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小唇丹

011 风雨欲来

小唇丹 欲妆 2076 2020-08-27 22:10:32

  闻得此言,采蔻面上一寒,对着身后的粗使婆子使了个眼色,婆子会意,毫不客气的朝季嫣去,“季小姐,对不住了。”

  婆子的手钳子似的紧紧箍住季嫣的小胳膊,不容拒绝的拉了下去。

  季绾错愕!

  “采蔻,这是……要杀人灭口吗?”

  采蔻给了她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先一步往上院去了。

  上院正房里,季嫣被五花大绑着丢在地上,像只蚯蚓似的拱来拱去,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云阳伯府四小姐的威风模样。

  他这算是为她出气吗?季绾紧紧捏着手心,忐忑不安的进了屋,或者他只是害怕惹上麻烦?

  屋里有淡淡的甜香味,季绾一嗅就闻出他刚才吃了奶浆芋泥丸子。

  殷迟坐在梨花木大躺椅上,膝上搭着羊毛薄毯,似乎是睡着了,采蔻什么也没说,转身掩门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自己,嫡姐和似乎睡着了的殷迟,季绾反倒轻松一口气。

  她数着梨花木躺椅后面那堵万字格琉璃窗:一块、二块、三块、四块、五块……

  殷迟眼皮儿微动,偷眯着一道缝儿,就瞧见着傻丫头戳着手指头,正仰着她那短短的下巴盯着他看呢!

  莫名的,他胸口微涩,嘴角不禁扯动,平日里不声不响,这一有机会,盯着他瞧都不眨眼的,嘴硬的丫头!

  季绾不经意间,就看见殷迟的嘴角高高翘着,一脸原来如此的神情。

  她睁圆眼睛,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季嫣,她好像已经放弃挣扎了,那十六爷是在…看自己了?

  “你打算杵在那儿站多久。”

  殷迟端起旁边几子上的茶,轻啜一口,抬眼看着她。

  果然,又是那副可怜巴巴的小模样,活像是他欺负了她,殷迟看的一阵来气,这才低头看向地上的女子。

  “把她嘴里的布扯了。”

  季绾照做,依旧一言不发。

  “我…我要…我要让我爹,让我哥来!出兵围了你们……”

  季嫣在地上趴久了,突然站起身,一个不稳,再次栽了下去。

  “劝你安静一点,你若是在这儿死了,骨头渣子也留不下一块。”

  听见这话,季绾后背一阵发凉,看着殷迟的表情也总算有了些许变化。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季嫣再爬起来的时候满面是泪,哭着要回家,那样子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季绾想到之前她大着肚子的样子,忽然“噗嗤”笑出来。

  被嘲笑的季四小姐立刻像个被激怒的母兽,气的抬手就要打人,膝下一疼,手还没碰到季绾那张令人气恼的脸蛋儿,人就重重摔了下去!

  季绾忍不住捂眼。

  折腾好一会儿,季嫣这才安静下来。

  很显然,十六爷的耐性已经快被磨尽了。

  “季四小姐,今日这件事,你最好不要透露半个字,否则……”

  他话音刚落下,一个黑影猛然出现,季绾只看见银光一闪,一把短刀就抵在了季嫣的咽喉处。

  “我的人近来正闲,这刀子久不沾血,也有些不太好使了。”

  殷迟挑挑眉,一副要不试试的样子。

  季绾抬眼悄悄打量了男人一眼,忽然发现自己对现在效忠的主子知之甚少。

  这丹凤眼斜眯着看人的样子……她忍不住默默咽下一口唾沫,往后还是少招惹吧。

  季嫣愣怔着被送了出去,殷迟泛着困意的伸了个懒腰,斜眼打量起季绾来。

  “十六爷,今日多谢十六爷,我我先去厨房了。”

  “站住——”

  “回来!”

  她如同个牵线木偶,四肢不听使唤的转身,迈步,行至男人跟前停下。

  男人忽然弯唇一笑,抬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去吧。”

  出了上院,采屏同她打招呼,她也没有反应,呆呆愣愣的往前走着。

  “九儿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被十六爷训斥了?”采屏嘀咕着,不由多看了季绾的背影一眼。

  繁花盛开的花园里,蜂飞蝶舞,夫人小姐们尽兴的玩乐,云阳伯夫人却急的不行。

  好端端的,女儿忽然就找不见了,丫鬟婢女们都已经在周围寻了一遍了,却无果而归,这才不得已惊动了殷夫人。

  殷夫人正和殷二夫人说话,旁边站着个貌美的少女,殷夫人似乎心情不太好,沉着脸在说什么,云阳伯夫人没听清,笑呵呵的上前的打招呼。

  和殷家二夫人又是一番客套说辞,她这才委婉的告诉殷夫人自家女儿不见了的消息。

  殷何氏闻言,眉头不由一蹙,好好的赏花宴,夫人小姐们都聚在园子里,偏偏这人不知去哪儿了,只怕是个贪玩的丫头!

  不过她还是立刻派人去寻了,云阳伯夫人还想说两句,却见她似乎兴致不高,便讪讪闭嘴了。

  侍女在花园里美人蕉花丛旁,半人高的石凿鱼缸旁边找到睡着了的季嫣。

  原来是虚惊一场,夫人们不由围在一起谈笑此事,云阳伯夫人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气不打一处来。

  女儿小产至今身子已经恢复了,那事儿她做的天衣无缝,如今就差找户好人家,把女儿嫁出去就万事大吉了,偏女儿自小被她宠坏了,这种时候竟然还这样失态。

  云阳伯夫人不由在心里暗骂女儿不争气,却还要笑着说几句圆场话,把事情揭过去。

  采蔻正在布置晚膳,大夫人风急火燎的进了屋,看见正坐在案牍前看书的儿子,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丫鬟,众人会意退下。

  “迟儿,族中出事了,你四叔背着我们,偷偷回了一趟阿图本!”

  殷迟闻言,头也没抬,“他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有甚出奇,只要他不把山图偷出去,这事儿父亲自会处置。”

  见儿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殷何氏气急,“这次……就是偷图了!”

  殷何氏索性直接把意图说了出来:“你父亲的意思,让你即日回去一趟,次是非同小可,你作为长房长孙,不能置之事外。”

  殷家在洛水畔,岐山深处扎根,靠着大片矿山才薪火相传至今,几百年来,不论是天下太平还是烽火四起,都无人敢动殷家,殷家在江湖乃至这片大陆都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

  这也是为何,二夫人敢对锦婳说,即便是赵国公主,也未必配得上殷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