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重生女配她又在卖乖

第50章 下山准备中

重生女配她又在卖乖 烟火喵喵 2366 2020-09-28 19:15:36

  陆爵的话让两个傲娇的小公举僵硬在当场。

  “我突然觉得,绿弥师姐不是在炫耀,而是想要鞭笞我们。”沐夕汀鼓着脸有些忧愁。

  “不知我现在去学炼丹还来不来得及。”阮青是纯火灵根,但她从来没有炼过丹,真要说起来却是零基础的。

  “已成定局,我们现在担心已无用,我会抓紧修炼,将修为推到练气十层,只待回来之后便能完美筑基。”陆爵自破了心魔后心境一直不错,这次反倒是最为平和,还能按部就班安心修炼。

  “说的也是,想这般多也无用,我还能趁着这个机会回家看看…”沐夕汀开心的往回走,陆爵和阮青亦步亦趋,两人担忧的对视一眼。

  “到时我们陪你一起下湖中看看吧。”阮青这般说到。

  “好呀,我手中已有三颗避水珠,刚好一人一颗。”两颗是当初小龙魂送的,一颗是师兄给的,沐夕汀心里美滋滋。

  陆爵听着,嫉妒心这种东西,早已经麻木了…

  沐夕汀没感觉到异样,在穆晓峰门口和他们分道扬镳,七天后就要回家,她确实要有一些准备。

  首先她给风真君发了传音符,交代了事情经过,着重强调了这次是他徒弟冷轻尘带队,嗯,希望冷轻尘看在自己是他小师叔的面上,到了青城不要限制她的出行。

  其次也侧面问了自己本命宝剑的去向,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月,用过雪竹的她,现在用什么剑总感觉缺失了什么。

  最后她拿出了那颗冲霄灵草,之前说的太满,现在冲霄灵草也只能维持现有生机,不能生长,她觉得有些打脸。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嘞。”沐夕汀愣愣的盯着这颗冲霄灵草,一只手下意识的输出灵力,大约是因着那次与阮青的共鸣,散落的火苗在她体内时不时的窜出来刷一下存在感,这次也不例外。

  “啊。”

  显现的火灵力窜出后,直直的往冲霄灵草烧去,沐夕汀还在愣神,对自己手中的灵力也未设防,冷不丁烧了个正着。

  待她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后,火焰已经蔓延上了整株冲霄灵草,她马上打上水灵力想要扑灭,未曾想水灵力遇到火后直接蒸腾,一丝丝汇聚到了冲霄灵草如棉花一般的絮状物上。

  这一幕让沐夕汀惊讶了一番。

  然而火灵力依旧很是旺盛,自己打出的水灵力只能让灵草生出越来越大块的絮状物,本是绿色的灵草根茎却被烧的通红,灵草的生机即将消散。

  眼前的情况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她咬咬牙输出自己的木灵力,两股灵力交锋后,火灵力渐渐没入了根的最底部,而令人惊讶的是,它张牙舞爪的在根的底部盘旋着,越看越像是冲霄灵草的根须。

  “我知晓了。”

  沐夕汀兴奋的叫起来。

  “原来冲霄灵草的伴生物真的是火灵。”

  大家都觉得这只是传说,毕竟哪怕层层寒冰下面,也可能长着一株冲霄灵草,但具体的生长环境却从来未被人确认,这一重大发现让沐夕汀有了培育的信心。

  “幸好这个火焰是涅槃之火,可以和红莲业火相媲美,虽受我修为限制威力不大,对付这小小一株生命力微弱的冲霄灵草却也足够了,我终于找到办法啦,哈哈哈开心。”若不是手中还在持续输入木灵力,她都想站起来转圈圈啦。

  就这般,她留在房内不吃不喝的熬了六天六夜,总算将火灵力稳定在了冲霄灵草的根部,最后只要找个灵力充沛的地方种下,不是她吹牛,百分之九十是能活下来的。

  “终于放下了一大心事。”

  她伸了伸懒腰,本想躺进她的珍珠床睡上一觉,掐指一算,这却是出发前最后一天了。

  “呀,不知我的雪竹剑怎么样了。”她急忙出门,一条传音符却跟了过来。

  “师妹,雪竹剑已造成,出关后来我这里拿罢。”

  “哇,好师兄,我过来啦。”沐夕汀还不知自己此刻的模样,一蹦一跳的跑去了风真君的内庭。

  此刻冷轻尘正在接受风真君的训练,只见冷轻尘的剑意直直的朝着风真君的头顶斩过,风真君伸出两根手指,悠然的夹住他的剑意,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

  “师兄,我来啦。”

  两人双双抬头,风真君被她的鸡窝头搞得一愣,冷轻尘差点被她岔了气,剑意有些不稳,他还待继续,风真君却是一挥手,湮灭剑意霎时消散。

  若不是亲眼所见,沐夕汀怎么也不会相信湮灭剑意竟被自己师兄随手一挥就散没了。

  “轻尘,你冰灵根资质,当初选了无情剑道,可有后悔?”风真君这样问他。

  “不悔。”

  “那为何,我从你的剑意中,察觉不到一丝感情?”风真君皱眉,却换来了冷轻尘的不解。

  “师尊,我修的是无情道。”他意思为,为何要有情。

  “痴儿。”风真君看着这个即将结金丹的徒儿,才觉得自己的训练出了差错,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道是无情却有情,蓦然回首是归途。何为无情,何处又是归途?痴儿,你尚且停下修炼,细细体悟,待这次招募归来后,再讲于我听。”

  冷轻尘不言不语,只呆在那里一动不动,沐夕汀都觉得他此刻像极了木桩子,忍不住想要偷笑。

  风真君说完,不再看他,转头看向已经在自己身旁嘻嘻偷笑的小女娃,头更疼了。

  “师妹,这是我这几日让人炼制的法衣,你且带着。”

  沐夕汀开心的接过,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

  “师兄,我的剑是否好了,明日外出,我趁着现在抓紧祭炼吧。”

  “如此也好,不过在此之前,师兄却有一个要求,不知你可否答应。”

  沐夕汀想着是要自己外出乖巧听话,想也不想的点头了。

  “我观你还小,不会打理,以后每日让冷轻尘给你冠发可好?”

  “不!”

  沐夕汀震惊的看着他,一张小脸惨白着,心里闪过千百个自己头发被他的剑一寸寸削下的场面,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何?”风真君不解,却已经伸手将沐夕汀头上杂乱的头发散开,轻轻巧巧的打了一个结,重新梳了两个小包包。

  “女孩子还是这般好看。”他状似严肃的说到。

  “我…”沐夕汀早已被要让冷轻尘冠发的事情吓坏了,此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嗝儿…我不…师兄,你抢我的雪竹剑,我要告诉师父…哇…”

  风真君从来没见过女娃哭泣,当场哑在了原地。

  “你…莫哭,我…”他虽是男子,却是个精致的人,怎么也说不出让她自己打理的话来。

  “师兄,我能打理好的,真的,你相信我,嗝儿。”沐夕汀哭着打了个嗝儿,可怜巴巴的拽着他的衣角,让风真君的心就是一软。

  “如你所愿,拿去祭炼吧。”

  说完挥挥手,便不再看她。

  “耶,谢谢师兄,待我回来给师兄带青城的特产…”

  沐夕汀一拿到雪竹剑,风一般的逃走,生怕风真君反悔一般,倒是让他哑然失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