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26.结婚了 伏幽冥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070 2020-04-28 23:50:24

  永城。签约议室。

  裴抑默许。

  “金秘书,委托人呢?”钱万金镝一人呀。

  金镝答,转身施楚筠微鞠躬,:“小姐,副总让您签字。”

  顾净华,钱万陈董惊讶施楚筠。

  裴抑平静,微眯若所思。

  施楚筠抬抬眸,色道:“让。”程晋深又搞。

  金镝一直跟程荐铭,大致道施楚筠性格。

  听施楚筠话措,镇静补一句:“程总意。”

  告诉程晋深胡闹,施楚筠就非坚持让程晋深吧。

  果,施楚筠再坚持。

  金镝见施楚筠再,就合文件放施楚筠面。

  明明业界竞争激烈大项目,签约程却异常安静,而且节约间。

  反施楚筠负责,底细清楚,签字就完。

  施楚筠签完字直接走。

  金镝赶紧合合,拿手,慌慌张张跟裴抑握手,句合愉快,就追施楚筠。

  裴抑办公室,一直施楚筠,道?

  施楚筠程氏关系?

  小姐?关系小姐?

  程荐铭一儿子吗?

  脑海里禁浮晚慈善晚宴见身影。

  次晚宴程氏集团办。

  所,。

  脸竟笑意,因?

  施楚筠,程晋深打电话:“哪儿?”

  “面。”

  施楚筠往路一,见程晋深坐面茶馆,隔玻璃墙朝招招手。

  “闲?”施楚筠往面一坐,一脸严肃程晋深。

  “儿做,自就闲。”程晋深一笑嘻嘻,一施楚筠倒茶。

  施楚筠轻哼一,,始品茶。

  “君山银针,甜吧?”见施楚筠,程晋深找突破口讨。

  确甜。

  施楚筠,口。

  茶杯放,斜靠椅背,右胳膊搭扶手,腿仍旧盘坐。

  程晋深见状,变襟危坐。

  “楚楚。”

  “嗯?”

  “怎跟哥。”

  “无。”

  “。”

  “无。”

  “。”

  施楚筠抬一脸服气程晋深,皱眉解。

  “结婚?”一直守护楚楚结婚,告诉,“?”

  裴抑。

  六字,。

  吗?肯定。

  ,舍,心疼。

  连音沙哑。

  将呼之欲情感压抑住。

  施楚筠里舍,甘。苦笑一,而释。

  “道。”道。

  “嗯,爸儿。”程晋深平复一情绪。

  “所,帮?”

  “当。告诉,妹妹背,程氏,欺负。”程晋深言辞。

  施楚筠被笑。人罩感觉就。

  程晋深笑。因楚楚高兴,笑里一份苦涩。

  一区。

  “打探人撤一队。让队做准备。”裴抑郑钧。

  “。”

  郑钧走,剩陆廷裴抑人。

  “霍州手?”陆廷猜。

  “静。”裴抑派人盯霍州,霍州一切如常。

  “霍州相助幽冥就行。”陆廷担心霍州幽冥联合。

  “。”裴抑敢肯定霍州帮幽冥。幽盟水深,自己打就错。

  午,施楚筠路走,一行人面走,特意用手压压帽子,走旁餐厅。

  施楚筠抬脚跟,坐靠间位置,抬就见坐一角人。

  坐桌外侧一男人,往施楚筠身瞥。或吃,或,或笑,任何异常。

  除男人将左手一直放桌子,随意用手指轻敲桌面。

  摩尔斯密码。

  让付幽冥。

  施楚筠吃完饭走,人约而朝施楚筠背影一。

  月末残月,黯淡无光。

  一袭黑衣翻幽冥暂屯军处。

  施楚筠全身黑色运服,白色运鞋,戴黑色口罩棒球棒,神色。

  绕一圈,熟悉路线形,整一帽檐,准备往里走。

  一阵窸窸窣窣脚步传,越越近。

  幽冥招惹人少。

  施楚筠,按照自己判断离。

  抹黑找幽冥房间。

  一股啤酒味,一清脆易拉罐落,弹一,。

  “等久。”门窜一人,满身肌肉,欲控制施楚筠。

  一俯身,施楚筠绕,人展搏斗。

  幽冥攻击力强,拳拳暴击,施楚筠躲避。

  此,裴抑寻找,站门外,透门缝里面打斗场景。

  打长间,幽冥额薄汗,施楚筠一身轻松。

  “霍州果反叛之心。”幽冥咬牙切齿。

  等面人反驳或附,惜,迎一拳,一拳完全之软绵绵一拳。

  大惊,一拳震整条胳膊连胸脯麻。

  麻木迟钝瞬间,施楚筠又脚。

  幽冥被提墙,跌倒,服气,抹一嘴角血,:“霍州手厉害人,底谁?”

  此,目睹全程裴抑般身手人谁。

  等神,里面静。

  连忙推门,大步迈。

  借落窗外微弱月光,一被窗帘绑、随手扔墙角硬汉,嘴里塞满窗帘。

  人跳窗走。

  “老大,人处。”队队长项少龙汇报,外直呼少帅。

  “见一身穿黑衣人?”裴抑背项少龙,睛窗外。

  “。”

  “收队。”厉害一人让人见。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