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重生女配她又在卖乖

第40章 打脸疼不

重生女配她又在卖乖 烟火喵喵 2316 2020-09-11 17:35:40

  陆荏媛看着一左一右跟着自己的人,整个人都要气爆了。

  “你们瞎跟来干什么,探路需要你们吗?好歹我也能挥出剑气了,这两天雪兽并不会对我动手。”

  说来也是巧合,昨天沐夕汀离去之后,段婉婉放出寻踪蜂还待再追,却遇到陆荏媛的阻拦,两人毫不留情的打了一场。

  也就是那时候,陆荏媛一气之下挥出了红色剑气,打架也因此戛然而止。

  “陆师姐,这不是你和段师姐都能挥出了剑气,我也着急了嘛。”林晨晨舔着脸说到,他未尽之言便是,如果和那小娃娃打上一架就可以挥出,他乐意。

  段子毅并未说话,他的目标很明确,找到沐夕汀,压她到段师姐面前请罪。

  “呵呵,你们怎么知晓我一定会去找童子。”陆荏媛斜眼看他们,这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心中也越来越着急。

  “最后一道剑气最难领悟,沐小友若没有我们相助,保不齐会命丧雪原。”段子毅脸色阴沉的开口,让人怀疑昨日结伴的弟子已经换了人,但陆荏媛却深知他的脾性,只要和段婉婉作对,便都是他的敌人,不然昨日他不会第一个对她刀剑相向。

  “你们行啊。”她不知如何开口,心中已经在思索如何让沐夕汀顺利逃脱。

  “你们是在找我吗?”沐夕汀早已听见不远处的动静,只她正在兴奋的整理这段时间的灵草,将之移入了灵镯之中,才拖到现在才现身。

  “你怎么自己出来了。”陆荏媛急切的看她,有时候友谊就是如此简单,对上眼就能全力和他人干架的那种。

  “没事,今天的我可不是昨天的我了。”沐夕汀开心的跑过去,对其他板着脸的两人视而不见。

  “怎么不一样,难不成你一夜过去便能上天去不成。”林晨晨冷笑开口。

  “是也不是。”沐夕汀神秘开口,手中雪竹却已出现,滋着牙说道。

  “不管是不是,你们两人都动不了我,你们确定要和我动手吗?”

  “陆师姐,你就看着她这么逃脱?到时又如何与冷师兄交代?”林晨晨狐假虎威道。

  “你无需威胁于我,沐师妹要走,以我的功力自是拦不住的,你行你为何不上?”陆荏媛淡定的撇嘴。

  “你…”

  “陆师妹好大的威风。”这时段婉婉和冷轻尘两人已赶到,其余大部分人都由展飞带领着在原地灭杀雪兽。

  “沐师妹,快走。”陆荏媛心中一紧,下意识将她拉到了身后,段婉婉嗤的一声笑起来。

  “沐小友,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请问沐西湖与你是什么关系?”

  “嗯?”

  沐夕汀立马从陆荏媛后面转出头来,一脸惊喜的问到。

  “你知道我哥哥在哪吗?”

  “呵,他现在可是穆晓峰的关门弟子,青灵门人谁人不知。”段婉婉扯了扯嘴角,将最后的侥幸放下,心中因确认她的身份不由思量开来。

  “真的吗?太好了。”沐夕汀因改变了自己哥哥前世外门弟子的命运而惊喜不已,其他人却以为她逃过一劫而庆幸,不觉对她的印象下了几分。

  “沐西湖是穆晓峰亲传弟子,那也不是你沐夕汀的,你损毁我藏剑峰弟子的佩剑,就该认罚。”段婉婉却是话锋一转,依旧想要维持藏剑峰大师姐的威严。

  “那个,若我能将凤鸣剑孕育出剑灵,此事便既往不咎,如何?”沐夕汀此刻已经放下心来,自己的哥哥已经是青灵门亲传弟子,自己亦有了归属,说起来藏剑峰还是她这一脉,将东西给到自家人她却是舍得的,却不想又被段婉婉厉喝打断。

  “放肆,你居然还敢觊觎凤鸣剑。”

  “我可以发天道誓言,我对凤鸣剑并无觊觎之心,只给我三年时间,我必还藏剑峰一把崭新的凤鸣剑。”这也是我对自己便宜师尊的承诺,当然这句话她并未说出口。

  “当真?”冷轻尘开口。

  “自然是真的,凤鸣剑与小龙魂并不相合,不然我也不会如此轻易的便放出了它,而因我吸收了凤鸣剑的凤息,待我三年里每日蕴养它,再已其他灵物辅助,自然会还你一把拥有剑灵的灵剑。”她认真的应承,小小的个子给人的感觉并不真实,但冷轻尘还是相信了她。

  “三年后,我来取。”

  “好。”

  此事已经告一段落,在他们之间的陆荏媛也悄悄松了口气,别看她义正言辞,敢和同门打打杀杀,但真要出了大事故,几个她也不够冷师兄追杀的。

  “哈哈,事情总算解决了,沐师妹,原来你哥哥是那位杀神啊…。”

  她知晓沐西湖却是因为近期的一场争端,穆晓峰是以五系灵根合击之术最为闻名,绿弥真君只招收单灵根弟子,千年来金木水火四种单系灵根之人都已收齐,就差土灵根一直未合绿弥真君的心意,致此竟不知不觉花了百年时光。

  沐西湖的出现很是偶然,据传他是突兀的出现在了穆晓峰的后山,差点死于师兄几人的合击之术,绿弥真君有感而来,不仅救下了他还破例收他为徒。

  这一遭打的多方势力措手不及,不知谁将沐西湖妹妹送宝童子的消息传了开来,从此门内开始相传他妹妹是寻宝鼠化形,得他妹妹者必能一路顺风,飞升成仙。

  这气的沐西湖不顾重伤,硬是找了几个嘴碎的,打上生死台,他手上一方山海印差点将几人拍成肉泥,若不是绿弥真君出面,沐西湖便要被当场处决了。

  这些事情随着陆荏媛的回忆,一点点的被说出来,却让沐夕汀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那我哥哥现在如何了?”

  “放心吧,有绿弥真君护着,你哥哥只是被压在穆晓峰山底三年…”

  “这还不严重。”她惊呼出声,小脸泪光闪闪。

  “这算好的了,那杀神本是土灵根,受穆晓峰山灵庇佑,修为肯定蹭蹭的上涨。”陆荏媛安慰的拍拍她的脑袋,却是一脸羡慕。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沐夕汀这般说到,就要动身。

  “你别急啊,你未修出三道剑气,风真君是不会放你出去的。”陆荏媛依旧安慰他。

  “不行,我等不了这么久。”沐夕汀深知自己两道剑气都是机缘巧合,第三道剑气还是没影的事情,哥哥身受重伤却被压在山底,不知会受多少苦。

  一想到这里她更是等不及了。

  偏偏林晨晨这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插嘴。

  “沐小友,你怕是觉得自己哥哥不能出关,你没了靠山想跑路吧。”

  “呵,跑路?我本是藏剑峰弟子,需要跑路吗?”沐夕汀再也维持不住耐心,冷笑出声。

  “沐小友,我怎不知有你这个师妹。”段婉婉皱眉看她,便是冷轻尘也目露不喜。

  “哦,是我忘记说了。”她拿出青芒给的令牌,当众扔向了冷轻尘。

  “冷师侄,这个令牌可否证明我的身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