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62 是个男孩

小唇丹 欲妆 1040 2020-10-13 19:51:23

  从撕裂一般的剧痛中醒来,季绾只觉得自己几乎要死去,睁眼却是一片漆黑,仿佛已经坠入了无边地狱,来不及的恐惧很快就被撕心裂肺的痛楚掩盖。

  “呜哇——!”

  一天一夜的疾风骤雨过后,孩子的哭声在傍晚天色将黑之时响起,嘹亮的啼哭声仿佛一道刃,划开下一波风雨欲来前的沉寂。

  季绾只听见儿子的哭声,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似乎有婆子欢喜的喊着:“是个男孩儿!是个男孩儿!”

  之后,她便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

  南王抱着孩子,笑容逐渐狰狞,襁褓中的孩子仿佛感觉到了不安,“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近乎足月的孩子生的格外好,白胖胖的胳膊腿儿蹬来蹬去,看起来十分健康活泼、

  “生的和你父亲颇有些相似呢!”南王响起那个连男子都忍不住心动的男人,嘴角一扬,把孩子交给了乳母。

  他转头看向妻子身边的摇篮,上前躬身把孩子报了起来,果然,谁的儿子像谁,自己的儿子还是像自己些。

  南王妃程氏盯着丈夫的手,喉头滚动,声音颤抖:“王爷……王爷这是要做什么?”

  如今局势动荡,在这场角逐里,丈夫眼底的必胜之心让她心慌,她怕他不惜一切代价……

  “王妃莫怕,等到风雨消停,那时就是本王的登基之时,到时候,你和儿子,一个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一个就是将来赵国的储君,天之骄子啊!”

  “你要做什么?”程氏伏在床头,目光丝毫不肯离开自己的儿子。

  南王似乎失去了耐心,直起身来捏了捏怀中儿子的脸蛋儿,孩子发出不舒服的哼唧声,听得当娘的程氏心头一阵发慌。

  “你暂且照顾好这个孩子,有他在,我们赵家就能有享不尽的富贵了!”

  齐府里,几盏微暗的小灯下,齐嘉正襟坐在案几前,抵额苦思。

  “月笙,你说今日到底是不是她,如果是她,为何她不出来,可若不是她……”

  看见自家公子拧眉苦思却不果,月笙有些不忍心,几次三番的张嘴又闭上,此刻却再也忍不住,“嘭”的一身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哽咽道:“公子,小的好像在门口的石狮子旁看见了季姑娘的簪子……”

  “簪子?”齐嘉陡然站起身,厉声质问:“什么簪子?”

  文氏正捧着黄糖水小口小口的啜着,门被人一把推开,丈夫面色晦暗不明的走了进来。

  “这,这是怎么了?”程氏手忙脚乱,一时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你今日为何会在后门?”

  眼见文氏就要说话齐嘉忍不住沉声道:“说实话!”

  位于京都十里外的九龙坡上,殷族三少主之一的龙少主此刻面色冷冽,抱手站在风口前,身边同样身着盔甲的女将气咻咻的道:“少主何必生气,十六爷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天下间有谁比得上龙少主武力高强又貌美如花,即便是锦少主和檀少主,不也要退避三舍吗?”

  “住口!你懂什么?”龙宇回头,俏生生的面庞上,满是坚毅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