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4.算计谋 黄粱梦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50 2020-04-16 15:48:00

  云瀛。云瀛大。

  施楚筠站北门外,唉,该哪儿啊。方,一间道该哪儿。

  担心方住,归宿。

  算,云锦吧。

  云鼎酒店。

  “本顺利裴抑身。”一道男,谢春。

  “一定被狐狸精迷惑。”顾净华一施楚筠就咬牙切齿。

  “当初被迷惑?”谢春挑逗。

  “哼。先处。”顾净华眸充满杀意。

  “就太便宜?”谢春狡黠一笑。

  “意?”顾净华道心狠手辣儿。

  “反做,就锅甩吧。”

  顾净华领悟,意。

  “接怎办?”施楚筠处,裴抑继续。

  “周定泽场慈善晚宴,扩展人脉机,大数企业。办法让裴抑参加,而且让带女伴。”谢春面眸色昏暗,阴谋尽显。

  “施楚筠关系外界道,女伴,让道才女人。”顾净华狠狠咬最一句。

  “怎?嫉妒?真喜欢吧?”谢春坏笑。

  “做。施楚筠一定消失。”顾净华此势必。

  第二。熙街咖啡厅。

  施楚筠偷闲喝咖啡。

  一位穿黑色运装,黑色棒球帽压极低轻男子小心翼翼挪施楚筠面。

  “奶奶。”笑嘻嘻,忘偷偷观察一四周。

  就施楚筠逃“孙子”,雷深。

  “逃?”施楚筠仍端坐喝咖啡,“里安全。”

  “呼。”雷深松一口气。“男人婆跟狗皮膏药似,穷追舍,容易逃H洲。”

  原被女人追,怕笑话。

  别人肯定笑话,施楚筠。

  “饿死,吃东西。”雷深往桌子一趴,用幽怨睛施楚筠。

  一放松倒饿厉害。

  就赶紧逃施楚筠身,就一路马停蹄“逃亡”,忘饥饿。

  “走。”施楚筠放杯子,身往外走。

  雷深腾站赶紧跟。

  嘿嘿嘿,奶奶疼。

  雷深乖乖面跟,真乖跟孙子一。

  “奶奶,黄粱梦,听里饭菜云瀛最吃。”雷深小心翼翼试探,低偷瞄施楚筠。

  唉,因自己身钱,卡被冻结。

  施楚筠继续往走,雷深亦步亦趋跟,应该吧。

  果,施楚筠云锦车带黄粱梦。

  “奶奶,怎车?配。”雷深大众标漏鄙夷。“让打造一款新跑车,独一无二,绝拉风,一月一定您送。”

  雷深爱车,摩托车,跑车,火车,飞机,轮船,汽艇,管路,,水里。

  所,公司专门研车造车,航空公司,轮船公司。坐自己公司车,一定R洲H洲。

  R洲汽车跑车全球闻名,又雷神最佳。雷神就雷深公司,R洲设立。,倒航空公司轮船公司四大洲建立分公司。

  虽钱,车。配施楚筠车,一定最高档独一无二车。

  “先引擎换。”施楚筠意车标,车确实适合飙车。

  “行。”雷深答应挺快。

  雷深,施楚筠任何求恐怕答应。

  坐一路,雷深心:车座皮质,换。车窗玻璃亮,换。轮胎太丑,换……

  云瀛南。黄粱梦。

  施楚筠台订字号包间,一位身穿旗袍制服女服务员带往包间。

  雷深心里惊叹:奶奶就钱啊,最高档黄粱梦最等包间。果,跟奶奶仅饭吃,最高档饭吃。

  某房间陆廷恰与施楚筠擦肩而。

  陆廷转身疑惑:施楚筠怎儿?钱吗?男人谁?某富公子吧?见啊。坏,裴少被绿吧?

  陆廷赶紧通裴抑。

  “裴少,黄粱梦见施小姐,字号。”特强调字号。

  字号?所钱?裴抑答。

  “……一……男人。”。

  “查清楚。”裴抑沉思,觉施楚筠傻,光明大跟男人吃饭,大白。坏人夜里见面吗?

  让雷深道,肯定:明明跟吃饭。

  “明白。”奇男人谁。施楚筠身查,定男人就突破口呢。

  某字号包间,雷深一桌子菜,咽口口水。

  “吃吧。”施楚筠平静口。

  听施楚筠吃令,雷深就始横扫狂吃。

  “嗯,则……呲。”塞满嘴。

  吃饱雷深摸肚子无骨往一躺。

  “啊,吃。嗝。”吃吃一种享受。

  坐安静一直筷施楚筠,又被吃剩光盘。

  “呃,太吃,控制住。”丢人,惭愧惭愧。

  “,奶奶,卡冻呢?”蹭一顿饭。

  “嗯。”

  嗯?嗯意思,钱呀。

  “走吧。”施楚筠付钱。

  雷深又讪讪面跟。

  等施楚筠付完账,立刻欢笑跟。

  云锦。

  “奶奶,卡办法解冻。父亲次花大力气让身无分文。”雷深一就觉自己怜。

  父亲让与彼庄园联姻,彼族搞武器,,父亲就冻结财产,连自己私人财产被父亲用手段冻结。彼荷西小姐偏偏就喜欢,追放。

  “卡。”施楚筠轻松。

  雷深裤兜里掏一大堆卡。

  孩子憨憨啊,就一大摞卡直接塞兜里。

  “睡间。”施楚筠接卡,抬巴示意睡客房,转身自己卧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