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52 但你要答应一个要求

小唇丹 欲妆 2033 2020-10-02 23:22:08

  云阳伯府里,黄氏一把推开明先生,目露惊恐。

  “你竟然是这般心思,枉费伯爷那样重视你,明先生,还请你……”

  她话还没说出口,明先生的目光一厉,缓缓的将松散的腰带重新束上。

  “夫人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又何必邀明某独处一室。”

  语气里透着几分讥讽,黄氏只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烧的慌,她做了这么多年的伯夫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一个幕僚,也敢轻薄她?

  “夫人又何必故作清高,你也是个女人,伯爷不知疼惜,明某却是垂涎已久,只要夫人点头,明某定然舍生忘死,怜香……惜玉!”

  他一副洞穿世事的样子,让黄氏觉得自己仿佛不着寸缕!

  “公子,咱们如此,是不是太冒失你?”月笙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齐嘉的神色。

  从进云阳伯府的大门到现在,已经一炷香的时辰了。

  齐嘉站起身,一言不发的转身出了云阳伯府。

  这奇怪的举动惹的月笙不由迷惑,公子这来了又去,人也没见着就这么走了?或者说,公子也觉得这样不妥当,所以打消主意了?

  南王府里,季绾盯着面前这碗黑漆漆的药汤,不动声色的捏紧了手中的小刀。

  “喝了吧,也算是全了你我的颜面。”

  南王手里一把明晃晃的短刃在烛火下闪烁着寒光,季绾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

  “南王爷,我想你或许可以再深思一下。”季绾嘴角弯起,望向南王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从前那个连正眼也不敢看他一样的小娘子,如今竟然也敢直视他?南王忽然觉得颇为有趣,勾着嘴角盯着她。

  ”有些事,我们都心知肚明,南王爷当初并非想要娶我一个小小庶女,而是我的嫡姐季嫣,而今季嫣尚未出阁,王爷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吗?”

  话音落下,屋里寂寂无声,良久,才响起一阵讥笑声。

  “云阳伯府,当初或许可堪一视,如今,别说云阳伯就要死了,就是季嫣这般货色,我也瞧不上了。”

  他的身音很轻,可季绾听着却是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南王是上钩了。

  “如此一说,倒也是,南王既然也知道云阳伯府不成气候了,何不再选良配,成一段佳话?”季绾说着,又恍然大悟的一拍掌道:“我怎么忘了,新王妃是荣国公嫡出长女程氏了!”

  看着南王的面色越来越沉,季绾暗自掐着手心,尽量保持平静的继续说着。

  齐府,齐嘉刚一进门,就看见坐在紫檀木太师椅上,好整以暇的等着他的齐老太太。

  “嘉儿,你要做什么?”

  语气严厉,一扫往日的和蔼之色。

  “她现在很危险,我早说过云阳伯府不可信,如今果然如此,只怕人现在就在南王府,我必须过去。”

  看着平日里事事心头有数,把偌大一份家业打理得齐齐整整的长孙此刻方寸大乱的样子,齐老太太缓缓的摇了摇头。

  但凡欲成大事者,都不可有动心之人,这点,她在自己的丈夫和儿子身上就明白出来了,现在,难道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子,齐家唯一的血脉,也重蹈他父辈们的覆辙吗?!

  齐老太太摇了摇头,再看向齐嘉是的神色,已然满面肃穆,“你去南王府?以什么身份?”

  龙头拐杖触地有声,齐嘉面色大变,“祖父的……”

  这拐杖是祖父在世时,,先帝御赐的,意为上打昏君,下打奸佞,曾是齐家至上荣耀。

  老太太从来把老太爷的东西仔细保存着,今日拿出来,显然是动了真格儿了!

  “祖母。”

  齐家望着齐老太太,双眼通红,“她也叫您一声祖母啊!”

  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微微别过脸去,“可她也不是齐家的子孙。”

  “可您不是答应收她为孙女了吗,您说这样,别人就不敢动她,因为她的靠山是整个齐家啊!”

  齐嘉声音急促,似乎急于得到答案,齐老太太看着,缓缓的摇了摇头。

  “傻孩子,这些年,你虽学会了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却不懂家族兴旺之道。”说着摇摇头,轻笑道:“也是,你若是明白,也不会迟迟不肯娶妻,以至于齐家香火……”

  老太太的声音低落下去,就在齐嘉以为她说完了的时候,她忽然抬起头,声音陡然拔高:“为了齐家,别说是她,就是嫡亲的孙女,为了家族荣誉牺牲,那也是死得其所。”

  死得其所?

  齐嘉望着这个从未如此严厉过的老太太,这个他一直敬重敬爱的祖母,心仿佛沉进了冰窟。

  “祖母,是不是若非齐家只有孙儿一根独苗了,您连孙儿都能舍弃?”

  他缓缓抬起头,眼底的失魂落魄看得老太太一阵心惊。

  她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突然间被问及,竟然一时语塞。

  “祖母,孙儿不孝,孙儿昨夜思来想去,始终觉得,她若是出事,孙儿一辈子不能安心……”

  齐嘉说着,站直了身体。

  老太太惊慌起来,厉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祖父会原谅我的,等到百年之后,孙儿自会去祖父那儿磕头认错,请他老人家责罚。。”

  “你简直不知所,那是你祖父拿命换回来的,是先帝赐给祖父的,你怎么敢……”齐老太太气血上涌,站起身的一瞬间险些栽倒在地,若非田嬷嬷眼疾手快,只怕人已经在地上躺着了。

  齐嘉回过头,伏在地上,对老太太磕了三个头,起身往内院去。

  “我答应你!”

  身后传来老太太的声音,齐嘉先是一怔,旋即欣喜若狂,正想说什么,老太太的话打断了他。

  “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夜深了,汴京的万家灯火渐渐熄了,寒风中的二更天的梆子声响起时,季绾就知道自己赢了。

  “王妃,王妃您慢些跑,当心肚子呀!”

  门外传来丫鬟们惊慌的声音,南王转头,脚步已经到了门口。

  “王爷!王爷你开门啊!”

  新王妃程氏的声音响起,接踵而来的就是剧烈地拍门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