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47 拔出萝卜带出泥

小唇丹 欲妆 2061 2020-09-27 19:10:23

  “查案的顺藤摸瓜,就摸到了云阳伯府去,也不知道那些庄户是怎么想的,竟然一起写了诉状递上顺天府,说云阳伯府任由管事滥用职权,交了租子就得饿死人,逼得他们走投无路了,只等着要个活路呢!”

  长青端着茶润了润喉咙,继续道:“更要命的是,听说云阳伯已经时日不多了,如今田庄上闹出这么一茬儿,火烧到伯府去,接着就有言官弹劾云阳伯,看样子,这火是越烧越大了,只怕云阳伯要被气……”

  长青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把“死”字咽了下去,担心的看着季绾的。

  这就是说,事情已经发展到云阳伯作风上了,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对于云阳伯,季绾没有什么孺慕之情,甚至一时间记不起他的容貌,这个父亲,对她来说,可有可无,毕竟自己最绝望无助的时候,他这个做父亲的,可从未做出一件父亲该做的事来。

  她从来不是愚孝愚忠之人,可对于云阳伯,她还是不希望他真的被气的一命呜呼了,有些事,她想亲自问问他。

  云阳伯府的子女并不多,因为黄氏的缘故,庶出子女更是少之又少,既然香火不好,又为何要把她送走,这一直是她心头的一块病。

  长青看见季绾的面色不好,面露忧色,支吾道:“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想咒伯爷。”

  说到底,云阳伯到底是姑娘的生父,不管怎样,都会有些感情的吧,长青很忐忑。

  谁知季绾只是微微一笑,“小丫头想什么呢,要说起来,我和他还真没有什么父女之情,若非血缘,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有父亲。”

  那笑容似乎有些苦涩,长青眼睛一酸,“我也没有父亲,这点倒是和姑娘很相似。”说罢忙别过脸去,轻轻抹了抹眼角。

  季绾轻叹一声,这丫头总说想家了想家了,似乎没有家的人,更希望能在万家灯火中,寻一盏属于自己的吧,所以,当初在殷府,她也曾有过幻想……

  想到这里,她又觉着好笑,说到底,若是换个人,在她最黑暗的时候伸手将她拉出深渊里,她都会忍不住多些好感吧。

  与赵国冰天雪地不同的洛水畔,正是应了那句钟灵毓秀,山中水畔绵延数里锦绣万户,四处都透着喜气,这喜气不仅是因为即将迎来的新桃换旧符,更是因为他们少主回来了,今年会有打赏下来。

  溪光不尽,山翠无穷中,殷家坐落在祁山中的府邸从山脚一直到半山腰,远远望去,说是城堡更贴切些。

  翠瓦朱檐,描金绘彩的亭台楼阁不过是苍茫一角,洛水百姓,谁不知道殷家的强大,可他们知道的,也只是冰山一角,他们仿佛一座孤城,坐落在几国交界处,没人敢招惹。

  “大夫人,二夫人过来了。”

  何姑上前,恭敬的对殷何氏行礼道。

  殷何氏正在细看手中一副仕女图,闻言抬手,望向窗外,洛水的春总是比别处来的早,翠微处,春烟渐起。

  二夫人这耳朵也比别人好使,刚把事情定下来,她就来了。

  “檀少主。”何姑轻声提醒一旁的美貌少女。

  若非何姑这一声出,恐怕很难有人发现,一旁还盘膝而坐着个粉面桃腮身量风流的少女。

  檀欢闻言起身,抬手投足间有种难以言说的风情,可那双眉眼间,明明是寡淡清冷之色!

  “不必,坐下吧想必也不会有什么事。”

  不多时,门前压帘的碎玉轻灵作响,二夫人一袭玫瑰红妆花褙子映入眼中,檀欢起身行晚辈礼,二夫人蹙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下去吧,我有事同大夫人说。”殷齐氏说着,将手中暖炉递给了丫鬟。

  “你既怕冷,人多些岂不好,我留檀儿有事,再说了也不是什么外人。”

  一句不是什么外人,堵得殷齐氏心口一阵发紧。

  难道消息就无误,大夫人真要让殷迟选檀欢?!

  想到檀家的本事,她心下一阵发,却又不敢表露半分。

  “既如此,那我晚些过来打扰大夫人吧。”

  说这话时,殷齐氏的后牙槽都咬紧了,说是妯娌,可看看她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她只觉得心下有根针在戳似的,当初若非母亲目光短浅,她又怎么可能与大夫人之位失之交臂!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做不了大夫人,锦婳一定要做大夫人,她的人,不能再比别人差了。

  檀欢不是个容易怯懦的人,她能做少主,足可见檀家的价值,二夫人在她面前,还不够格。

  “若是有事就直说吧,莫非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殷何氏说话间,已经将刚才那副仕女图收了起来,这才看向迟迟不语,却目光流转的二夫人。

  殷齐氏的目光从檀欢冷淡的神情上收回,知道大夫人这是故意不让她把话说出来的意思。

  可她既然都不担心,自己又何惧,檀家知道了又如何,有些话她迟早要说的。

  “大夫人,婳儿近来一直没有消息,大夫人可否问问十六爷,听说婳儿曾去见过他。”

  锦婳不见了?檀欢抬眼,很快又垂下眼睑,嘴角讥诮微扬。

  “婳儿又不是小孩子了,难不成还能走丢了,迟儿才回来不久,精神还没缓过来,须臾小事就别去打扰他了,让人去赵国看看便是了。”

  一副没把这件事看在眼里的意思,殷齐氏微微别过脸去,深吸了两口气,这才继续笑着道:“十六爷这次回来,该是要选出东主了吧,婳儿的确该早些找回来了。”

  这话什么意思?殷何氏手里正把玩着一串檀香佛珠,闻言也不动声色,只是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窗外,对檀欢道:“想这会儿十六爷该醒了,你过去看看吧。”

  檀欢闻言,一张白玉般白净的面庞上,浮起两抹疑似羞怯的红晕,“是,檀儿这就去。”

  真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殷齐氏死死的捏着拳,强颜欢笑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憋住那句呼之欲出的“你不就是想让檀欢做东主吗”,她忍不住不说,也是因为,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