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12 齐家

小唇丹 欲妆 2407 2020-08-28 18:43:18

  四月十二清晨,官道上马蹄声远去,少年公子月色锦袍角上,染了薄薄尘土。

  季绾微眯着眼,光影在柳叶间细细滤过才舍得落在公子肩头,她还未见过如此美好的男子,白皙的肌肤,干净修长的手,连指甲缝里也透着清爽的气息。

  齐嘉侧头低眸,雪白衣襟处挂着一串小叶檀珠子,错身从季绾身前走过,上了马车。

  玄青帘子后响起他润泽如玉的声音:“还不走吗。”

  季绾回过神,匆忙跟上。

  她正要上马车,却被一个圆脸丫鬟拦住:“姑娘同我们在后面坐。”

  原来后面还跟了个不起眼的黑漆平顶马车。

  马车摇摇晃晃的回城,齐公子身边的丫鬟都十分守规矩,一路上都寡言少语,倒省得季绾多想了。

  长青似乎也有些不适应,一扫往日里的活泼好动,像个小媳妇似地坐在季绾身边。

  殷迟要离开赵国一些日子,二夫人借口要多待着些日子暂不离开,大夫人此次也是要回去的,又有先前季嫣的事,最后十六爷决定让她在齐公子府上暂住。

  听闻齐公子是殷迟的至交好友,不过数面,季绾对他的印象就是公子如玉,他答应让自己在齐府待到殷迟回来,想必只要自己不惹事,这日子不会太难熬。

  马车在三间大门前停下,丫鬟们井然有序的下了马车,长青忍不住问:“姑娘,你说是十六爷家有钱还是齐公子家有钱?”

  季绾笑着白了长青一眼,“跟上吧,琢磨这些做什么。”

  她只知道殷家本族不在赵国,齐家却是赵国本族,这如何比较?

  齐嘉已经下了马车,丫鬟婢女躬身为他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季绾乖觉的站在一旁静候。

  这么个平平无奇的小丫头,也不知道殷迟怎么想的,放在殷府还不放心,临走还要特地的托付到他府上。

  余光流转间,季绾忽然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

  齐公子身边的丫鬟头上都插着根木簪子,有木槿花的,有芙蓉的,有芍药的,形态各有千秋,用的木料也不尽相同。

  直到听见她们的名字,季绾才恍然大悟。

  原来她们头上的花就是她们的名字,木槿和芙蓉就是刚才坐在她对面的两个模样标致的小姑娘,芍药则是先前拦她的人。

  “九姑娘,还不跟上?”

  九姑娘?季绾回过神,笑着应是。

  马车里,大夫人疲倦的闭目养神。

  贴身妈妈轻轻的替她揉着腿,“夫人这几日身子不爽利,何不让十六爷先一步回去,咱们慢些跟在后面也好啊。”

  殷何氏抬眼,若有所思:“不必,此事非同小可,还是早些赶回去的好。”

  说完话头一转,“何姑,你说九儿这丫头如何?”

  何姑闻言心头一颤,大夫人何故提起这个,先前大夫人可是很厌恶九儿的,如今忽然问起,她如何说才好。

  何故笑着,模棱两可道:“九儿做的点心很是不错。”

  说起这个,殷何氏忽然觉得有些饿了,笑道:“盒子里的点心,九儿说有红枣酸乳糕,拿出来看看。”

  何姑见她不再问起,松了一口气,应声去拿盒子。

  与后头马车里的轻松相比,骑着马的跟在殷迟身后的杜生苦着脸在心里打草稿。

  “爷,都走了一上午了,咱歇歇吧,肚子都敲锣打鼓了!”

  殷迟头也不回,声音从顺风传来:“你包袱里不是有干粮吗?”

  见他慢下来,杜生忙追了上去,笑嘻嘻道:“爷,九儿不是装了好些点心在你……”

  他话还没说完,就觉得一哽,觑着自家爷的神色,自觉收住了话头,举了举手里干巴巴的大饼,眯起眼睛:“哎真香!”

  赵国汴京,齐家宅邸。

  云阳伯府庶女,南王的逃妃,殷家十六爷的小厨娘……齐嘉神色越来越复杂,看着探子送回来的消息,再看看眼前这个生的人畜无害的美娇娘,一度语塞。

  “齐公子,不知我能做些什么?”

  等了半晌,最后还是季绾先开口。

  她以为齐公子还是会把她安排在厨房里,却不想他薄唇微动,声音低缓:“靠近后花园的那个院子空着,你暂时就住那儿吧。”

  这意思是……她什么也不用做?

  望着眼前的小院子,还有连带着后花园的一大片荒地,长青张大了嘴,半晌也说不出话。

  芍药依旧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一板一眼道:“这藏娇阁就是九姑娘的住处了。”

  藏……娇……阁!!

  季绾表情渐渐扭曲,回头看长青,长青亦然。

  “芍药姑娘,这藏娇阁的名字还真是有些别致呢!”

  长青笑呵呵的套近乎,芍药面露鄙夷,微微拔高声音:“这是我们老太夫人取的。”

  “老太夫人?”长青季绾异口同声。

  芍药耐着性子解释道:“老太夫人住在花园前面的庆华院,这院子是先前老太夫人还是少夫人那会儿住过的。”

  长青笑容坚定不移的挂在脸上,笑道:“你们家老夫人真是别出心裁。”

  芍药冷哼一声,不答话。

  季绾喜出望外,转身找了一圈,果然看见这藏娇阁后面有连带着的小厨房,虽然久不经使用,但目测这清扫工程不大。

  她现在已经在人家府上住着了,季绾不想给人家添麻烦,便把自己的想法委婉的告诉了芍药。

  “你想自己做饭?!”

  芍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明明一副大家小姐模样的季绾,难以理解。

  见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季绾低头,自己今日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窄袖暗纹裙子,脚下是一双寻常的折枝花杏白绣鞋,头上梳着双环髻,却也不奇怪啊。

  “行……我回去问问公子。”

  长青先是不解,旋即笑起来:“姑娘!这么大的院子,咱们是不是能做烤肉了?”

  季绾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些,让人听见笑话!”

  要知道,汴京世家夫人小姐们都不会吃烤肉这类东西的,她们可是走路都要规行矩步的,这还是她去了田庄之后才知道的。

  齐嘉听说住在他府上的那姑娘想要自己在藏娇阁做饭,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

  白日里,长青去大厨房拿了食材会来,季绾就自己在藏娇阁做吃食,住着诺大的院子,没有挑眼的人来扫兴,这日子别提多快活了。

  将这几日烧过的木炭留起来,不过八九天的功夫,就有了足足一麻袋了。

  这天长青去厨房拿了一块上好的五花肉回来,季绾摩挲着肥瘦相宜的肉,满意的点头,抬手落刀,不过片刻,五花肉就变成了均匀的薄片。

  那香料腌好放在一旁,又找出这几日剩下的蔬菜出来。

  主仆两个经过一下午的奋战,削出一把竹签,把肉和菜都串好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看着被擦得锃亮的三足雕花镂空铜炉,主仆两相视而笑。

  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吧!

  炭火燃起来,长青蹦跳着去提了一盏灯笼过来,插了根木头在地上,把灯笼就挂在木头棒子上。

  须臾间,五花肉开始受热冒出滋滋油气,腌了一下午,肉已经入味了,半熟时已经香气逼人。

  就在长青摩拳擦掌准备开动的时候,院子外忽然一声咳嗽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