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54 齐家喜事

小唇丹 欲妆 2093 2020-10-04 02:12:56

  马车晃晃悠悠的走了约莫两刻钟的时间,才缓缓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座不起眼的三进三出的宅子,外面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里面却是亭台楼阁,水榭回廊应有尽有,小却精致。

  想必,这应该是南王暗中的私邸了。

  季绾被带到内院,那人应该是南王的亲信,指了挨着正房的一间屋子对她说了句:“你就住这里,别想跑,你跑不掉的。”就将她推了进去。

  听见门锁落下,季绾这才转身大量身后的屋子。

  这几个月来,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居无定所的日子,对于这些陌生的东西,也没有那样抗拒了。

  齐家的马车围着南王府转了个圈,田嬷嬷掐着时间,才沿着原路返回。

  跟来的小丫鬟不解,“嬷嬷不进去吗,不是还要救人吗?”

  田嬷嬷睁眼瞪了小丫鬟一眼,“你还小,以后就明白了。”

  老夫人这是为了齐家啊,大少爷执念太深了,若不假意救人,只怕此事会越闹越大,最后无法收场。

  齐家退出朝堂已久,如今战事四起,听闻楚国已经乱了,如今赵国岌岌可危,齐家可不想做出头鸟,去触南王的霉头,老夫人这也是无奈之举了,只希望大公子能想明白,恢复从前的冷静理智吧!

  齐嘉脑子里嗡嗡作响,娶明珠表妹?

  他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这才记起先前发生的事。

  “让人去守着,田嬷嬷回来,就来回禀一声。”

  月笙自然没有再拦,只要公子不出府,什么都好说。

  月笙一出上院,立刻有人却禀了齐老太太。

  “不用管他,由他去,总之不要闹出什么动静就好,等明珠那孩子进了府,他应该就能定心了。”

  齐老太太捏着佛珠,跪坐在佛像前,面露祥和,似乎是在祈祷着什么。

  田嬷嬷回来的时候,已经五更天了。

  她直接去见了老太太。

  “我们去的时候,南王府正巧有马车出来,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闻听此言,齐老太太猛的抬眼,见田嬷嬷一脸的可惜,心里不由沉了沉。

  “嗯,别露出半分口风。”

  见老太太神情微变,田嬷嬷不免劝慰:“老夫人也别太过忧心,到时候让人在万佛寺燃两盏长明灯,也算是为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祈福了。”

  齐老太太伸手,田嬷嬷连忙矮身去扶她。

  “那倒不必了,只怕惹人耳目,如今嘉儿满腹心思都在季姑娘身上,若非我早有察觉,只怕如今齐家就得跟着一起倒霉了。”

  说完又看了田嬷嬷一眼,“你回府没有遇见嘉儿的人?”

  田嬷嬷不明所以,摇了摇头,见老夫人面露疑惑,便道:“不如我去上院看看,免得哥儿心里惦记着忧心。”

  谁知老太太却是摆手道:“不必了,想必是我多心了。”

  月笙把田嬷嬷回来的样子情景再现的复述给了齐嘉。

  “你的意思是,田嬷嬷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人回来?”

  这不应该啊,若是季绾在南王府,那田嬷嬷应该把人带回来啊,还是说……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齐嘉的脑海里,他忍不住身子一抖,不可能,“月笙,你去请田嬷嬷过来一趟。”

  月笙应声而去。

  听说大少爷身边的月笙来请,齐老太太露出了然的神色,点点头:“现在可以了,去吧。”

  虽说已经入春了,可正月的夜里,寒风还是直往袖子里钻。

  “公子,我们去的时候,正巧和季娘子的马车错过,南王未曾为难季娘子,您不必担心了。”

  田嬷嬷照着自己预先准备好的说辞说了一遍,齐嘉的面色却依旧不曾松快半分。

  “意思是,你也没有见着人?”

  田嬷嬷有一瞬间的迟疑,拢了拢袖子,道:“自然是见着你,马车过的时候,我瞧见了,只是为了不惊动南王的人,我就没有吱声,等到马车夫掉头去追,那马车已经没影儿了。”

  话音落,屋里陷入一片寂静,齐嘉盯着田嬷嬷,面色几经变换,最后只是笑着点点头,“田嬷嬷回去吧,请祖母放心,孙儿自有分寸。”

  这是什么意思?田嬷嬷在心里把齐嘉的话细细咂么了两遍,转身离开。

  等到田嬷嬷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齐嘉立刻吩咐月笙,“准备笔墨。”

  他要写封信送去洛水,当初他说过的,季绾的事他会管。

  他不是不相信老太太,只是不敢把这件事完全交给她,毕竟在老太太心里,任何事和齐家扯上关系,都是可以舍弃的对象。

  不过,老太太对他的动向掌控显然超出他的想象。

  上院的一举一动都在老太太的掌控之中,月笙揣着信还没有走出齐府,就被打晕了扛去了庆华院。

  老太太一目三行的看完了信,将信重新装进了了个新信封,封好后放进月笙的口袋,“送他回去,别惊动人。”

  ”不用截下来吗?”田嬷嬷小心翼翼的问。

  “不必,这事儿本就该殷家来管,当初若不是殷家十六爷,嘉儿又怎么会在季绾身上浪费这么多的功夫,如今也该他出手了,我们齐家做的够多了。”

  连日来,齐府上方都笼罩着的晦暗阴云,总算在准备迎娶齐家大少奶奶的喜庆中消散。

  齐家上下焕然一新,张灯结彩有如贺新春,一箱一箱的新物件儿抬进大门,丫鬟仆妇们俱是翘首以待这位大少奶奶的到来。

  “大少爷也二十有二人,若非身体不好,只怕早就娶妻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

  “那可不是,你瞧瞧汴京城有几个公子哥儿过了十六七还不娶的,我去外面买丝线,都有人敢问我,说咱们大少爷是不是有按级,赶明儿再碰上,我非得撕了他的嘴!”

  婆子们围在一起议论纷纷,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厮则开起了赌/局,拿着碎银子赌大少奶奶能不能讨了大少爷的欢心。

  “我看难,那表小姐我见过,长相可比不上季娘子,英雄难过美人关,男人谁不喜欢美人的,新夫人进门,那就是……就是珠玉在侧!我赌她征服不了咱们大少爷!”

  “哟,什么时候还学会出口成章了,不过这点我赞同,再说你说人都怀了公子的孩子了,做什么还拆散,老太太这心也够硬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