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6.真合作 假夫妻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1819 2020-04-09 20:11:32

  九月。云瀛。

  施楚筠昨晚云瀛校分配云锦花园。

  明九月二号,师生返校报道。

  午二施楚筠车驶云瀛市心,云瀛心医院位市心偏南,咖啡馆与心医院隔一条街,附近商圈。

  云瀛心医院历史悠久,坐落市心,近几新建医院规划居民区与郊区之间,距商业区较远。

  施楚筠辆二十万普通车,毕业程晋深买。

  当程晋深非买限量版R洲跑车,施楚筠无奈,拉售车员先签购车合。程晋深机再买。

  当机指如何偷偷先买再。

  因快,路稍微堵车。午二五十五,施楚筠停车,车。电话打。

  “奶奶,救啊,借千万。”面一道轻男,音听急,带沙哑。

  “钱。”此,施楚筠漏任何情。

  “奶奶,您孙子快。”方始卖惨哀求,“,就千万,一定。”

  千万?怕吃钱长大。

  “钱。孙子。”

  “认当孙子,认当奶奶就。奶奶,求您,一儿卡号。逃。”

  接施楚筠听手机里嘟嘟。方挂匆忙,真逃。

  咖啡厅里靠窗位置,裴抑慵懒靠沙,右手指夹烟,一手表,二五十九,人影。

  别人等,第一次,如此耐心等施楚筠。其实握施楚筠意。

  因施楚筠与人太一。

  施楚筠推门而,直接裴抑桌走,坐裴抑面。

  整,迟。

  施楚筠坐,直接口:“谈?”

  裴抑本翘二郎腿,斜靠沙。

  听施楚筠口放腿坐,门见山:“笔生意施小姐谈。”谄媚,比一次少一攻击性。

  “生意人。”施楚筠冷冰冰句。

  “施小姐先。”裴抑递一本工夹。

  施楚筠接大略翻一遍。

  随即合,放桌子间。

  “卖身?”施楚筠仍旧神情冰冷。

  “合。”

  烟缭绕蜿蜒,似敢靠近施楚筠。

  施楚筠盯升腾烟雾,气息微察加重,放腿侧手紧紧握,应。

  ,桌角施楚筠手机收一条消息。刚刚人卡号。一跪求表情包。

  施楚筠神,往手机屏幕瞟一,一丝耐烦,抬眸,脸恢复冷淡。

  “千万。”

  应该巨价。

  “交。”

  “先付款。全款。”

  “。”

  听付全款,裴抑顿秒才答。

  ,怕被骗,千万算,而且,就算施楚筠卷钱逃跑,逃哪儿找。

  因,人逃情报网。

  裴抑猜测施楚筠意大致与刚刚收消息关。

  裴抑抬抬手,一位西装革履男士旁桌走。

  “施小姐,合,您一题?”

  施楚筠翻一遍,翻最签名处直接拿笔签合。

  “既双方题,合此刻生效,效期五。”完便走。

  “无密码,够取千万。”裴抑递一张卡。

  施楚筠随手接,与接普通物无异,裴抑怀疑施楚筠钱。

  “就登记?”明明句,裴抑却肯定语气。

  施楚筠顿秒,明白,意。

  里商区,银行。

  “先,一定。”施楚筠身走,句话,径直街走。

  裴抑先一步车走,肯定。

  裴抑坐结婚登记处外面椅子,拿手机,查消息,路收一条短信,云瀛银行转账通。

  施楚筠真因钱?怕卡里钱?全部取。

  施楚筠走廊一走,裴抑收手机,缓缓站,往里走,施楚筠。

  民政局,施楚筠卡裴抑。

  该拿拿。

  张卡绑定裴抑账户,裴抑钱,随取。

  ,需。

  其实,千万……

  。

  总巧合,际遇恰如其分面。

  施楚筠走停车处,直接车走。

  合书写明施楚筠职责帮应付其女人,期五。并妻子务。

  老板吩咐,就,,当走。

  裴抑施楚筠走,眸底深深,冷意顿生。

  让任务太容易。

  施楚筠应该贼船吧。

  ,谁更贼。

  裴抑觉施楚筠简单,陆廷又查异常。

  就一切太常所才最常。

  先接近自己母亲,又顺利名妻子。

  目应该就。

  顾净华。暗里准备,施楚筠布一局。

  总之,施楚筠一定故。

  就放身,处才方便。

  如果真顾净华派,真女人怎面演戏。

  “派人盯顾净华。”裴抑打陆廷。

  “找合适人?”陆廷猜找挡箭牌,“用用派人盯?”

  “用。”

  盯,透漏剧情,戏就。

  “继续查吗?”继续查施楚筠,因之查施楚筠简历内容,再详细怎查。

  唉,第一次滑铁卢啊。

  “暂用。”暂查更信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