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9.苦中苦 消痛酒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042 2020-04-20 22:51:27

  裴抑完,施楚筠便转身跨摩托车戴盔走。

  裴抑仍保持刚刚站姿,一车一人迅速消失桥尽。

  买工具黑衣人再,桥人,片让皮麻猩红。

  雷云。

  雷深总公司雷神云瀛分公司——雷云机场,机场旁一独立小院雷深住处。

  施楚筠直接驶院子里,停车,摘盔,车,一气呵。

  “怎?错吧?”雷深屋里,一脸意。

  “钥匙。”

  雷深预夸奖。

  哪长惹?

  施楚筠车走,留明白怎雷深。

  “啊,吃完饭再走,做苦瓜,绝够苦啊。”雷深车屁股喊。

  雷深觉施楚筠口味怪怪,莴笋、香菜、苦瓜、苦荞、柚子、苦杏、莲子、肝脏、茶、咖啡,反苦就吃。最苦,更苦。

  一身狼狈十人连滚带爬车。

  谢春被惊悚一幕吓退步:“……怎?”

  “……完。快,……医院。”实支撑住。

  谢春气恼,“一群废物。”连一女人搞定。

  。峰。

  峰云瀛体育馆,楼射击场。

  裴抑陆廷刚一处射击台,施楚筠门口。

  “十,者胜。”裴抑拉保险,放枪。

  枪里装十子弹,射击二十五米处标准胸靶,胸靶间粘气球,射破气球者获胜。

  胸靶共二十,一人一半,十满分吧。

  口,施楚筠左手拿枪,右手膛,左手持枪。

  连十枪!五秒十枪!靶十枪!

  气球剩八?

  射击力度大,几胸靶被打碎,碎片飞溅,击破气球。

  十枪十二气球。

  剩八,就算射八。

  施楚筠放枪,转身就走。

  离,未曾口。

  赢。

  赢又如何?

  无意赌局。无意输赢。

  裴抑,至少解施楚筠实力,惊人实力,比象强。

  陆廷被施楚筠操惊目瞪口呆,一子椅子“腾”站。

  拍手叫。

  “裴少,招施小姐一区吧?”陆廷感慨,身手裴抑比肩。

  “左撇子?”裴抑施楚筠身手惊讶神,才注意刚刚施楚筠用左手。

  “施小姐用左手。”陆廷才觉。

  裴抑疑惑:施楚筠左撇子?吃饭用右手,记错啊。

  施楚筠确用右手吃饭。

  右手吃饭,惯吃苦食。

  右手吃苦啊。

  罪右手,惩之苦。

  食苦祛火,食苦赎罪。

  安慰自己罢。

  漆黑房间里一丝亮光,黑暗囚鸟,自己囚禁黑暗里。

  满手血,脸星星温热,施楚筠半跪一无气息老人旁,睛空洞盯黑暗尽。

  此唯一感受温暖。

  溢捧双手贴脸颊最一次感受温热。

  黑暗施楚筠突惊醒,额布满薄汗。

  原一场梦。

  一场历放梦。

  施楚筠左手撑床,无意牵扯肩膀一痛。

  忘,今午挨一棍,午又用左手端枪,之感觉,睡一觉,倒越越疼。

  施楚筠楼,今晚周末,裴夜。

  冰箱拿啤酒,直接往毯一坐,靠沙,就始往嘴里灌酒。

  一瓶,瓶,瓶……

  道第几瓶,感觉疼。

  受伤,涂药。

  季老骨科医生,跌打损伤药奇。

  虽常受伤,甚至比今厉害,觉疼。因世最伤药。

  自次京,治伤药就酒。

  酒,消愁,消痛。

  第二,徐婕楼,半垃圾桶易拉罐啤酒瓶,心:昨人喝呀。

  “嫂,大早谁喝酒?”徐婕厨房里做饭嫂。

  “夫人,人喝酒啊,少爷少夫人呢。”老太爷喝酒。

  “谁喝?”徐婕嘀咕一。

  饭,施楚筠最一楼。

  施楚筠刚坐定,徐婕就闻淡淡酒味。

  “楚筠喝酒?”徐婕关心一句。

  施楚筠拿筷子手一顿,“嗯。”

  果,楚筠喝。

  “,楚筠,喝儿汤,暖暖身子。”徐婕拿施楚筠碗盛满汤。

  喝酒,冰箱里,热,道楚筠遇。

  徐婕准备医院,跟裴玖:“爸,裴抑楚筠遇?楚筠孩子愿。”施楚筠,徐婕满心疼,心疼楚筠一人承受。裴抑惹怎收拾。

  永城。

  自定泽慈善晚宴,顾净华觉自己找突破口,就无往永城跑。

  “抑,楼。”顾净华试探性询。

  “。”裴抑既非脸贴,如将计就计。

  顾净华高兴忘乎所,心里啊啊啊叫够。

  果,次人拦,一路畅通裴抑办公室。

  惜被兴奋冲昏脑,连判断否圈套间花。

  “抑,今午一吃饭吧。就常。”顾净华忐忑,怕裴抑拒绝。

  “。”裴抑就一感情机器。就吧,反方道哪儿。

  顾净华再次心花怒放。

  意,就道忘记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