就手里。”

  “抢?”

  “钱。”

  “买卖?”

  “。。”

  幽冥:……,输。

  “?”幽冥甘心。

  “手里,F洲控制权,。”

  强取豪夺。

  “……”幽冥,,裴抑商人,F洲自入权。,裴抑竟夺权。

  “?”幽冥道H洲号人。

  既F洲控制权,就裴抑野心小。

  虽,手里F洲口控制权。

  F洲划、南、南势力范围。

  F洲大势力占据,一小体频繁,体混杂,炮火断,沿岸断崖,波涛汹涌。,即一方控制,人。

  际型监狱南,南程序。安检际刑警负责,手续严格,身份背景复杂选择里F洲。

  ,F洲南控制权就F洲大集夺。

  “永盛。”裴抑面无吐。

  “永盛集掌权人?”幽冥,一H洲人竟F洲永盛集掌权人,隐藏,董道面目。

  “目标幽盟?”

  “趣。”裴抑一幽盟里,“控制权。”

  “错人。控制权手里。”幽冥讥,裴抑逞,自己始终董。

  始羡慕霍州,自己劳怨鞍马,一陌生方一散慢闲人。

  “月。”

  裴抑竟,幽冥震惊。

  “就虎归山。”

  “山。”裴抑。

  “野心小。”幽冥悔自己。

  “彼彼。”

  楼公室里。

  “就走?”陆廷道裴抑一道。

  “通裴乾、裴坤,裴幽冥签权。”

  “厉害,竟权。就通。”陆廷裴抑一子就幽冥手里权,就用献身,一女人就浑身鸡皮疙瘩。

  除夕。裴。

  施楚筠楼顶,城烟。

  就,美,除夕再冷冰冰一人。,,春节区。

  “楚筠,饭。”徐婕施楚筠饭,就一母自己女儿饭一,温暖,人抗拒。

  “京,,一人就圆。”徐婕容一消失,“除夕,一一,,添一。”徐婕一椅子饭,一。

  添一?

  嗯?老心急。

  裴抑施楚筠徐婕而波澜。

  俩,始至终徐婕努力。

  一,始?

  裴抑一区,裴乾裴坤。

  京形势严峻,一区强,郑钧,裴抑裴乾裴坤调一区职。

  “帅,裴副与属商量训练计划,请帅夺。”郑钧裴抑报。

  裴乾副,一区行精训练。

  裴坤善远程狙击,挑选一人立一狙击,裴坤长,训练超凡狙击手。

  乾坤二人助,裴抑就专心。

  施楚筠则程晋程。

  ,寒假又程。

  ,走,施楚筠突。

  “雷云。”

  “干嘛?朋友?”程晋疑惑施楚筠大干。

  “算。”

  车停雷云旁小院门,施楚筠车。

  程晋院子,。

  “楚筠阿姨,。”夏里施楚筠,。

  程晋夏施楚筠,量一番。

  小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