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53 他是殷家的孩子

小唇丹 欲妆 2055 2020-10-03 23:30:46

  “谁惊动了王妃?!”

  南王低声怒斥,屋里没有一个人敢出声,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此事怎么回事。

  夜风拂过,他回头,就看见东窗下有道缝隙。

  “是你?”

  他盯着季绾,已然有了答案,“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男人那张原本阳刚帅气的脸上,此刻盛满了戾气。

  季绾不以为然的勾起嘴角,不知不觉的学着殷迟惯有的神色,不羁地轻笑道:“别急啊,王爷何不与我做个交易?”

  是他听错了吗?南王不可置信,这个怀着野种的云阳伯府小小庶女,现在竟然在和他谈条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别急着拒绝,你会答应的。”

  季绾气定神闲的模样彻底刺激了面前的男人。

  “说!”听着敲门声和丫鬟们的劝说,南王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现在甚至想杀了她,所以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他的手掐在季绾的温暖的脖子上时,心里想的是,若是现在杀了她,一切就结束了。

  可季绾没让他来得及这样做。

  “看到这个孩子了吗?”季绾尽量表现的不那么害怕的样子,指着自己的肚子,“十六爷的孩子,你不会觉得意外,毕竟当初也是他带走我的。”

  这点南王并不怀疑,只是望向季绾肚子时,面上不由露出狐疑。

  云阳伯府不是说,现在她和齐家的大少爷在一起吗,齐家也不是小门小户,怎么可能容忍血脉混淆,这个孩子……“不用怀疑,找个郎中把脉一试就能知道,孩子是在我去齐府之前怀上的,所以,他只能是殷家的孩子。”

  季绾说这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她现在并不确定南王知不知道她所有底细,如果知道的话,或许他不会相信,毕竟,当时她曾在齐府住了一个月。

  “此话当真?”

  这次季绾没答话,只是微微挑眉。

  和南王相处的那段日子,她对这个男人的脾气已经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他是个有野心的男人,并且他还是个王爷!

  这意味着什么了?

  数月前,京都就开始风起云涌,暗潮汹涌了,朝堂的波诡云谲或许她不太了解,可百姓的状态更加能体现一个国家的现状,赵国如今,外忧内患,南王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

  云阳伯曾经也是五军兵马营的掌印都督之一,因而南王才会选择娶云阳伯府的姑娘,然而事与愿违,云阳伯府遭受了覆巢之变,因而她失去了原本的价值,原本死亡是她最好的归宿,至少对于南王而言是这样。

  所以在殷迟将她救走之后,南王没有选深究,而是把这件事掩盖下去了,说起来,她现在应该是个不存在的人了。

  荣国公是兵马大帅,和南王联姻,显然也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这些南王的目的相比,无足轻重,重要的是新王妃能给他带来的利益,在局势动荡的非常时期,南王不可能冒这个险,去开罪荣国公府,也就是说,新王妃程氏现在的感受也很重要,南王必须顾及。

  这就是为什么季绾会选择冒险设计程氏的原因。

  她拿了自己的耳环,在东窗边等路过的丫鬟……只是没想到,程氏比她想象的更敏感。

  在南王选择有限的时候,再以自己如今的价值做筹码,她就不用那样被动了。

  殷家在赵国的影响力自不用说,就从当初他能把自己从南王府大摇大摆的带走,就足见一般。

  以南王的心性,与其杀了她以解心头之恨,还不如留着,为他增添助力,要知道,若是能把殷家拉拢,他要做的事,看起来就容易多了。

  只是,这还不是上策,但在危急关头,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至少她现在和腹中孩儿都尚且安全,这就够了,至于旁的,容她再想,如今南王定然不会放了她。不让他拿什么来做殷家的筹码。

  想到这儿,她忽然觉得有些想笑,自己从前还是太稚气了些,竟然天真的以为,能瞒天过海的把孩子生下来,寻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过自己的太平日子,却不曾想,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更大的漩涡。

  不管是殷迟,还是齐嘉,南王,或者是未曾谋面的亲生父亲,都像个谜团,见她深深的裹了进去,她若是想要过上想过的日子,就必须亲手揭开这一切。

  而这一切,注定要她抛开那些幼稚的念头。

  季绾手心有些凉,抚在隆起的腹部,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拍着,放心,母亲会处理好的,没人能伤害你。

  南王紧握手中的玉扳指,心情复杂。

  如果殷家没有认可季绾,就不可能容忍季绾为殷家孕育子嗣,而当初的确是殷迟亲自来带走这个女人的,很显然,季绾于他而言非同小可,而自己之所以动季绾,是因为他以为殷迟已经厌倦了这个女人,却不想还藏着这么张王牌!

  也不知道该说他歪打正着,还是季绾命不该绝?

  “王爷,王妃晕倒了,王爷!”

  门外响起婢女惊恐的哭喊声时,屋里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一切如她所料。

  “现在,送她出府。”

  听见马车外报更的梆子声时,季绾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软软的瘫倒在了马车还算柔软的棉垫上。

  马车微微顿了顿,对面有马蹄声渐近,在狭长的巷子里,两辆马车擦肩而过。

  齐嘉醒来时,只觉得后脑勺隐隐作痛,月笙撑着手趴在床沿打盹儿,感觉到床上有动静,立刻一个鲤鱼打挺活泛了起来。

  “公子醒了?!”

  “我这是……祖母让人把我打晕的吧?”

  月笙一双眼睛左右看了看,戚上前耳语道:“老夫人让人去南王府了,只是这会儿已经宵禁了,怕惊动四方,就只让田嬷嬷带着东西过去了。”

  齐嘉伸手揉了揉酸疼的两鬓,这才觉得好受了些。

  “我去看看。”

  见他趿了鞋就要出去,月笙急急拦住了他。

  “公子不可。”

  齐嘉回头,月笙一脸认真又为难的道:“公子忘了,您答应了老夫人,择日与表小姐成亲的,为……为齐家延续香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