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8.顾净华 回景华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137 2020-04-10 15:20:50

  一区。技术。

  裴抑达技术,技术长陈伦报,“帅,生一行技术考核。”

  生考核。一考技术,二考核武力,考核特长。轮换考核。

  “异。”裴抑询。

  “目。”陈伦。

  里异异人。技术招人技术际黑客招。

  ,裴抑又生校一区擂台查一番。一,超。又需自考核。

  裴抑见苗子,按程考核就行。,身楼公室走。

  陆廷一面。

  一区楼层,元帅公室楼,,楼裴抑占用。一二楼议室职人公室。楼校,侧楼安排技术,勤,勤,大方十荒凉方禁闭室狱训练。

  裴抑随,:“查笔钱?”笔钱付施楚筠。

  裴抑施楚筠日态度大,息寻。

  与顾净华数,一势力人。

  陆廷沙,翘二郎腿,:“查,查一账户,具体洲查。”

  。洲。势力。

  “息?”

  “查。”

  “人掩盖。”

  “。而方技术。”陆廷一区技术副长,黑客技术一区。副长,管,潇洒公子。

  “阴谋。资料假。”

  “资料假,面息普通而查,派人证。肯,掩盖。”就简。

  “简单。”

  “算引火身?”陆廷始怀调侃。

  “,就无顾忌。”

  算嘲一番裴抑,句寒,陆廷立收,身子。

  午。景华。

  施楚筠午车锦华,搬,一行李箱。

  而言,里,里借宿。

  景华城墅区。城靠山,,环境。景华里墅隔较大,买墅买周围米绿。

  施楚筠车,行李箱,按门铃。

  里小十岁女人,身围围裙,保姆。

  “施小姐,就夫人,,午搬。哦,夫人虹嫂就行。”虹嫂一门迎施楚筠,一。

  盼大。夫人搬,高。,夫人自己称呼,裴抑午人搬,男女。

  虹嫂裴人,景华墅里裴抑佣人,裴抑工,徐婕热饭,就虹嫂派里。

  裴抑拒绝,吩咐。

  虹嫂徐婕报工。就大,虹嫂肯诉徐婕。就,一,道憋大。

  夫人一房。

  施楚筠楼房收拾。

  虹嫂徐婕电。裴抑楼,施楚筠楼况。虹嫂道施楚筠,称呼夫人。

  施楚筠房,客厅门口遇一女子。

  与纪仿,红长裙,长卷,妆容精致,神气十足,勾人妖精。显黑色休闲装施楚筠高贵一般。

  “?”居高临,十屑施楚筠,神杀人。

  施楚筠道善,无与。备绕走。

  “夫人,夫人……”见见。

  走,施楚筠就电虹嫂。恰与妖精错肩。

  “小姐?”虹嫂善茬。

  “夫人?裴抑娶?”语气充挑衅。

  “小姐,。”虹嫂见施楚筠充,口人。

  “?门口密码设置。几,房子就换人?”客厅沙。俨一副女人姿态。

  虹嫂,就拽。

  “房子裴,就算女人。”拽,沙抱枕就砸,“滚,,就敢裴钻。”

  就雷儿。

  既裴抑,与何干?施楚筠走。

  忘就挡女人。

  虹嫂愣一。况。

  女人趁虹嫂愣空隙身。

  “喂,道?抑一般嘛。道抑买里墅?景华,净华。哈哈,顾净华。”

  宣誓自己权?

  施楚筠继续走,车门算走。

  虹嫂管顾净华,施楚筠。

  “夫人,夫人裴饭。”

  “道。”施楚筠车走。

  留虹嫂措。小贱人门,夫人急。夫人冷就高?

  夫人脾气,就替夫人贱人收拾一顿。

  虹嫂身抄院门铁锹就顾净华轮,“小贱人,一就一。”

  顾净华吓,高鞋,急,崴。

  虹嫂气脖子红。誓见一一。

  远街角黑车,黑装男人目睹一幕。

  “走。。”副驾驶男人见顾净华走口道。

  盯顾净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