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43 风波起(中)

小唇丹 欲妆 2245 2020-09-23 11:58:19

  所以……他们还算是人吗?

  季绾缓缓的低下头,倒不显刚才的半分愤怒,似乎平静下来了。

  长青见着,哭声一噎,扯了扯季绾的衣裳,“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季绾抬头,面上早已经恢复了常态。

  “没什么。”

  季绾根据佃户们给的消息,去了后山的荒庙,荒庙后面就是乱葬岗,冬日积雪半尺深,进了林子又天光暗淡,只觉得举步维艰,齐嘉一颗心都提到了心眼子,最后实在看不下去,蹲下身让季绾上来。

  “别倔,你若是摔倒了,反倒更麻烦。”

  季绾看了一眼身边的长青,略一迟疑,还是答应了。

  年岁不好,又值隆冬,四处荒凉一言难尽,齐嘉背着季绾找了两圈,才在一处小木桩上看到了桂婆婆三个字,因为是新坟,字还比较清晰,只怕过了这一冬,春天一到,积雪融化,这些字就无法辨别了。

  长青不顾地上的雪水,跪在地上,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季绾刚站在地上,齐嘉已经把自己的披风垫在了地上,“别湿了衣裳,回去着凉。”

  季绾朝他一笑,心下满是温暖,他的确是个很温暖的人,从来都细心体贴的。

  把提前备好的银元宝和纸扎都烧了之后,季绾几人才心情沉重的往回走。

  这一路上,可见佃户搭着梯子在扫屋檐上的雪,唯恐年关落雪,压塌了屋顶,到时候雪上加霜,只怕熬不过去。

  “还有半月就除夕了,今年你是什么打算?”

  齐嘉似乎是有意转移话题,季绾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嗯,我还没想好呢。”

  齐嘉并没有多说什么,只专心着脚下的路。

  “齐公子你会回京过年吗?”

  长青饶有兴致的问,齐嘉想了想,沉吟道:“这得看我们家季娘子在哪儿过年啊。”

  长青听着,忍不住笑起来,“姑娘,我们要不也回京过年吧,听说除夕夜皇城要放好多烟花,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看着小丫头兴奋的样子,季绾忍俊不禁,倒觉得心情松快了些,暗叹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没有太多的心思。

  京都与她而言,有太多的痛苦了,她从未想过要再回去,若是可以,离那里越远越好,可她也不想让长青失望,只好沉默不做声,还有半月呢,且走且看吧。

  回去的时候,月笙带着人已经将小茅屋勉强收拾了一番。

  季绾在出林子时就自己下地走路了,倒也没人看见齐嘉背她。

  齐老太太端着个精致的莲花碗过来,递给季绾,笑道:“快,喝点热水暖暖,幸好我来的时候带了一套碗过来,不然咱们就只能用月笙砍的竹筒喝水了。”

  大户人家的讲究很多,碗筷一半不会去借别人的,自己带碗这样的事儿,季绾也不算太惊讶,笑着接过,水还热着,抬头望过去,就看见几个小厮围着个小土忙着煮什么。

  “我看你也不想去主家宅子,那咱们就在这儿讲究一下吧,晚上循着官道往前面走,我记得有个驿站,落脚正好。”

  季绾把碗递给长青,上前抱住老太太,低声娇娇的道:“谢谢祖母。”

  她不知道为什么,对齐老太太是越来越喜欢了,甚至想对她撒娇,这种小猫一样粘人的事儿,她还真是第一次做,却觉得十分温暖。

  齐老太太也很是欢喜,齐嘉人丁凋零,京都的亲眷们,又没有一个是省心的,不是盘算着多在你身上捞着些油水,就是想着怎么勾心斗角,她一个都不喜欢。

  对这小丫头,她是第一次见面时就颇有好感的,后来家里这独苗也惦记人家,她就更是说不出的欢喜了,只是……看向季绾的肚子,她忍不住轻叹一口气。

  “累不累,这里没法休息,到马车上去休息一下吧。”

  季绾的确有些累了,点头应是。

  马车里生着小炉子,铺子厚厚的褥子,躺上去仿佛坠落云端,季绾很快就睡了过去。

  ……

  “绾绾,我的绾绾!”

  暗夜云雾里,季绾听见一声一声凄厉的声音,她回头看去,噬人的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那声音十分熟悉,她一定认得那人。

  季绾听着,越来越心慌,越来越害怕,她高声问是谁在那里,可那声音却仿佛突然消失了,回应她的只有无边的黑暗。

  眼前忽然一亮,她看清楚了…那人身穿黑甲,倒在血泊里,那张妖孽般的俊颜不是殷迟是谁?!

  “绾绾…绾绾……你终于来了……”

  殷迟的手上捏着寒光凛凛的剑,剑眉上,血色晕染,他挣扎着想要拉住她的手,却只是徒劳,看着那双手渐渐垂落,季绾心口骤疼,似乎有什么利刃在剜心一般。

  “啊——!”

  她猛地睁开眼,胸口剧烈起伏,“别怕,你只是梦魇了。”

  齐嘉坐在一旁,正捏着她的手腕听脉。

  “这几日劳心了些,明日回去要好生静养了。”

  他面色肃然,季绾不敢反驳。

  “梦见什么了?”

  “没什么。”

  季绾下意识的敷衍,齐嘉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似乎是相信了的样子,好像……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会有过多的反应,她说是,那就是,她说不是,那就不是。

  “让长青进来给我梳头吧,我要去趟梁家。”

  “好。”

  北风呼啸着,马车绕过半个田庄,最后在村东的梁家院子停下。

  季绾被齐老太太用兔毛大氅裹得严严实实,在马车里还觉得有些热,下了马车冷风一灌,惊得她打了个冷颤。

  “祖母说的没错吧,这边北风口,要比西边冷得多,牵着祖母的手,小心些。”

  季绾笑着点头,照做。

  齐嘉走在前面,月笙去敲门。

  好一会儿,才有个十多岁的小姑娘跑了出来。

  “您找谁?”

  声音战栗着,目露出警惕的望着门外几人。

  “你们家当家的呢。让他出来说话。”

  月笙把那套趾高气扬的气势表现的十成十,小姑娘回头看了一眼,瞪着一双铜铃似的大眼睛,“我们主家不在,改日再来吧!”

  说完就要关门,月笙眼疾手快一把撑住,“别急呀小姑娘,主家不在,咱们聊聊也可以!”一副泼皮赖汉的样子。

  正屋里,炉子烧的暖融融的,梁大郎围着自家老爹转了好几圈了,“得了,现在人家真找上门了,听说那九小姐寻了户好人家,她吹一下枕边风,咱们就玩儿完了,爹你真是的,当初我就说了说了,别去动那老太婆,东西不值几个钱,反倒惹了一身sao!”

  “大郎,坐下,你爹火烧眉毛了,你还火上浇油,皮痒了?”

  梁大郎看了一眼自己母亲,咂吧着嘴,颇有些不服气的闭了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