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17 不娶勿惹

小唇丹 欲妆 2057 2020-09-02 20:06:23

  夫人……小公子?芍药芙蓉几个面色难看,纷纷望着自家公子,等着自家公子发怒,哪怕只是数落两句也好啊,却不想:

  “大家都到齐了吧?”

  齐公子不动声色,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仿佛是纵容了刚才那番言语!

  老庄头的媳妇闻言,忙扯了那妇人,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这接二连三的误会,季绾都不能不多想了,若说先前老庄头等人误会自己是齐家小姐也就罢了,如今还误会自己是齐嘉的夫人!这就不能不解释了。

  “那个,齐公子,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他垂眸,就看见那张姣好的面庞上,两腮微微鼓起,气呼呼的样子,配着那双殷红的唇儿,竟莫名的动人!

  “何必着急,听一听也无妨。”

  齐嘉心生打趣之意,笑着留她。

  季绾站在那儿,众目睽睽之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刚才误会季绾是齐夫人的那位则面色通红,不知如何补救才好,急得直拿眼角去瞟老庄头夫妇。

  “村民们从山上带回来的药材我都要了,品色上乘的,按市价两倍给,品色稍逊的,则按市价。”

  老庄头闻言,立刻喜不自胜,“多谢公子多谢公子!老仆替庄户门叩谢公子!”

  说完就跪在地上,他身后的人见状,也有样学样,纷纷跪地叩首。

  一时间满院子都是千恩万谢的声音。

  季绾气急无处发泄,转身就跑了。

  刚从屋里出来的长青见状,一时间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

  齐家庄背山面水,是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暮春,田埂上的几株桃花还开着最后一茬儿花蕾,软风拂面,姑娘的罗裙迎风而摆。

  “原来厨子也擅长挖洞啊。”

  季绾抬头,就看见齐嘉站在一步之遥的地方,正和煦的笑看着她。

  “这是……蚂蚁洞?”

  “不是。”季绾垂着头,显然心情不太好。

  “那是给蚂蚁修的桥?”

  季绾鼓着两腮,抬眼眺了男人一眼。

  “齐公子,你很闲吗?”

  话出口,季绾自己都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这样不客气的和别人说过话,难道是因为齐公子性情温和,所以连她都敢放肆了吗?

  齐嘉却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两排雪白整齐的牙齿:“你很不喜欢那些话吗?”

  这话如何回答?她要说了是,岂不是让齐公子觉得很没面子,可她的确很不喜欢这样的误会,脑海里蓦的浮现殷迟那张俊颜……好像自己和他也曾传出过不太体面的流言蜚语。

  自己当时反应也没有这样激烈啊,季绾不由莞尔。

  “也不至于很不喜欢,这样的误会,于你们男人而言,不过是多些风月罢了,与我们而言,则是身败名裂的祸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季绾把满手的泥巴泡在秧田里,声音闷闷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齐嘉抿唇一笑,“所以说,不娶勿惹?”

  “可以这样理解。”

  季绾站起身,掏出手帕擦干手上的水渍,“齐公子,我是什么人,想必十六爷也和你提过,往后,公子还是怜惜些声名吧。”

  最好是离她越远越好,她不想惹来太多是非。

  无论是对齐嘉或是十六爷,她都没有心思,她现在只是想攒钱,等到时机成熟,远远的离开汴京这座城,去寻处民风淳朴的地方开个小酒馆,混混江湖,岂不美哉?

  正要走,脚下稀泥一滑,季绾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往秧田里倒去……

  一双温热的手试图抓住她的胳膊,结果随之而来的,却是两个人齐齐倒进秧田里。

  季绾睁开眼,却是一张略有些苍白的面庞,意识到身处何境,立刻让她像只蚂蚱似的弹了起来,“齐公子,你没事吧!”

  齐嘉给她当了个活肉垫,此时看起来状态似乎不太好。

  那身雪白的锦服上,满是泥浆,原本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此时狼狈的模样,虽依旧难掩一身出尘气息,却也难逃落汤鸡的滑稽,以至于季绾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脆生生的笑声震的齐嘉心旌摇曳,他停下抚衣的动作,定定的望着第一次笑的如此开怀的季绾。

  “有……这么好笑吗?”

  “齐公子,你别误会,我不是笑你,”又见四下无旁人,忙改口道:“不是,我是笑的你,只是……”

  本想解释一下,可笑意压也压不住的溢出来,一番话说的磕磕巴巴,倒惹得齐嘉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芍药月笙带人寻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站在田埂上笑的前俯后仰傻子似的。

  这……

  入夜后,院子里就四处漂浮着中药的苦味,季绾坐在门前石阶上,撑首远眺,心情有些复杂。

  齐嘉到底还是身体不行,落水之后就病了,而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她心里有些过不去,接二连三的惹出事端,害的齐公子生病,要知道,齐家如今可都是靠着他支撑门庭的。

  想到汴京病公子这个称呼,季绾心里也有些同情齐嘉。

  他父母早亡,早早的就支撑起门庭,以至于如今年过二十,也未曾婚配,说起来,他也很是不容易。

  若一直这样下去,只怕自己迟早要害死齐嘉,到时候自己就真成了祸星一个了。

  季绾暗下决心,往后还是离齐嘉远一些的好。

  毕竟她若是真害死了十六爷的至交好友,只怕自己往后也别想在殷府做厨娘了,那如何攒银子,如何去开小酒馆。

  在院子里乖乖待了两天,见齐嘉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季绾就跟着长青提着笼子出了门。

  “姑娘,我亲自去看过了,那儿真的有青虾,长得可好了,煮了吃定然肉厚味鲜,咱们可以拿回去做个麻辣香锅了!”

  从前在田庄,季绾就和长青一起下河摸鱼摸虾,回去让师傅做好吃的,其中一样就是用酥鱼儿和青虾做的麻辣香锅,她至今也忘不了那个味道,太好吃了!

  季绾笑着点了点长青的额头,“你这鼻子,虾就算是藏地底下去,也逃不了上饭桌的命运!”

  乡间小路上,主仆两的笑声此起彼伏,枝头雀鸟也叽叽喳喳的应和着,气氛十分欢快。

  

欲妆

饱贝们,花猪好冷,嘤嘤嘤,求求你们说两句话吧,阿巴阿巴也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