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36 放肆

小唇丹 欲妆 1117 2020-09-15 10:27:25

  季绾几乎喘不过气里,男人才松开她。

  “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该你的,我不会分给别人,任何人也不行。”

  他眼底的认真仿佛烈日里的焰火,灼人之际,季绾慌忙的别开脸去。

  齐嘉出来时,只看见马车远远驶离。

  “去哪儿?”

  “带你回家。”

  回家?季绾蹙眉,仿佛被扎了一下似的,“我不回去,哪儿也不去,放我下去!”

  马车轱辘声中,她想也不想就要往外去,殷迟大急,伸手将她拉回,沉声:“不要命了?”

  “与你何关?”

  “我要。”

  他直直的对上她的眸。

  她总觉得欠他,殊不知,是他欠她最多,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听话好不好,往后再也不会了,再也没有委屈。”

  委屈吗,季绾胸口涩涩的,她如何能相信…他说的往后?

  “让我回去,你能娶我吗?”

  或者说,一直以来,在他心里,自己都只是个能金屋藏娇的人,而非能与他并肩的人,她承认,对殷迟,她虽恨,更多的却是眷念,她没法留在他身边,便以腹中孩子为寄托,可她从未想过要跟他回去。

  “我是姨娘出的,我不会做别人的姨娘,金屋藏娇并不适合我,你应该明白的。”

  这话出口,没有半分的柔弱,而是无与伦比的坚定和决绝。

  殷迟定定的看着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我有自知之明,再嫁之身,无德再做殷家将来掌门人的妻子,所以,十六爷,我们把话说清楚吧,也好过纠葛不断,徒增烦恼。”

  季绾说着又往后靠了靠。

  她下意识要远离他的动作刮得他心尖一疼,“嘭”的一声,季绾回头,身后的车厢被生生击出一个掌印。

  殷迟俯视着她,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

  猝不及防的一下,她也被吓了一跳,不过旋即释然……这也的确是十六爷的脾气。

  “十六爷,你现在是没办法娶我的,我们都不愿意妥协,就这样不是也挺好?”

  “挺好?”殷迟轻笑,“让我儿子叫别的男人父亲,这对你来说挺好?”

  他仿佛洞穿一切的目光惊得季绾不由一慌,“你怎么知道?”

  自始至终,她自认没有露出马脚,他又是如何笃定孩子是他的?

  “你这脾气,和齐嘉,并不合适,一个病秧子,如何征服你?我的女人,可不是谁都能染指的。”

  季绾低头,嘴角微翘,心下却是一片冰冷。

  “十六爷,送我回去吧。”

  她不可能跟他离开,在明知道不可能与他名正言顺的前提下,她宁愿在玉水庄,守着长生酒肆,守着自己的孩子。

  殷迟难以理解!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表面上温柔小意,实则却是执拗倔强,让他大为头疼!他从来没有一刻如此希望一个人能乖顺一点,但此刻,他特别想!

  “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你都要和齐嘉在一起是吧?”

  凤眸里盛满愠怒,仿若风雨欲来。

  季绾心下一阵烦躁,抬手猛地将小炉上的茶壶拂落,小炉子里没有火,只有一些冷茶,泼得满地。

  殷迟始料未及,这是第一个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

  那双美眸里,同样盛满怒火。

  两个人对峙着,到底是殷迟没绷住脸垮了下来。

  “好了。”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她抱在怀里,“我……送你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