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51 身世(下)

小唇丹 欲妆 2041 2020-10-01 19:16:34

  季泰清似乎是被季绾的话刺激到了,闻声大笑起来,“你…你以为,你知道了身世就能有什么用?一个女娃,漠北王根本就不会把你当回事儿。”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季家从不把她当人看的原因?

  季绾从未想到自己会这样得到答案,看似已经如愿以偿了,可事实上了,她只是陷入了另个漩涡里。

  漠北王……或许季泰清说的对,以她一个姑娘的身份,即便是上门寻亲,漠北王也不一定会认她。

  可是,她怎么甘心!

  脑子里仿佛天人交战,季绾捂着肚子,心底生出深深的无助和恐惧。

  为什么她就不能过上正常的日子,为什么她总是被这样或者那样的麻烦包裹,为什么总有人像捡垃圾一样把她从黑暗里拉出去,又再次将她丢回去!!殷迟如此,齐嘉也如此。

  她以为回来能释怀,可事实却让她陷入了另一种痛苦之中。

  忽然间,她有些看不清楚眼前状况。

  天旋地转之际,她仿佛听见耳边有人在唤她的名字。

  季嫣心烦意乱的在屋里来回踱步,大圆桌旁,黄氏一脸深思状,脑子里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可就在要想明白之际,季嫣忽然一脚踢翻凳子,吓得她一个激灵,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你疯了?!”黄氏气不打一出来,疾言厉色的瞪了过去。

  “哎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嬷嬷到底打听到了什么,又不说清楚,我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季嫣说着,拧着眉头拉了张凳子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看见女儿一脸气咻咻的模样,黄氏轻轻吐出一口气。

  “你这脑子,能想明白什么,坐着吧!”

  正说着,那边急急走进来婆子进来道:“齐府过来接人了。”

  黄氏闻言一惊,倏忽站了起来,”你没和来人说人不在府里了?“

  那婆子一听,立刻苦巴巴着一张脸,”老奴哪儿敢说啊,我只说九姑娘不在府里,早早就走了,可……可齐公子不信啊,非要见老爷!“

  ”啊?!这可如何是好,季绾现在已经在南王府了,咱们不能两头都得罪啊!”季嫣也紧张的站起身,知道此事若是不出处置好,只怕要出大事情。

  事情一旦闹大了,季绾大着肚子跟着别的男人跑路的消息只怕是要把京都炸的沸反盈天!到时候她定然是首当其冲深受其害之人。

  她可不希望因为季绾的出现,把自己平静的日子打乱。

  黄氏现在就像只热锅上的蚂蚁,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应付齐家的人。

  “快去明先生来!”

  明先生是云阳伯的幕僚,云阳伯府出事之前,幕僚众多,可自从云阳伯关押大狱之后,便树倒猢狲散,幕僚们散的差不多了,只有这位明先生还记挂着先前云阳伯的赏识之恩,一直留在府山,时不时帮着黄氏决策一些事。

  一来二去,黄氏无计可施之际,总是第一个想到明先生。

  很快,明先生就来了。

  若是平日,黄氏等人是内眷,应当避见外男,即便要见,也应当以屏风当之。

  现下正是火山眉毛之际,黄氏也顾不得那般礼数,一见着明先生,就急急忙忙的问如何是好。

  明先生三旬出头,听说从前是江南人士,生的一副好相貌,虽然已经年过三旬,却依旧可见年少时的风姿俊秀,见黄氏几乎乱了分寸,他接过丫鬟奉上来的茶,抿了一口轻笑道:“夫人莫惊慌。”

  黄氏哪里听得进去,只觉得心口惴惴不安的紧,只求快些有个计策才好。

  可到底还记得自己的身份,慌乱过后,强作镇定的坐了下来。

  “若是云阳伯府还圣眷不衰,那就是和齐家碰一碰也许还有分胜算,可如今是不可能了。”

  明先生说着,又故作高深的抿了一口茶,漫不经心道:“夫人何不问问云阳伯,伯爷是有大学问之人,想必会有决断。”

  “不可!”

  一声厉喝起,屋里人纷纷望向拍案而起的季嫣。

  明先生眼底闪过一抹光亮,儒雅轻笑道:“恕我无礼,不知四小姐此话何出?”

  季嫣见自己失态了,站在那儿被明先生问的下不来台,略略思忖,索性道:“我父亲病重,如今不应当再拿这些事来烦他了。”

  黄氏觉得女儿举止有些不妥,便语气严厉轻声呵斥道:“嫣儿,你且回去,大人说话,你就不要在这里了,自去玩会儿吧。”

  说完起身,邀请明先生道:“明先生这边说话,免得人多口杂。”

  季绾醒来时,头还有些疼。

  翠绿锦缎的帐子和蟠龙纹的赤金帐钩映入眼中的那一刻,她几乎失声惊呼。

  这是……她环顾一周,一颗心渐渐冷却下来,她又回到南王府了?还是说,一切都是场梦,她只是梦魇了而已。

  季绾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肚子,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屋里静悄悄的,只隐约可见糊着高丽纸的门外,有人影晃动,似乎是有人看守。

  为了不惊动人,季绾再次躺了回去,在脑海里飞快的整理了一遍思绪。

  她在云阳伯府晕倒了,醒来后,就躺在了南王的床上,那只有一种可能,黄氏或者是季泰清为了摆脱干系,选择在她回去这天,把她交给南王,以求南王能广开一面,不要和云阳伯府过不去。

  虽说这样表忠心的法子有些蠢,可对云阳伯府来说,已经算是高明的计策了,毕竟,就凭云阳伯夫妇两的脑子,想要高明些,的确是有些为难人了。

  出奇的,她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惊慌,再次回到这个曾让她欲死不能的地方,她竟然一点也不惊慌!

  季绾抚着肚子,忽然感觉到肚子动了一下,霎那间,她心底生出种前所未有的欣喜。

  她死死憋住才忍住没有惊呼出声,只惊喜的抚着肚子,轻轻安抚有些暴躁的小家伙。

  季绾盯着屋外若有若现的光亮,心下渐渐平静,她一定会让孩子平安无事的生下来,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谁也别想阻止她,至于身世……她自有盘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