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5.已逢场 可作戏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468 2020-04-09 12:12:14

  “诶诶,好了,有你什么事儿?”陈数赶忙接了程晋深的话。

  “就是就是,哥哥——”施楚筠有些得意,哥哥两字还不忘拉了长音。

  程晋深不觉尴尬。

  “哥可以给你介绍一个。”程晋深把之前的话题打马虎过去了。

  “妹妹我可以先给你介绍一个。”施楚筠才不怕他的“威胁”。

  “你才认识几个人。”程晋深知道施楚筠并不擅长社交,身边的朋友也是屈指可数。

  “嗯~不多不多,你又不能多要,介绍一个当嫂子还是够的。”施楚筠说得轻飘飘的。

  程晋深只觉得她是笑里藏刀。

  “算了算了,当我没问。”程晋深口头认输。

  其实,他心里是矛盾的,对于施楚筠恋爱结婚这件事。

  这么快就败下阵了。

  要在五年前,陈数也会有让施楚筠嫁给程晋深的想法,但是现在不会有了。

  左右现在施楚筠还是叫她一声“妈妈”,施楚筠是她的女儿,她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施楚筠除了回家前几天陪着陈数逛街闲聊外,后面就被程荐铭哭惨拉到了公司,给她安排了个财务副经理。

  说是副经理,可程荐铭把公司所有的财务报表都交给她管理。

  刚开始财务经理对施楚筠还一脸不屑,觉得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一定是攀着关系进来的。

  程氏集团在整个H洲都是数一数二的,能进去就可见能力之强。

  财务经理赵经理能在四十之前坐到财务副经理的位置上已经是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而且,他这经理也才升上两年,今年已经年过半百了。

  在公司里施楚筠也只叫程荐铭程总,所以,赵玮赵经理看施楚筠这个关系户极不顺眼。

  尤其是公司开会的时候还特地邀请了施楚筠。

  程氏集团的高层会议向来都是经理及以上地位的人才能参加的。

  这次让施楚筠这个副经理参加,还是程总直接下的命令。

  赵玮看着施楚筠那张倾国倾城又勾人的脸,就越发肯定施楚筠是用了美人计。

  有一个祸国殃民的人在公司,看来这程氏集团应该走不了多远了。

  会议上,其他高管看到施楚筠参加多少是有些怨怒的,只是碍于程荐铭的面子,并没有人提起。

  施楚筠为人处世向来果断,尤其在处理问题上,有独到的见解,下手快准狠,效率极高。

  施楚筠在程氏集团一个月,成功拿下两个顶级项目,解决了困扰财政部门快一年的财务问题,顺便维修了一下财务系统,升级了数据库防盗系统。

  这下子施楚筠成为了程氏集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

  甚至有些高层猜测施楚筠是程荐铭花大价钱从M洲华融街请来的。

  虽没有人证实,但这件事在所有人之间都一致通过了。

  施楚筠到程氏集团任职,更准确的说是来帮程荐铭的忙,她并没有到人事部登记入职,所以才一直有人猜测施楚筠的身份。

  主要是程荐铭在公司叫施楚筠“施副经理”,对施楚筠还恭恭敬敬的,能让程氏集团掌权人如此对待的一定不是一般人。

  八月。定泽。

  中心商业区。程氏集团。

  过几天就要到九月了,施楚筠在公司和几个项目负责人还有赵经理准备一些事务的接手工作。

  云瀛。永城。

  永城是裴成抑的公司,“永城”,这是裴成抑从裴氏集团分离出来时注册的新公司,与裴氏集团无关。

  永城二十五层。

  “顾净华要回来了。”坐在黑皮沙发上的一位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翘着二郎腿说,头上一撮绿毛格外显眼。

  说话的是陆知廷,正是被裴成抑使唤去调查施楚筠的那位二十五岁的男子。

  听到陆知廷说的话,裴成抑的眼眸顿时深不可测,周身气场变得寒冷。

  “什么时候?”话里夹杂着冷意。

  “三五天吧。”

  “嗯。”裴成抑随意嗯了一声,然后陷入了沉思。

  陆知廷也不敢打扰,收起了之前的痞里痞气,正襟危坐起来。

  “得找个挡箭牌。”裴成抑突然说了一句,似自言自语,声音并不大。

  “什么?”陆知廷没有听清裴成抑说了什么。

  裴成抑没有回答,但陆知廷大概知道裴成抑的想法。

  “需要什么样的?”陆知廷继续问了句。

  “识时务的。”

  “我这就去安排。”

  第二天。黄粱梦。

  黄粱梦是云瀛最高档的会所,与现代高楼大厦不同,黄粱梦是四合院式的,亭台楼阁,玲珑别致,宫殿式的仿古建筑,有宫廷样貌,占地极大,仿佛古代皇家别院。

  陆知廷安排了五个觉得还可以的女人,等裴成抑挑选。

  裴成抑迈着长腿走进包厢,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他坐在一个偏僻的位置,尽量让他看起来不会成为今晚的主角,慢悠悠地点了根烟。

  可是他那气质就算今晚穿的休闲装仍旧如贵族般耀眼。

  那些施了脂粉的女人,穿得毫不客气,在裴成抑面前蹭来蹭去,毫不遗漏的展示着自己的好身材

  裴成抑皱的眉越来越深。这些脂粉气太重,他要的不是肉体。

  最后一丝忍耐耗尽,起身离开了。

  陆知廷也觉得自己这次的眼光真的跑偏了。

  第二天陆知廷又跑到了裴成抑办公室,他有点怕挨打,昨晚的事他的确没办好。

  “裴少,现在怎么办?”试探性的问,声音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裴成抑想了想,开口:“或许她可以。”

  “谁?”陆知廷觉得这次不用受处罚了。

  “没你事了。记得去领罚。”

  好吧。他还是没有逃过这一劫。陆知廷乖乖的去一区领罚了。

  陆知廷走后,裴成抑从抽屉里翻出一份资料,拨通了资料上的手机号码。

  这份资料是上次陆知廷查到的。

  八月底。定泽。

  郊区。程家别墅。

  施楚筠昨天已经从程氏集团回来了,今天休息了一上午,吃完午饭,准备回房间收拾一下东西。

  她从云瀛空着手回来的。可是,陈数和程晋深这两天买了一大堆东西,大部分都是吃的,非要让施楚筠带回去。

  怕施楚筠拒绝,程晋深赶忙补了一句:我开车送你回去。

  施楚筠刚打开行李箱收拾,桌上的手机就响了。

  是陌生号码,而且打的是她预留在学校教务处的号码。

  这个号码她是特地用在与学校有关的人和事上的。也会有一些学生给她打电话。所以接到陌生号施楚筠也并不太诧异。

  其他号码别人也查不到。

  施楚筠以为是学校开学前的一些通知,便接了。

  “明天下午三点半,我们谈谈。”对方直接开口。

  “没有时间。”施楚筠听到这种说话方式,就知道对方是谁了。

  可是她真的没有时间。她现在还在定泽,准备明天在程家吃完“散伙晚饭”再回去。

  裴成抑似乎猜得到施楚筠会拒绝,不过好在没有直接说不,要不然他可丢脸了,向来只有他拒绝别人。

  “那什么时候,施小姐有空?”裴成抑千年难遇的退了一步。

  “后天。”施楚筠仍旧冷淡的回了一句,不多说一字。

  “那就后天下午三点半,老地方见。”说完不等施楚筠回应,直接挂掉。

  他已经低头了,这最后的尊严还是要守住。

  施楚筠对此完全不在意。

  只是这老地方,他们只在两个地方见过面,在医院也没有说上话。除去医院,就是咖啡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