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3.戏上演 难退却

偷走你满目欢喜与温柔 暖欲眠 2011 2020-04-07 13:54:42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门开了,徐婕在推床上躺着,还没有“醒”来。

  姚焕看见施楚筠也只能说:“病人只是一时激动导致脑溢血,手术很成功,一个小时后就会醒来,不会留下后遗症。”

  姚焕也是很无奈啊,该编个什么病好呢?

  眼睛向躺着的徐阿姨瞟了一眼,唉,该配合你表演的我也是尽心尽力了。

  施楚筠跟在姚医生后到达了病房。简单交代了几句,医生护士就都出去了。

  施楚筠一人静静地站在床尾,看不出任何情绪。

  病房里很静,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施楚筠不带声音的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望着远方,仿佛灵魂脱壳般,留在此处的只是一具空壳。怎无缘无故到这里来了?

  徐婕一想到老姚让她躺一个小时就有点来气,但为了留住人,还是先忍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在漫长的一个小时后,徐婕“醒”了。

  原本站在窗前的施楚筠也在这时转过身,走到了徐婕床边。

  “楚筠,给你添麻烦了。”徐婕率先开口。

  声音还真是有些微弱。不过不是病的,是躺的,躺着也是一种折磨啊。

  施楚筠微微摇了头,开口道:“我去叫医生。”

  “楚筠,不用,不用喊医生,我现在挺好的,没有不舒服。”徐阿姨赶紧叫住了准备出去的施楚筠。

  施楚筠回过身,说:“好。那徐阿姨要不要通知一下家里人。”我在这里好像不合适啊。

  通知家里人?家里人?徐婕想:我得赶紧把你变成家里人。

  又一想,不行,家里人来了,楚筠不就要走了吗?

  不通知家里人也不行啊,自己就是医生,也明白个中道理。

  要不正好让裴成抑来,还能让他们两个见见面,说不定就成了呢。

  这样一想,徐婕觉得她可以比原计划更早的把楚筠娶进门。

  儿媳妇比较重要,儿子什么都哪有什么重要的。儿子不就是用来给自己找个儿媳妇的吗?不对,是女儿。

  徐阿姨只停顿了数秒,可脑子里却想了这么多。

  “那我往家里打个电话。”徐婕从床头的柜子上拿到了包,从里面找到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打给裴成抑的,约莫10秒才接通。

  永城。

  此时,裴成抑正坐在总裁办公室里向钱秘书发布命令呢。

  钱秘书全名钱万同。钱万同,钱万桶,一个爱钱的人罢了。

  不过,在这位冷傲的总裁面前,钱秘书倒没有一丝狡猾爱财样。面对一丝不苟的裴大总裁,钱秘书也是一脸的严肃。

  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只一“母”字,裴成抑看着手机,额头微皱。

  钱秘书见状,非常识时务的出去了。

  手机响了三声,裴成抑接了电话,先开口:“什么事?”声音还是冷傲的,即使是面对自己的母亲。

  “你妈我”,徐婕听了后大声的说了三个字,只是一时气上来了,这儿子一点儿也不听话。

  察觉到自己太激动了,怕在楚筠面前留下不好印象,迅速放缓了声音:“你妈我生病了,现在在医院,快要死了,你不赶紧过来就见不到了。”语气中仍满是炸药味。说完也不等裴成抑回答,就挂了。

  裴成抑拿着被挂断的手机,脸上表情却无半点变化,仍旧是一副冰冷孤傲的表情。

  快要死了?自己母亲身体怎么样他还是知道的,虽然他大多时间都不在家。他老娘身体可是倍棒,无病无痛的,去年还追了一个偷她钱包的小偷,一口气追了两条街,直接把那小偷生擒了。

  虽不知闹哪般,裴成抑起身拿上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还是准备去趟医院。

  因为徐婕在云瀛中心医院上班,所以就直接开车去了云瀛中心医院。

  在前台问过房间号是1201后,裴成抑直接坐直达电梯上去了。

  12楼都是VIP病房,有直达电梯。

  因为施楚筠不喜人打扰,当时就选了环境安静的VIP病房。这是按照自己喜好安排的。

  从徐婕打完电话,施楚筠就一直在床边的凳子上坐着和徐婕说话。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徐婕在说,施楚筠只是简短的回答几句。

  不过,徐婕一个不察便说个不停,和之前无两样。施楚筠自然能够瞧出。而且徐婕说的越多,施楚筠就越肯定徐婕是在装病。

  但施楚筠没有说破,也没因此而有任何表情变化。

  裴成抑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进,就看见徐婕正坐着和施楚筠说话,脸上不仅无病样,还红润的挂着笑。

  一看就没有生病,他被骗了。

  裴成抑进来了,徐婕停止说话扭过身抬头看着裴成抑,施楚筠也站了起来。

  一时间,房间又安静地可怕。

  施楚筠看了门口的男人一眼,只一瞥,复又转头对徐婕说:“徐阿姨,我先走了。”

  与人打交道确实麻烦,尤其是陌生人。

  施楚筠从裴成抑身边走过。裴成抑开口:“等等。我们谈谈。”语气一如此刻的表情般冰冷,又像在给下属发号施令。

  施楚筠停住脚步,复又开门出去了,并没有等他的意思。

  她不喜欢被人支配的感觉。她向来都是随心所欲,即使前面是悬崖,尽管遍体鳞伤。

  “既然没事,我就走了。”裴成抑对着病床上坐着的徐婕说完,没有任何停留,转身走了。

  徐婕以为裴成抑终于开窍了,要去追施楚筠。所以看着裴成抑背影,开心地说:“去吧。好好谈谈啊。别欺负人家哦。”

  裴成抑很少回家,徐婕也不会打电话催他回去。最近一个多月,徐婕时不时就打电话骚扰他,让他回去。

  裴成抑一到家就被徐婕拉着说她看见一个女孩怎么怎么好,让他赶紧去追。

  知道徐婕是对自己催婚后,裴成抑接到徐婕电话也不会回去了,可还是阻止不了徐婕直接在电话里说。

  既然今天见到了施楚筠,就赶紧把这件事了断干净,断了徐婕的念头。

  裴成抑追上施楚筠的脚步,两人前后脚进入了附近的咖啡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