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11.廿五层 三人情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06 2020-04-13 22:08:04

  云瀛。永城。

  顾净华衣光鲜,一辆敞篷跑车。

  真嫌够扎吗?车人一骚红色。

  骚娆走姿。

  走红毯一般入永城高楼,直奔二十五层。

  “小姐,,二十五层预约入。”一位轻女职员见顾净华按二十五层直达电梯,赶忙阻止,却又失礼貌。

  “阻止?配。永城,道哪儿混呢?”顾净华神气十足。

  “总裁令,预约,人。”女职员坚持让步,工。

  “走。”顾净华一女职员推面墙,“总裁请。”真请。

  “,总裁并未吩咐。”总裁请人。

  “既连本职工做,就干脆辞职吧,别等亲自撵人。”顾净华电梯。

  一直远处一幕另一女员工见顾净华走,赶紧扶。

  “总裁听。儿当自己。就几臭钱吗?”女职工一扶人一暗骂。

  “红姐,办砸。真走。”委屈,睛红红更担忧,担忧总裁惩罚,据永城老板暗夜阎王般存。丢几分工,实无法生活,永城面试。里月,见总裁一面。

  “,小井。里监控,总裁秉公处。”其实确定,万一,总裁偏刚刚女人呢。

  “……总裁……道歉……”小井支支吾吾,音颤抖,挺害怕见“阎王”,哪怕听。

  见,红姐一拉住。

  “忘,预约。”

  “哦,。红姐…………该怎办?”

  “先里等吧。等总裁。走之,工。”红姐安慰。

  “……吧。”急泪,。

  “,小井,别哭。先忙。”红姐用手替擦擦泪。

  二十五层。

  顾净华敲门,直接推门而。

  “抑,。惊惊喜?”顾净华一门一口。

  ,而且裴抑配合惊喜反应,笑容堆一脸。

  次,预应并。

  裴抑冷脸,眉骨蹙,皱额,神似乎将人吞噬。

  “。”愤怒口。

  “抑,啊,净华,啊。”

  裴抑。忍怒意,拨通电话:“。”

  钱万敢懈怠,总裁怎怒?

  “裴总,……”吩咐,未完,就见一女人。就一儿吗,怎就人,女人。

  “马处。”卑躬屈膝啊。

  “位小姐,请赶紧。”先礼兵吧。

  “抑,难道真赶走吗?忘吗?负吗?”顾净华急,觉裴抑抛弃,尽管抛弃。

  “愣干?”裴抑气撒钱万身。

  钱万因听顾净华震惊,原高冷总裁情史啊,怎觉适合。

  听裴抑令,赶紧叫保安一顾净华弄走。

  愿总裁气撒身。

  裴抑双手插兜,站窗,望楼一幕:顾净华被推路。骚红。

  顾净华目,怕任何威胁。更顾净华施楚筠戏。

  徐婕忍耐住,叫施楚筠裴一永城。

  车,人碰被扔顾净华。

  “施楚筠。”顾净华扑,举手打人。

  徐婕往一步,抓住顾净华手腕,往旁一送。

  顾净华踉跄。

  “楚筠,次见直接手就行。派几人,用亲自手。”徐婕屑顾净华一,直接叮嘱施楚筠。

  小井红姐刚目睹顾净华被几保安毫留情丢,又见徐婕施楚筠。

  小井电梯旁站,心:今怎,人找总裁。系统里预约记录啊。实太难。

  “您,请您预约吗?”小井硬皮话。

  徐婕见低,道害怕。

  施楚筠徐婕摇摇,表示难。

  “用难,打电话就。”徐婕明白。

  小井暗暗松一口气。

  “接人。”徐婕刚刚因顾净华,语气太。

  小井听更加忐忑安,惹更大老板吧。

  徐婕永城,自丈夫裴利益争夺逝世,意识避所商业活。

  商海浮沉埋夫骨,商人尽城府深。

  施楚筠自己公司。,族争夺才惨烈。

  。此裴裴氏族。

  钱万电梯,“夫人,您怎空?”态度恭敬。

  “就?”

  “当,夫人随。位……”

  “少夫人。”

  钱万惊讶。刚刚走一女友,又一位少夫人。总裁感情丰富啊,完全。跟夫人,应该挨骂吧。

  收情绪,唤少夫人。

  一小井惊。

  办公室里。

  “永城缺人吗?让楚筠。”

  永城缺人?

  “缺人,楚筠。爷爷意思。”徐婕始无取闹。搬老太爷才杀手锏。

  裴抑郁结。

  吩咐钱秘书:“办吧。”

  “诶,楚筠呢?”徐婕转身人。

  走廊尽。

  一面宽敞墙壁挂一幅字:绝。字约一尺方,裱黑框。如龙蛇翻腾,透狂傲、羁、狠厉、霸道。

  施楚筠静静盯神。

  别人字肆意狂傲,施楚筠体里面悲恨交加。

  伤心欲绝“绝”,深恶痛绝“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